Monday, September 29, 2008

支持革除涉性贿赂霹县议员,阿芝莎:施舍比喻诋毁民联

人民公正党全力支持霹雳州民联政府革除涉及性贿赂的祖哈山(Zul Hassan)中霹雳县议员一职,以示民联政府致力确保政府官员遵守职业准则和道德规范,而非空口说白话。

赞扬霹州政府反应快速
针对祖哈山除了承认本身曾接受性贿赂,还把性贿赂比喻成“施舍”,即不能拒绝而必须接受的说法,人民公正党全国主席旺阿芝莎依斯迈医生(左图)认为,这番言论对民联欲建立一个尊重人民信任的政府,有诋毁之意。“无论如何,霹雳州民联州政府的快速反应和严厉行动,显示民联在确保政府官员遵守职业准则上,态度认真。”

近期提交党纪委会处分
“祖哈山身为公正党党员,也将在近期内面对党纪律委员会的审问和处分。”旺阿芝莎今天发表文告声明,该党坚决认为,政府官员或领导的良好操守是很重要,如此才能为下一代塑立好榜样,所以该党支持对祖哈山和其他类似案件,在证据充足的前提下,采取的严厉行动。她强调,民联在任何涉及政府官员滥权舞弊的案件上,不论党籍或党职,一概不轻易妥协,反而会认真处理以杜绝歪风延续。

另一名涉案者并非党员
她补充,同样涉及这起性贿赂丑闻的莫哈末依兰阿都拉(Mohammad Imran Abdullah)并非公正党党员。另一方面,公正党妇女组主席兼安邦国会议员朱莱达(Zuraida Kamaruddin)也大力赞成霹雳州政府革除祖哈山的县议员职位,并要求该党署理主席兼纪律委员会主席赛胡先采取纪律行动对付祖哈山,因为他不单并未展现领袖的风范,也贬低女性的命运,更缺乏道德感。此外,公正党妇女组也要求有关方面追究涉嫌利用女性,来达致本身目的的人士,不论其政治背景。祖哈山是在8月25日,与2名公正党霹州行政议员奥斯曼和查玛鲁丁,公正党前波打区州议员乌赛里,以及一名霹雳发展机构技术人员罗斯兰,因被指涉嫌斯理依斯干达的一项房屋发展计划贪污案件,而遭霹州反贪污局提控上庭。祖哈山也被控于8月14日晚上,在槟州一间公寓,接受一名巫裔男子莫哈末依兰为他提供一名女子,并和她发生性关系的贿赂,因而触犯1997年反贪污法令。霹雳州务大臣莫哈末尼查指出,州政府已指示彻除祖哈山的县议员资格。他说,宗教局也将根据相关的法令对付涉及施贿和受贿者,他也建议公正党对其党员祖哈山采取行动。 9月29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90544

指60%要退出国阵基层闹情绪,林立迎:许子根开民主的玩笑

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炮轰民政党代全国主席许子根声称60%民政党基层党员倾向于退出国阵是闹情绪的说法,如同向民主开玩笑。“民政党代全国主席许子根昨日又向民主执政制度开了个笑话,他说,超过60%的民政党基层党员倾向于退出国陈,但民政党还不会做出决定,因为那60%党员只是闹情绪!”

设下期限展开内部民意调查
他促请民政党中央此刻应该设下期限来展开内部意向调查,以决定是否退出国阵,并若出现真的有60%的党员赞成退出,许子根也必须带领民政党退出。“如果真的有超过60%的党员要退出国陈,许子根就算几无奈,也必须“厚颜无耻、栈恋职位”,不止是确保意见的统一,而是要保证行动的一致性,带领民政党退出国阵。”

子根:情绪缓和不草率决定
许子根昨日在直辖区民政党代表大会后的记者会上透露,超过60%的基层党员倾向退出国阵,唯这仅是基于308大选和最近发生的种种课题所衍生的一股负面情绪,在经过调解之后,已经缓和下来。他强调,民政党不会草率地退出国阵,党中央将在理性分析及深入剖析后,超越这股负面情绪,来作出理智决定。

把中央一言堂变为多数支持
林立迎强调,少数服从多数,是民主的基本原则。切忌把它仅仅当成一个誓言和口号而已。然而,许子根在实践中,把少数民政党中央的“一言堂”变为“多数人同意”。“在民主制度讨论的过程中,最忌讳的是“一把手”专横,但许子根和他的少数民政党中央同胞不只没有捍卫60%党员的意见,反而重复的把少数“一言堂”当成是党领导的拍板决定。”林立迎进一步引述德国著名哲学家哈贝马斯(Juergen Habermas)的谈话批评国阵成员党在308败选后把“少数”和“多数”混为一谈的例子屡见不鲜,导致民政党及许子根一错到底。“哈贝马斯说过:虚假的一致是对民主原则的彻底破坏,使民主原则失去意义。类似的“少数”和“多数”混为一谈事例在国陈成员党是屡见不鲜,308大选后民政党(还是许子根个人?)不但没有及时纠正,反而一错到底。”9月29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90536

林祥才竞选,马华署理三角战,否认倒戈相向分散蔡细历选票

马华副总会长林祥才今日宣布署理总会长一职,与早前已表态角逐的总秘书黄家泉及前副会长蔡细历,形成三角战。 林祥才指出,随著原任总会长及署理总会长不寻求蝉联,而在3名副总会长之中,冯镇安已表态捍卫原职,翁诗杰则问鼎总会长一职,“所以,身为另一名副总会长,我攻打署理一职是名正言顺,也是按部就班”。他也一口否认是因不满蔡细历,才加入三角战的说法。“蔡细历也和其他的马华党同志一样,我们都是在一起工作的战友,我出来竞选是要提供党员多一个选择,为党带来新气息,让党员有希望和未来。”

摒弃旧有派系斗争格局
相反地,他也希望,马华能摒弃旧有的派系斗争和格局,开启宏观愿景新视野。询及是否和蔡细历之间出现“状况”时,他也迅速回应说,“没有”。他也认为,之前盛传他将和蔡细历组队分攻党第一与及第二把交椅的说法都是猜测,他在大选后已确认本身的动向,“我是首名在大选两天后,即3月10日就要求党进行改革的人士,同时也要求党领导层为败选负责及提早举行党选”。 “我也在第二次记者会上,要求更换当领导层。我提议,5位人选接任总会长,即陈广才、翁诗杰、蔡细历、黄家泉及蔡锐明。所以,很自然的我将竞选第二高职。”

否认分散选票拉蔡下马
至于他的参选是否乃倒戈相向,欲在分散选票,将蔡细历拉下马的议程,他驳斥说,“不,不是真的,你可以翻查旧记录,自提出可接任总会长的人选,我由始至终都表明要攻打此职位(署理总会长)”。不过,针对是否曾针对此决定和蔡细历商讨,他则表示,此偏向于私人事宜,不是那么重要。而且他已会见很多的马华同僚。他也拒绝对中央代表接获“抹黑蔡细历”的漫画和黑函一事作出评论。

出席槟州大会盼获支持
他是今日在拉曼学院出席槟州马华联委会常年大会后,移师到荣桂冠酒店作出以上宣布。他在该项为时约36分钟的记者会上,以中英文念出新闻稿长达4页的新闻稿,希望本身获得槟州中央代表的支持。他声称,选择在槟州宣布党选动向深具意义,因为他本身出生于槟城,在槟城接受中小学教育。而且,槟城是全国华人最集中的州属,马华要再度站起来,就必须在槟州建立桥头堡,“我们今天在这里跌的最痛,就必须从这里站起来”。被询及会否和总会长候选人蔡锐明合作,林祥才不置可否的说,他是以个人身份自荐出来竞选。“我晓得本身的位置,现在有两名人选将攻打总会长,但我还未看到他们的竞选宣言,但据知,他们即将作出宣布。我相信,唯有等至目睹他们的宣言后,我才会决定,将和谁更密切的合作。”

提马华重新定位五步骤
他在记者会上表示,马华基层在308大选后,燃起了多个疑问,包括马华是否应走多元种族路线,是否应该退出国阵及未来的路在何方。而他在走访了全国80%以上的区会及党基层交流,及就上述课题提出看法后,也获得大部分基层的认同。 他今日提出了马华未来必须以5个步骤重新定位,即党的改革、国阵的改革、贴近人民、走入年轻人的世界及争取选民的认同。

建议民政马华进行合并
他认为,马华作为政党必须回归政治根本,摒弃被华社视为一个文化教育福利机构的形象。 “国阵必须进行瘦身,13个成员党是分而治之的政治产物,以A党来制衡B党经已不合时宜,也是资源的重叠和浪费。国阵必须回归到联盟时期以巫统,马华及国大党作为西马政治的主干,让马华真正在国阵内代表华裔。” 他也建议,若民政不退出国阵,则必须和马华合并,让马华重整华裔在国阵内的政治资源,包括议席及官职分配。 针对两党合并,是否意味要求民政放弃其多元种族政治路线,他表示,“不,若要改变,应该是马华作出改变。就如你所知,喜欢与否,国家政治局势已改变,我们最终必须朝往多元种族的政党,这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他相信,除了慢慢作出改变,或快速开放党籍允许其他种族加入,就不会再有其他替代方案。

被挑战派视为倒戈相向
在308大选海啸后,林祥才曾率先开炮呼吁马华领导层为败选集体辞职负全责,尽速举行党选,并且要求马华总会长黄家定为为史上最差战绩负责。林祥才向来被视为以蔡细历为首的挑战派大将之一,但是在另一名前副总会长蔡锐明宣布问鼎总会长后,他与蔡细历的关系却急剧变化。坊间盛传,被马华挑战派视为倒戈相向的林祥才,宣布加入署理总会长的战围,主要是因为蔡细历抢先在林祥才之前宣布竞选署理总会长,并且擅自代表林祥才宣布竞选副总会长,令原本已经认定竞选老二的林祥才大感不满,导致挑战派阵营自乱阵脚。林祥才从1995年开始,出任马华八打灵南区主席,并在2005年中选为票选第四名马华副总会长。他在本届大选以5706张多数票败给人民公正党的许来贤,成为唯一落败的马华副总会长。 9月28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90513

竞选党主席,自限任期二届,子根:六成党员要退出国阵

民政党代主席许子根今日正式宣布,在下个月党选中竞选党主席一职;但是,他限制本身不会蝉联超过两届,以便退位给其他年轻和有干劲的领袖。在去年4月接任代主席的许子根,今日在2008年民政党直辖区州母体、青年团和妇女组年度联合代表大会上致词时说,做出这项宣布。不过,他表示,任何继承者都必须由基层选出来,并不是经过他点名就可以自动出任主席。

深受过去两个月课题纷扰
针对早前一度闹得沸沸扬扬的退出国阵课题,许子根表示,由于受到过去两个月来许多课题的影响,因此该党有逾60%的基层党员倾向退出国阵。他说,该党曾针对民政在国阵的去留问题,向基层党员进行意见调查,并发现有超过六成的党员拥有不满的情绪,倾向于退出国阵,以一劳永逸地解决现有的情况。他说,党中央必须理智处理此事,以便结合党员的情绪和理性的分析,再做出决定。“这是很现实的问题,人民通常只会问我们会否支持国阵、民政又会否继续留在国阵,可是我现在的第三个问题是:若民政脱离国阵,人民又会否支持并对抗公正党和行动党?”针对巫统展延党选的课题,许子根认为,国阵最高理事会必须开会,让成员党讨论巫统党主席人选的课题。他表示。该党并非有意要干涉巫统的改选或是党内事务,但是基于巫统主席将兼任首相,因此巫统应该与国阵成员党共同商讨。

林时彬宣布攻打民青团长
另一方面,民青团署理团长林时彬今日也宣布,有意在党选更上一层楼挑战民青团长一职。他今日在2008年民政党直辖区州母体、青年团和妇女组年度联合代表大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做出宣布。他指出,在过去数月走访各地获得州团的良好反应,大部分州团长都支持他攻打总团长一职。林时彬打出“新领导、心服务、兴民青”的竞选口号,并表示与他同一队伍的还有森州代表杨润光,而后者也将攻打署理总团长一职。9月28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90514

挑战翁诗杰列出敢怒敢言证据,蔡锐明拟发动“寻找党员运动”

马华总会长候选人蔡锐明今日调侃其竞选对手翁诗杰,列出其“敢怒敢言”的证据,以证明曾在何时公开批评过巫统。“敢怒敢言是需要智慧与经验的,如果有的话请列出清单,但我目前看到的好像只是3万变3千的拨款而已。”

中选后建议废除新经政策
此外,蔡锐明许诺,一旦他成功在下月的马华党选中选,他将会提出三项重建马华的建议,包括在明年召开的国家经济咨询理事会上,建议结束已经推行38年之久的新经济政策。也是前副总会长的蔡锐明,今早在柔佛州马华峇吉里区会中央代表及党员的支持下,发表以“重建马华、重拾民心、实现2020宏愿”为主题的竞选宣言。

在野党反新经政策获好评
他表示,在野党反对新经济政策的立场,在大选中深深获得非土著的支持,因此,如果新经济政策维持下去将对非土著造成很大的冲击,也将对马华在下届大选带来重大的打击。也是马华峇吉里区会主席的蔡锐明表示,新经济政策在过去38年来,已经成功建立起庞大的马来中产阶级,因此如今的马来人经济能力已经大有改善,不再需要新经济政策的扶持。“为了让华裔和印裔有经济生存的机会,新经济政策应该结束。”他表示,政府必须把目前的种族正常扩展为全民政策。

建议设联邦宪法咨询委会
蔡锐明表示,届时他也将建议设立一个由前法官、资深律师及宪法专家等组成的联邦宪法咨询委员会,针对华裔权利的问题向马华提供意见以检讨国家政策。也是一名律师的蔡锐明强调联邦宪法的重要性,并且誓言在他领导下的马华,将会极力捍卫联邦宪法的人人平等精神,而不会默不吭声。他说,其建议设立的联邦宪法咨询委员会,也将负责把联邦宪法翻译成中文版,让华裔可以了解身为公民所拥有的权利。

大选各区号召4千人助选
他表示,他中选后将发动一项“寻找党员运动”,以便重新与各区会党员接触,让党员了解与参与其重建马华工作。他希望,这项涉及总部、州联委会、区会及支会的全国性运动,如果能够在下届大选,於每个区会号召至少4千名党员助选,这将大大的增加马华的优势。提到华教问题,蔡锐明表示,马华应该向政府讨论,确保华文、淡米尔文及宗教学校获得平等的拨款作为发展用途;同时,应该争取废除全津与半津贴学校的区分。

目前并非退出国阵良机
针对马华是否应该退出国阵的课题,蔡锐明表示,经过他与一些中央代表的交流发现,许多人不满巫统领袖的傲慢态度,并且准备心理准备退出国阵;不过,他本身认为,目前并非退出国阵的时机。“马华、巫统及国大党毕竟是历史伙伴,马华退出国阵在道德上是不对的。马华须与国阵成员党谈判和交流,以赢回人民的信心。”9月28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90512

郭素沁父母住家被抛掷汽油弹,纸条恐吓再惹是生非烧死全家

甫於上周五在内安法令下获释的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其双亲住家在今日凌晨却遭到不明人士以汽油弹攻击。郭素沁指出,有关住家是在今日凌晨2点55分,遭人投入汽油弹在庭院。

马来文纸条骂郭素沁是猪
滋事者也附上一张纸条,骂郭素沁是“猪”,并恐吓她不要喜欢“惹是生非”,否则将烧死她全家人。有关纸条以马来文留言说,“喂,郭素沁猪!!!你小心一点,不要喜欢惹是生非......不然我将你和全家人烧掉,明白吗?郭素沁你是XX”。(WOI TERESA BABI!!! LU JAGA SIKIT. JANGAN SUKA CARI PASAL … NANTI GUA BAKAR SAMA LU DENGAN LU PUNYA FAMILY, PAHAM!!! CIBAI LU TERESA KOK)

所幸无人在攻击事件受伤
所幸的是,有关汽油弹并未引爆,没有导致有关住家着火燃烧,也没有人在此事中受伤。这名雪州高级行政议员今午举行新闻发布会表示,对此事感到非常难过,其家人也担心本身的安全受到威胁,因此她促请有关当局对此事展开彻查。“我认为这是一种卑鄙与犯罪的手段,旨在让我感到恐慌与紧张,企图阻止我执行身为人民代议士的责任。”出席新闻发布会的民联领袖包括其律师山卡拉、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公正党峇都国会议员蔡添强、妇女组主席兼安邦国会议员祖莱达和回教党中委祖基菲里阿末。

斥特定媒体污蔑反马来人
她指出,此事的发生主要是因为,特定媒体团体与部落格在她遭到内安法令扣留前后,不停以虚构的报道,污蔑与形容她是一名沙文主义、反马来人和反回教的人。“这也可能造成人们对我与家人的藐视与仇视。我目前非常关注我家人的人身安全。”

严重打击民众对公安信心
她说,滋事者必须迅速绳之以法,不然将会严重打击民众对于公共安全的信心,同时妨碍人民代议士在本身选区执行任务。在郭素沁从内安法令下获释后,最近其发表的“狗食论”遭到一些人士的批评。郭素沁是在9月12日因为被指涉及穆斯林祈祷呼唤声课题,遭到内安法令扣留,她在9月19日获释。9月27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90485

党选抹黑漫画寄中央代表住家,蔡细历报警怀疑两名党员涉案

随着马华党选逼近,党内开始出现各种抹黑候选人的手段,已宣布竞选署理总会长的蔡细历,昨日就针对一系列抹黑他的漫画,向警方报案。蔡细历昨日中午12点半左右,向八打灵再也警察局报案,并且向警方呈上他所收到的抹黑漫画作为证据。

一系列抹黑漫画共12张
他今早举行新闻发布会披露,这一系列共12张抹黑漫画,是在今年8月开始寄发给马华所有中央代表的住家,每个星期大概寄出两三张。由于蔡细历也是中央代表,因此他也有收到有关的漫画。蔡细历报案时,向警方提供了两名被怀疑是幕后黑手的马华党员名字,其中一人是中央代表。不过,他拒绝向记者披露有关人士的名字。

影射向中央代表派钱买票
他向记者出示所收到的第12张漫画,指他以每人1万令吉,收买1500名马华中央代表。他批评,此举是侮辱中央代表,并损害党的形象。“我知道有关漫画皆被寄至所有马华中央代表的住家和各大主流媒体机构,并在我宣布竞选署里总会长后寄得更加频密。”“有关漫画内容不但指我在70年代行医时毫无医德,同时也指责我在出任卫生部长期间,在各大卫生部大型发展计划中皆有股份。”“我必须强调的是,我根本没有给予每名马华中央代表1万令吉的贿款,同时也不可能每一个卫生部的大型发展计划我都有股份。”

幕后黑手获取卫生部资料
由于这一系列的抹黑漫画,主要攻击蔡细历出任卫生部长期间涉及贪污与不道德行为,因此他怀疑攻击他的幕后黑手有办法透过卫生部获取资料(who have access to the Ministry of Health)。此外,他表示,由于中央代表的住家地址并不容易取得,因此他怀疑幕后黑手也可能与马华秘书处有特定关系。不过,当记者询及他所怀疑的幕后黑手是否拥有官职时,蔡细历则回答说,没有。他说,由于能够获取卫生部资料和所有马华中央代表的资料者并不多,因此调查涉嫌者的范围已经缩小。“我认为他们两人都有朋友在秘书处的。虽然这两人并没有官职,但却时有跟官职的人拥有工作关系的。” 9月26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90423

归咎安邦市议会擅拆兴都庙,雪州政府声称事前毫不知情

在国大党指责雪州政府拆除兴都教庙宇后,由民联执政的雪州政府今日做出解释,声称安邦再也市议会在未通知或州政府的指示下,擅自拆除该地区一间斯里玛哈卡里阿曼(Sri Maha Kaliamman)庙宇。掌管非穆斯林事务的雪州行政议员沙维尔(Xavier Jayakumar)告诉《当今大马》,安邦再也市议会不曾通知州政府关于拆除庙宇的行动。

被拆庙宇未向州政府登记
他表示,这个坐落在森林保护区内的祠庙,并没有向雪州政府登记。国大党主席三美威鲁昨日批评雪州政府拆除庙宇的行动,已经违反大选的承诺。他批评市议会行动鲁莽,在未搬迁有关庙宇之前就给予拆除。不过,沙维尔反驳上述指责,并表示国大党企图将它变成一项政治课题。

当局将立即设法重建庙宇
他说,有关当局将会立即设法重建这间在9月10日遭到拆除的庙宇。“互相指责是无法解决问题的。有关庙宇事实上在2002年被拆除了,但是当反对党在今年3月执政后,有关庙宇委员会成功将它重建。但是,他们却没有进行登记。”沙维尔批评安邦再也市议员执法组内的特定人士擅自行动,并且保证将会彻查此事。此外,有关庙宇委员会主席穆鲁基亚怀疑有人举报,才导致有关庙宇被拆除,因此他要求知道这究竟是谁的“杰作”。

祖莱达:可能是一场误会
另一方面,人民公正党安邦国会议员祖莱达(Zuraida Kamaruddin)则表示,拆庙事件可能是市议会与庙宇委员会,针对装修工程与管理程序的文件工作上出现误会所致。她发表文告说,数名安邦再也市议员已经会晤市议会副主席,以便解决此事。虽然这名公正党妇女组主席怪责国阵企图借此机会批评民联政府,但是她却没有解释,有关庙宇如何会被拆除。9月26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90454

Tuesday, September 23, 2008

9月13日 傍晚5点29分,郭素沁终在今午获释

经过将近一个星期的内安法令扣留,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终于在今午获得释放。郭素沁代表律师山卡拉证实,郭素沁是於下午1点,在吉隆坡德利华路(Jln.Travers)警局获得释放。她将在下午3点半於行动党总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在下午1点半,这名雪州高级行政议员仍然在警察局内办理手续,在场者包括其私人助理黄皓汶和山卡拉。郭素沁随后在下午1点40分,终于踏出警察局外,重获自由身。只见身穿粉红色套装的郭素沁,虽然遭扣留一个星期,但是脸上不带倦容,反而显得精神奕奕。她也不改一贯豁达开朗的性格,向大门外的记者和支持者招手,并笑称,“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到这里,很厉害!”

母亲送玫瑰花给郭素沁郭素沁
父母亲郭金棠和冯雪琼也在下午1点43分赶到警察局,冯雪琼手上更持着白色和粉红色的玫瑰花送给郭素沁,三人拥抱在一起,更喜极而泣。他们随后在下午1点46分左右,乘车离开警察局,相信是前往行动党总部休息,并准备召开记者会。行动党甘榜东姑州议员刘永山也到场迎接郭素沁。

不解为何被逮捕及释放
郭素沁在警察局外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她对今午获得释放感到很开心,但是她也大呼不解为什么会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我在内安法令第73(1)条文下的指控是引起种族与宗教紧张关系,我到底做了什么?我到底说了什么?”她也不清楚为何在扣留一个星期后就获得释放,并强调警方根本无法发现任何罪状,早就应该释放她。

“这个地方不是人住的”
她批评说,有关当局在整整一个星期时间都无法出示证据,证明她曾发表引发种族紧张关系的言论,“我就像一个被关了一个星期的傻瓜”。她强调自己已经否认曾禁止回教堂播放祈祷召唤声,并质问,为什么警方迟至她被扣留一星期后,才在昨日传召有关回教堂的管理层到坎贝尔警察局协助调查?她也感谢所有曾协助与呼吁释放她的人士,并特别点名国阵与马华领袖在内。她也特别感谢前首相署部长再益,并形容他是其“好朋友”。再益为了抗议政府援引内安法令展开扣留行动,在本周一愤而呈辞。她受询时表示,虽然在扣留所内没有受到不人道的对待,但是她却坦言,“这个地方不是人住的”。郭素沁获释后第一件事,就是更新其部落格Facebook,她於下午1点35分张贴一篇短文说,“Teresa sings ‘Honey, I’m home, I’ve had a hard day, pour me a cold one da da da...”。

副总警长:无条件释放
全国副总警长依斯迈奥玛表示,郭素沁获得无条件释放,是因为当局已经没有理由进一步扣留她。

吉祥惊讶接到素沁电话
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於下午1点16分在其部落格张贴一篇文章表示,他於中午12点56分在怡保享用午餐时,突然接到一通电话,来电者显示“郭素沁”的名字,令林吉祥惊讶究竟是谁在使用郭素沁的手提电话。不过,在林吉祥接听电话后,听见郭素沁的声音,令他不禁好奇,为何郭素沁能够神通广大,获准在扣留所内使用手提电话。郭素沁接着才告诉林吉祥,她已经获得释放了。林吉祥表示,他将从怡保动身赶来八打灵再也,出席郭素沁召开的紧急新闻发布会。

只剩柏特拉一人仍被扣留
现年43岁的郭素沁是在上周五(9月12日)晚上11点18分,在吉隆坡旧巴生路的华联花园被捕。当时郭素沁是出席一场宴会后,回家途中遭到三辆警车拦阻后被捕。当时候警方被指将她拉出车外,并且取走她的手机,禁止她拨打电话。根据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指出,郭素沁是在公寓门口遭到3辆警车拦截,共有大约10名警员将她带走。政府是在上周五援引允许未经审讯扣留的《内安法令》,扣留三名人士,分别是郭素沁、部落客拉惹柏特拉与《星洲日报》高级记者陈云清。陈云清已经在隔天(周六)获释,目前只剩拉惹柏特拉一人仍在扣留所内。

起诉前锋报,申请保护令
行动党在郭素沁被扣后采取多项“救人”行动,除了动员全国基层每晚举办烛光会,郭素沁在本周一也通过父亲郭金棠入禀吉隆坡高庭,要求法庭谕令政府释放郭素沁。其代表律师也向《马来西亚前锋报》发出律师信,要求该报基于错误报道而公开道歉,否则将起诉该报诽谤,索偿3000万令吉。 《马来西亚前锋报》在本月9日报道,巫统雪州反对党领袖基尔呼吁雪州民联政府别向“某个政党”低头,以禁止蒲种与哥打白沙罗的回教堂 通过扩音器播放祈祷声(azan)。第二天该报专栏作家再尼哈山(Zaini Hassan)撰文同意基尔的说法,指“一名雪州行政议员兼行动党国会女性议员”对沙亚南祈祷室做出同样的劝告。虽然郭素沁与哥打白沙罗回教堂的负责人都已否认上述报道,但是内政部长赛哈密却表示,郭素沁是因为涉及讨论穆斯林祈祷呼唤声的敏感课题而被扣留。

9月19日 下午1点21分

“保护”陈云清才用内安法扣留,赛哈密辩称阿末已遭巫统惩处

内政部长赛哈密今午否认,警方昨日援引内安法令展开逮捕行动,与人民联盟的916变天计划有关;警方逮捕3名人士,主要是因为公共秩序受到威胁,以防止发生任何冲突事件。赛哈密否认本身指示警方展开逮捕,并声称在警方展开逮捕行动后,公共秩序已经受到控制,因此政府不会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他也辩称,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未被逮捕,是因为警方仍在进行调查,况且阿末已经受到巫统惩处冻结党籍。他今午在武吉阿曼警察总部特别召开新闻发布会,对警方昨日逮捕著名部落客拉惹柏特拉、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及《星洲日报》高级记者陈云清的行动,做出解释。不过,有关新闻发布会只有短短15分钟,赛哈密在回答一些关于陈云清获释及阿末依斯迈“寄居论”的问题后,就匆匆结束新闻发布会。

称已透过党机制惩罚阿末
询及为何警方只是对付作出报道的记者,但是却没有对付“寄居论”罪魁祸首的阿末依斯迈时,赛哈密首先并没有直接作回答,辩称没有任何记者和编辑可以逍遥法外。“你们并不是在法律之上,如果警方要了解任何问题,那么他们可以(展开扣留)找出答案。”记者这时插嘴追问这是否意味政治人物可以逍遥法外时,赛哈密明显受到激怒,驳斥记者打断其回答。他进一步解释说,这是因为阿末依斯迈已经在巫统机制下受罚,被冻结党籍3年,而且警方也正在对他进行调查。 “我不认为我们对待政治人物有差异,我们已经对付了他,他已经被吊销党籍3年,他已经失去了所有党职,同一时间他也面对煽动罪名。”询及为何没有逮捕指控郭素沁的前雪州大臣基尔时,赛哈密则驳斥说,记者不应该以种族眼光来看待问题。

辩称警逮捕前才受通知
赛哈密强调,由于当局认为公共秩序正受到威胁,因此警方必须逮捕上述3人,以防止发生任何冲突事件,并矢口否认当局的逮捕行动与916变天有关。“没有逻辑能将事件与916挂钩,916夺权是一个政治动作。他们已经送人去台湾找议员,如果他们可以成功说服议员,并接管中央政府,他们就继续吧!但是,我们现在讨论的是公共秩序问题。”他也表示,自从峇东埔补选开始,国内就出现紧张局势,再加上阿末依斯迈的“华人寄居论”火上加油,现在就连军方首长都开腔,指国内局势非常紧张。赛哈密也强调,自己作为一名政治人物,从来没有干涉警方的事务,而是让警方自行去做专业判断。他说,警方只是在这次逮捕行动前通知他,他并没有发出指示。“如果我干预执法事务,那么这将发出讯息指整个事件有政治动机。”他表示,由于警方已经采取各种预防性的措施,因此他认为现阶段没有需要宣布紧急状态。此外,询及是否还会有更多逮捕行动时,赛哈密也表示没有。

多次警告柏特拉依然故我
赛哈密也解释上述3人被捕的原因。他说,当局已经多次向拉惹柏特拉发出警告,甚至援引各种法令逮捕和调查后者,但是拉惹柏特拉却依然故我。“他还是继续制造紧张关系的活动,他已经触犯了底线。”他表示,至于郭素沁则是因为涉及讨论穆斯林祈祷呼唤声的敏感课题,所以必须采取行动阻止她。他也表示,警方会继续扣留拉惹柏特拉和郭素沁进行调查,然后才作出决定是否延长扣留多两年。“如果警方没有理由再扣留他们,那么就会在60天内释放他们。不然,警方就会根据法令向部长作出必要的建议。”

扣留陈云清解释前后矛盾
不过,针对陈云清的扣留原因,赛哈密的解释却出现自相矛盾之处,他一时声称警方是基于其生命受到威胁所以才逮捕她,但是一时又表示陈云清不再对国家构成威胁,所以才会释放后者。他也一度怪责,陈云清掀起了整个“华人寄居论”风波,不过他随后解释说,警方只是要传召她厘清当时的情况。赛哈密一开始指出,由于当局接获报告,指陈云清的生命受到威胁,而且陈云清就是撰写“寄居论”新闻的记者,因此警方必须将她带走,以方便索取案件的一手资料。“既然她已经与警方合作,因此警方在下午2点半释放她。”

“整个事件都是因她而起”
不过,当记者追问为何警方不选择传召她时,赛哈密则辩称,警方采取什么行动都会面对质疑。他随后就将矛头指向陈云清,指责后者掀起起了这场风波。他前言不对后语的表示,警方要鉴定陈云清是否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整个事件都是因为她而开始,所以我们最好能和她说话,如果她是个威胁,我们就可以在第73或60条文下扣留。”记者随后追问赛哈密这是什么意思时,他则解释说,警方不想要道听途说的资料,所以才会直接见陈云清索取资料。他也表示,警方随后发现陈云清没有威胁国家安全,并且已经获得需要的资料,因此就立即释放后者。

9月13日 傍晚5点29分

今夜内安法令张牙舞爪,郭素沁成第三名被捕者

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兼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今日也在内安法令下,遭到警方逮捕。郭素沁是在晚上11点18分,在吉隆坡旧巴生路的华联花园被捕。据悉,当时郭素沁是出席一场宴会后,回家途中遭到三辆警车拦阻后被捕。当时候警方被指将她拉出车外,并且取走她的手机,禁止她拨打电话。根据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指出,郭素沁是在公寓门口遭到三辆警车拦截,共有大约10名警员将她带走。全国副总警长依斯迈奥玛证实,郭素沁是在内安法令第73(1)条文下被捕。郭素沁也是今日第三名在内安法令被捕的人士,拉惹柏特拉与《星洲日报》高级记者陈云清较早时已经分别被捕。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强烈谴责郭素沁等人被捕,指政府要将大马变成警察国,并且在916变天之前展开镇压。扣留在旺沙玛珠警局盘问在凌晨1点35分时,行动党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向接受《当今大马》电询时表示,警方已证实郭素沁目前被扣留在旺沙玛珠警区总部,警方目前正在盘问她。也是律师的哥宾星目前正在与旺沙玛珠警方交涉,以郭素沁代表律师的身份要求会见后者,不过警方没有给予答复。

卷入回教党祈祷声风波
郭素沁近日卷入蒲种回教党祈祷声风波中。根据《马来西亚前锋报》本月9日报道,巫统雪州反对党领袖基尔呼吁雪州民联政府别向“某个政党”低头,以禁止蒲种与哥打白沙罗的回教堂通过扩音器播放祈祷声(azan)。据报道,基声声称郭素沁曾向巫统斯里沙登州议员莫哈末沙定提呈一份联署备忘录,形容有关祈祷呼唤声打扰当地居民的安宁。

郭素沁否认施压回教堂
不过哥打白沙罗回教堂秘书阿末利占已向《当今大马》否认,该回教堂受到非穆斯林社会的压力,阻止以扩音器播放祈祷的呼唤声。他澄清,这座启用仅3个星期的新回教堂,由于其扩音器已经损坏,导致无法利用扩音系统呼唤穆斯林祈祷。他也表示,回教堂已在本周三向警方报案,“我认为这一切都是诽谤,企图在哥打白沙罗各族之间制造误会,以期挑拨分裂社会”。郭素沁也已经否认,发动任何关于哥打白沙罗、斯里沙登或蒲种再也的回教堂课题联署运动。回教党哥打拉惹国会议员西蒂玛丽亚也在昨日,针对基尔以及做出指责的部落格向警方报案,指雪州议会并未听闻类似关于祈祷声的联署备忘录。

9月12日 晚上11点47分

报道阿末依斯迈寄居论,星洲记者陈云清也被扣

继《今日马来西亚》(Malaysia-Today)网站主编拉惹柏特拉(Raja Petra Kamarudin)今午被警方援引内安法令逮捕之后,报道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寄居论的《星洲日报》高级记者陈云清(左图)在今晚也被警方援引内安法令扣留,全国副总警长依斯迈奥玛已经证实,陈云清是在内安法令下被捕。

于大山脚老家被逮捕
据悉陈云清今日休假,而回返其位于大山脚南美园的老家,结果她在今晚8点半至8点45分之间被警方带走。警方在带走她时,并未出示任何逮捕令,一时无法确认她究竟是被逮捕,抑或被带往警局协助调查。经过多番查证后,才证实她是被《内安法令》逮捕。警方在晚上11点20分正式发出一份通知书给陈云清家人,表明陈云清是在内安法令第73(1)条文被捕,理由是后者在《星洲日报》撰写一篇文章,触及种族敏感课题导致种族关系紧张。

武吉阿曼警总部亲自逮捕
人在槟州警察总部的槟州首席部长政治秘书黄伟益,在与槟州总警长阿育通过电话后也证实,陈云清是在内安法令第73(1)下被捕。他表示,陈云清是遭武吉阿曼警察总部派出的警员逮捕。他说,阿育已经向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通知此事,槟州政府将在今晚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此事。据悉,陈云清於晚上11点15分左右,已经被带离威中警察总部,并於晚上11点45分带往槟州警察总部。根据《星洲日报》报道,星洲媒体集团董事经理刘鉴铨指出,该报会在法律范围内,尽一切能力给予陈云清援助,同时也重申,该报会继续站稳新闻岗位,继续履行新闻职责。该报两名律师游文礼和陈显裕也赶往大山脚警局给予协助。

两民政领袖现身警局
民政党总秘书谢寛泰以及副主席丁福南也已经抵达槟州警局总部了解详情。目前现场大约有100人在警局外等候,大部分是记者及民政党的党员,当中也包括民联的成员以及非政府组织代表。其他在场的党员领袖包括行动党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前民政党行政议员杜乾焕博士、民青团秘书胡栋强、槟城监察网站协调人黄文强、人民之声组织槟城分部协调人陈素希。林冠英抵步后表示,槟州总警长阿育透露,陈云清明天将被带去武吉阿曼警察总部,但是阿育担保警方将给予合理对待。林冠英也要求首相阿都拉插手干预此事,以便释放陈云清与其他扣留犯,并批评此举压制新闻自由。

颜炳寿斥阿都拉无能应下台
另一方面,马青法律局主任颜炳寿通过手机短讯发表声明,谴责警方高压手法逮捕新闻从业员,并质疑警方的专业态度。声明表示,由于阿末已经收到纪律处分,理当被警方调查,而有关记者虽然应该受传召问话,但是却不应该被捕。“法律局准备成立一支律师团,自愿提供陈云清法律援助。政府将会因为双重标准和制造白色恐怖,遭到批评。这对国家民主发展受到挫折。”“首相阿都拉在过去两周,处理寄居论的事件上显得无能,让紧张局势升温。他已经失去人民的信心,为了国家的利益,他必须下台。”
陈云清中学毕业于槟城日新中学,接着考获槟城理科大学修读大众传播系学士学位。大学毕业后曾在槟城《光华日报》担任记者,过后进入《星洲日报》担任高级记者。她也是槟城中文报记者协会主席。

9月12日 晚上9点31分

《今日大马》网页昨日刚解禁,网主柏特拉今日却遭内安令捕

内阁昨日才宣布解禁《今日大马》网站,可是其网主拉惹柏特拉(左图)却在今午,遭警方上门援引内安法令逮捕。这也是素有“网络狂人”之称,以爆料著名的拉惹柏特拉,第二度遭到内安法令的逮捕。根据拉惹柏特拉妻子玛丽娜透露,大约10名来自武吉阿曼警察总部的警员,是于中午1点10分抵达其位于双溪毛糯的住家,援引内安法令扣留拉惹柏特拉。《当今大马》于下午1点25分联络上她时,警员仍然处在其住家范围。玛丽娜透露,拉惹柏特拉仍未委任律师,来处理被内安法令逮捕一事。

赛哈密:柏特拉威胁国家安全
根据《星报》报道,内政部长赛哈密证实,拉惹柏特拉被视为对国家安全、和平与公共秩序构成威胁,因此在内安法令第73(1)条文下被扣留。他说,拉惹柏特拉在内安法令第73(1)条文下,可以被扣留60天。“警方将在这段期间评估,如果警方觉得必须将他延长扣留多60天,警方将会咨询我。”赛哈密也证实,内政部已经致函《星洲日报》、《星报》与《公正之声》,限定这3家报馆在一个星期内作出解释。

不确定柏特拉被警带往何
处玛丽娜表示,拉惹柏特拉於下午1点50分,被警方带离住家,但是不确定被带往哪里。玛丽娜也展示一张警方发出的通知,列出警方从其住家所取走的物件清单。【点击观看短片】警方在拉惹柏特拉住家搜查,并取走一些书本与光碟。拉惹柏特拉曾在2001年4月10日,与其他9名公正党领袖与烈火莫熄运动分子一起被内安法令扣留。拉惹柏特拉是在2001年6月2日获释。1950年出世的拉惹柏特拉出身雪州王室,他与雪州苏丹是堂兄弟。拉惹柏特拉所负责的异议网站《今日大马》,於8月杪遭马来西亚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MCMC)封锁。虽然内阁昨日下令解禁所有被封锁的网站或部落格,包括撤销由拉惹柏特拉主编的《今日大马》(Malaysia-Today)的封锁令,但是他对这项突如其来的“解锁令”仍深感质疑,并怀疑政府拥有隐议程。言犹在耳,他今日就再次遭内安法令逮捕。

首相内长先后警告对付网站
首相阿都拉声称,政府不会过滤网站的内容,但是如果一旦他们抵触法律,将会受到对付。政府已警告说将会采取行动,包括援引内安法令严厉对付触及敏感和煽动课题的网站。根据《马新社》9月5日报道,内政部长赛哈密表示,由于《今日大马》网站出现一些侮辱回教与先知的留言,因此当局可以援引内安法令对付拉惹柏特拉。

上周自嘲撰写最后一篇文章
拉惹柏特拉上周也在其部落格表示,他接到很多关心他的朋友通知,指政府可能会“很快”援引内安法令将他扣留。他甚至自嘲的说,这篇可能是他被捕前所撰写的最后一篇文章。

9月12日 下午1点24分

Saturday, July 12, 2008

进步党两议员支持不信任动议,称马来议员提呈剔除种族因素

沙巴进步党两名国会议员,今天表态将会支持人民联盟昨天在国会所提出的不信任动议。他们指出,由于民联的不信任动议是由一名马来国会议员,即国会反对党领袖旺阿兹莎所提出,因此进步党之前担忧若该党自行提呈不信任动议,将会掀起的种族议题不复存在。该党两名国会议员——昔邦加国会议员依力马贞文(Eric Majimbun)和斗湖国会议员蔡顺梅,发表联合文告表示,将会支持由民联所提呈的针对首相阿都拉的不信任动议



重申对首相的领导失信心他们也宣称,民联提出的不信任动议,跟进步党本身期望提出的不信任动议,有异曲同工之处。“这样的立场,跟进步党原先准备在6月18日提出的动议是一样的。”他们也重申,沙巴进步党已经对首相的领导失去信心,并且要求政府采取紧急措施来回应因沙巴主权和各种课题,包括燃油和食物涨价的问题。沙巴进步党是在6月18日宣布,由于对首相阿都拉失去信任,因此其两名国会议员将在国会第二季会议上,支持任何针对阿都拉领导所提出的不信任动议。对于进步党的发难,国阵已经发出最后通牒促该党在30天内作出解释。不过,在蔡顺梅在7月7日首度重返国会后,却基于该党不愿成为我国陷入紧急状态的“代罪羔羊”,因此宣布暂时搁置针对阿都拉的不信任动议。当时蔡顺梅也强烈否认,进步党准备跳槽人民联盟,或是退出国阵成为独立议员,并表示之所以提出不信任动议,只是为了反映沙巴人民所面对的问题。而负责国会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在会晤蔡顺梅后也暗示说,进步党提出不信任动议的风波已雨过天晴,可能不会受到国阵纪律行动对付。
但是,这一连串事件的演变,让人似乎以为阿都拉所面对的“东马危机”似乎已经急转直下,暂时获得缓和。不料,在野党却出人意表地在昨日提呈针对首相的不信任动议。



非马来裔议员羞辱马来首相?进步党两名议员在文告中宣称,该党之所以改变立场,是因为这次的不信任动议已经排除了种族因素,让种族主义者没有借口可以对它进行标签。在上次该党准备对首相阿都拉提出不信任动议时,有些人指控他们企图羞辱马来首相,企图渲染种族主义情绪。“对于那些发出种族性言论的人而言,沙巴进步党这样的做法等同于其两位非马来裔国会议员企图羞辱一名马来首相。”“不过,既然现在的不信任动议是由一名马来国会议员(旺阿兹莎)所提出,因此其中的种族因素也就不复存在了。”沙巴进步党主席杨德利上周曾指出,该党所以暂停提出不信任动议,因为该党一些领袖受到煽动性言论和威胁。这类的言论包括哥打毛律国会议员阿都拉曼达兰(Abdul Rahman Dahlan)在国会暗喻将有流血事件发生的言论。



旺阿兹莎申请下周辩论动议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右图)昨日致函国会下议院议长班迪卡,援引议会常规第18(1)及(2)条文,申请在国会提呈一项紧急动议,以辩论针对首相及内阁领导失去信心。旺阿兹莎在动议中表示,人民对政府的廉正已失去信心,进而导致对首相的领导和其内阁领导出现信心危机。她也指出,民联是基于目前经济情况恶劣,尤其是政府在大选后出尔反尔调高油价,导致百物沸腾,人民生活负担加重,而决定在国会提呈不信任首相和其内阁的动议,以反映民声。议长班迪卡表示,他将会在下周一才揭晓是否允许国会辩论有关的不信任动议,不过他誓言将秉公处理,不会因为本身隶属国阵阵营,而蒙受来自国阵的压力。旺阿兹莎申请下周辩论动议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右图)昨日致函国会下议院议长班迪卡,援引议会常规第18(1)及(2)条文,申请在国会提呈一项紧急动议,以辩论针对首相及内阁领导失去信心。旺阿兹莎在动议中表示,人民对政府的廉正已失去信心,进而导致对首相的领导和其内阁领导出现信心危机。她也指出,民联是基于目前经济情况恶劣,尤其是政府在大选后出尔反尔调高油价,导致百物沸腾,人民生活负担加重,而决定在国会提呈不信任首相和其内阁的动议,以反映民声。议长班迪卡表示,他将会在下周一才揭晓是否允许国会辩论有关的不信任动议,不过他誓言将秉公处理,不会因为本身隶属国阵阵营,而蒙受来自国阵的压力。7月11日

哈迪坦承回教党曾与巫统会面,自称民联造王者不应被边缘化

早前曾引起坊间诸多揣测的回教党与巫统会面传闻,今日终于获得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的证实。不过哈迪阿旺强调,这仅限于回教党个别代表与巫统个别代表之间的会面,目的是向对方“传递回教的讯息”。“如果没有会晤巫统,又如何传达我们的讯息?”“回教党个人代表与巫统个人代表会晤,以向他们传递回教党讯息。”"(Pertemuan antara individu PAS dengan individu Umno dalam menyampaikan mesej Islam kepada mereka)

扬言并非只有安华可会巫统
询及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拉拢国阵议员跳槽的问题,也是登嘉楼马江国会议员的哈迪阿旺回答说,不只是安华有权利会晤国阵议员,回教党与民主行动党也同样有权与国阵议员进行谈判。“不只是他(安华)而已,我们也有权举行谈判,行动党也一样。他们都有权利谈判。如果只是公正党可以会晤巫统,回教党怎么可以不被允许会晤巫统呢?这是不对的。”“其他人可以会晤巫统,为何回教党不可以?人们只是不了解其意思,基于回教的政策,我们是有权利的。回教党可以与任何方面谈判。”

强调民联集体领导没有首领
哈迪阿旺强调,没有任何人是人民联盟的首领,民联秉持集体领导的精神,同意各党领导人可以发挥各自影响力邀请国阵伙伴加盟。因此,回教党的人会晤巫统不成问题。“只有乡村的政治才会禁止巫统与回教党人会面。我们早已经在代表大会上宣传,这是我们的开放度。”回教党喉舌《哈拉卡》网站昨日刊载一篇与哈迪阿旺的专访文章,由于哈迪阿旺触及不少众所瞩目的课题,包括回教党与巫统会面、回教党在民联的地位、安华鸡奸案、蒙古女郎命案等,已引起媒体的瞩目和转载。哈迪在专访里头,也抒发回教党不满被民联其他政党边缘化的牢骚,强调回教党的基础实力最雄厚,其实才是民联在308大选里头获胜的“造王者”,提醒其他成员党别过半抽桥。他也在专访中,发表与其他民联领袖截然不同的看法,认为当下造成朝野恶斗,政局震荡的安华鸡奸案以及牵扯副首相纳吉的蒙古女郎命案,不应该受到渲染而影响政局。

勿过桥抽板当回教党是傻瓜
曾经担任登嘉楼州务大臣的哈迪阿旺,对于308大选后回教党在民联的地位似乎遭到边缘化的地位大表不满,除了强调回教党是民联胜利的功臣之外,也呼吁民联成员党别“过桥抽板”,把回教党党员当作“傻瓜”。他强调,拥有最多支部的回教党在308大选出力最多,是民联成功的幕后功臣,并希望该党未来在民联能扮演重要的角色。“回教党人愿意为其他政党卖力。因此,在获得成功后,也必须在回教党人的功劳计算在内。因为回教党并非傻瓜,不要在赢得大选之后,就把他们的功劳丢掷在一旁。”

回教党拥83州席执掌三州
哈迪阿旺意有所指的表示,必须整体地评估民联所赢取的多数票,不能单从国会议席的数目计算,因为在州议席方面,回教党一共赢取了83个州议席,行动党有73个,而公正党仅有40个。公正党在308大选一共赢取了31个国会议席,行动党有28个席位及回教党23个席位,令公正党崛起成为最大的在野党,而国会反对党领袖也首度由该党主席旺阿兹莎出任。哈迪阿旺说,虽然回教党所赢取的国会议席数目比1999年大选逊色,但是回教党却堪称是国家政治的“造王者”;由于有回教党的加入,才得以在一些州属组织联合州政府,例如吉打州。他说,除了现有的吉兰丹州之外,回教党也获得民联的委托领导吉打与霹雳州政府,而公正党与行动党只分别在雪州与槟州执政。他促请民联成员党领袖,“不要只是在第12届大选利用回教党的机关,却在大选之后就认为他们再也没有用途了。”

称蒙古女郎案无异其他命案
询及当今政坛深受安华课题、纳吉与阿旦杜亚案件的困扰,哈迪阿旺对此感到遗憾。他也归咎马来媒体渲染这些涉及马来政治领袖私隐的问题,却不去关注更加重要的油价暴涨和通货膨胀等问题。他质问,阿旦杜亚谋杀案与其他在乡村被杀害的平民百姓其实没有分别,为何要大肆渲染此案,重要的是必须公平彻查所有的案件。哈迪也不否认,有政治利益涉及幕后操纵指控安华及纳吉。

指鸡奸案私事不应困扰政治
询及安华被指涉及鸡奸案是否会影响民联或回教党时,哈迪阿旺表示,这种私人问题应该交由个人去解决,不应该影响到政治工作。他认为,安华的鸡奸案指控必须交由公平的法庭解决,若民事法庭无法审理,就交由宗教法庭审理。若没有法庭审理,那么才有发誓的需要。无论如何,哈迪表示回教同情其遭受到诬告的民联盟友,并将会并肩负起克服这些难关的责任。 7月11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995

否认政府对淡小有不公,三美十问十答没边缘化

自兴都权益行动委员会崛起后,在印裔社群的形象便不断下滑的印度国大党主席三美威鲁(左图)否认,政府对淡米尔语学校所采用的教育政策,是一种歧视不公的政策。领军国大党出战308大选却遭遇重挫,连本身的大本营和丰也保不住的三美威鲁,趁着明天的党特别代表大会召开前夕,接受《当今大马》的独家专访时,面对记者不下10次针对淡米尔学校的问题,都拒绝承认政府的教育政策出现不公。他也否认国大党在维护社群权益方面的工作做得不足。在面对一些尖锐问题时,三美则只给予答非所问的答案。他强调,在他担任国大党主席以来,他为社群做出了许多改变,包括促使政府建造了多所的淡米尔语学校。

避谈商人出资建校问题不过,当被记者续问及,国大党是否仍需以自己的能力,来寻找校地时;他则说:“我们把方便印裔社群建校的土地交给政府,而政府如果愿意在该地建校,他们将购置有关地皮。”针对一所在马六甲的淡米尔语学校,为何要有一名马来商人出资兴建,而不是由政府负责时;他则直接表示,不愿再继续谈淡语学校的课题。他也否认国阵政府一直以来对淡语学校所采取的教育政策,是为了要达到“最终目标”,即让所有淡语学校从此绝迹。

华小、淡小受不公对待虽然联邦宪法早已阐明,政府将公平拨款给每所教育机构,以确保所有大马公民都不会受到教育歧视。然而华小和淡小长期都受到不公平的教育政策对待,却是不争的事实。


面对《当今大马》的种种尖锐提问,三美威鲁是如何回应淡语学校的课题。以下是专访三美威鲁的精彩问答录:

问:你一直以来都有在向公众筹款建淡米尔语学校。为何建校的工作不是由政府承担?
答:我们其实有两种学校,即全津和半津学校。半津淡小的话,政府只是负责支付教师的薪金和提供教学设备,然而家长和公众则需自行建校。除了中央拨款和国大党争取的拨款外,我们还需要各种努力来建设淡小。我们的拨款并不足够。有时候我们获得较多的拨款,我们就建较多的学校;获得较少拨款时,则惟有建较少的学校。

问:回到刚才的问题,为何你们需要自行去筹募建淡小的资金?
答:这必须回到80年代谈起。那时候我们没有那么多的学校,足以容纳不断增加的学生。那时候也没有人愿走向前争取更多的设备或拨款,这是先有鸡或先有蛋的问题。

问:但联邦宪法阐明,教育部必须不分歧视地向所有孩子提供同等教育。那你为何要到处去乞讨淡小的拨款?
答:你可以看到啊,我们的教育部长并没有一一到各学校去巡视各所学校的状况。

问:我们可否说,淡小是靠印裔社群自己建造,而不是由教育部负责?
答:就如我所说,半津学校其实是家长应承担的责任。但我们国大党把这个责任承担过来,就如同政府在承担一样。

问:你说你做了许多改变,但要建淡小的话,你们现在已经有了校地吗?不用再寻地了吗?
答:不是。我们把土地交给政府,作为建校用途。比如说在一些印裔密集的地区,迫切需要校地,你不能够说“让我们等政府拨地吧”这种话。总之当我们把地交给政府后,只要政府愿意在该地建校,政府将出钱购买这块土地。

问:在巴生一所淡小已被建好。你曾说这所淡小不费分毫,那钱从哪里来?你也曾说在巴当马六甲建好了一所淡小,但其实这所淡小是由一名马来人所出资兴建的,而且不止一所,他共建了三所淡小。
答:那所学校是承包商建的。

问:他是一名承包商?所以不是政府出资的,完全由承包商承担?
答:总之我们没有花到丝毫人民的金钱。那有什么不好?问: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但为何政府不要自己承担兴建?答:现在让我们这么说吧,我们不要再谈淡小,就让我们等政府兴建这些淡小好了。7月11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6001

安华纳吉两雄相争必有一“死”,阿都拉巴不得副手早早垮台?


随着鸡奸案和蒙古女郎炸尸案的多项指控再度爆发,副首相纳吉和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两人之间的权力斗争已白热化,都在想方设法为本身洗脱罪名,同时也致力摧毁对方的政治前途。对此,时事评论人迦玛鲁丁分析说,两人之中必有一人最终会面临政治死亡,不会出现两败俱伤的局面。虽然一写政治分析员认为,首相阿都拉和纳吉已经结成命运共同体,但是迦玛鲁丁却反其道而行,相信作为渔翁的阿都拉巴不得纳吉垮台,以免在党内遭到后者的挑战。况且,如果安华在鸡奸案中败下阵来,重演1998年的历史,恐怕会再次掀起马来社会的不满,进而危及阿都拉的政权,因此阿都拉较倾向于让纳吉“死”。.

阿都拉恐怕是最后大赢家
说得一口流利华语的迦玛鲁丁,昨晚是在隆雪华堂举行为“烈火莫息2.0版——大马民主改革的契机?还是危机?”讲座会主讲时上如此表示。此外,迦玛鲁丁和另一名主讲人李万千也引用《今日马来西亚》(Malaysia Today)主编拉惹柏特拉在《而赢家是……》(And the winner is……)文章中的分析,认为阿都拉恐怕就是这场权力斗争的最后大赢家。昨晚的这场讲座是由隆雪华青和隆雪华堂社经委员会联办,并邀请迦玛鲁丁、时事评论人李万千与《当今大马》中文版主编杨凯斌担任主讲人。虽然讲座主题触及当今变化多端的政治局势,但是观众的反应却并非那么踊跃,只有约50民众出席聆听主讲人点评时事,与大选后初举行的讲座反应相比逊色。

阿都拉扮猪吃掉安华纳吉
李万千和迦玛鲁丁在讲座中,为出席者梳理了近期政局发展的脉络。李万千指出,虽然阿都拉看来弱势,但是近期政局显示两人似乎已在阿都拉的掌控之中。“他(拉惹柏特拉)就分析说,我们不要整天认为,巴达威就好像人们讲的要睡觉,是笨蛋威(Bodohwi)。他认为,(阿都拉)看样子好像是扮猪吃老虎,可能安华和纳吉就被他吃掉。”迦玛鲁丁承接李万千的分析指出,渔翁得利的可能就是阿都拉,因为安华和纳吉继续争下去,终会有一个会落败,不会出现两人皆“死”的局面,“不是安华死,就是纳吉死”。

安华入狱掀动荡不利阿都拉
他接着分析说,如果安华再次因鸡奸案被控上法庭,并扣押在监牢里等待裁决,那么安华在马来社会的支持者,可能会再次令到社会动荡不安。“这对伯拉来说,没有什么好处。”他反指出,阿都拉更希望纳吉在这场斗争中落败,因为阿都拉在党内的地位目前已面对受到威胁,甚至一些人要他下台。“他受到压力,说要在2010年6月交棒给纳吉,是要稳住纳吉阵营的势力。”他更表示,纳吉目前尚需时间来洗脱自己的罪名,否则只好接受阿都拉的权力转移安排,两人继续蝉联巫统主席和署理主席职。“但是再过一阵子,恐怕纳吉的地位也不稳了。不论怎样安排,纳吉都处在最危险的时候。”

赛夫微笑面对不象遭鸡奸
迦玛鲁丁也分析,安华和纳吉现在都分别面对赛夫(左图)和巴拉的指控,两宗案件都存在不利他们的变数,继续威胁未来的政途。针对安华的鸡奸案,他指出,除了提供照片证明两人一起现身,如果警方还能提出脱氧核糖核酸(DNA)检验的证明,安华恐怕还是难以过关,“那就凭警方怎么说,就怎么说”。不过,他也质疑说,从赛夫接受警方盘问后的照片来看,赛夫看来好像不曾被鸡奸。“他看起来像是一名演员、一名英雄这样,微笑对着镜头。一个被鸡奸的人,承受这么大的痛苦、这么大屈辱,他会这样吗?”

警介入查巴拉将威胁
纳吉迦玛鲁丁认为,反观纳吉在炸尸案必须解决许多难题。他指出,警方现在已能追查巴拉的行踪,并准备把巴拉带回来,证明警方一直以来非常清楚案情。此外,警方最终被迫公布调查结果时,如果巴拉还是坚称第二份宣誓书是真实,恐怕许多民众都无法接受。“警方已经介入调查,并开始传召证人,包括两份宣誓书所提到的人,以及报案的人,律师也好,甚至是纳吉、被关押审讯的人,和阿旦杜亚的亲属,这些都可能对纳吉造成威胁。”

观众质疑纳吉更易受控制
不过,一名出席者却质疑迦玛鲁丁这项分析,认为既然拉惹柏特拉的宣誓书再度使纳吉卷入炸尸案,那么纳吉会比安华更容易受到控制,因此维护纳吉除掉安华对阿都拉更有利。迦玛鲁丁则回应说,如果阿都拉维护纳吉,让他成功渡过在这场风波,那么后者就无需再害怕阿都拉,可以勇敢挑战阿都拉。

民联过于依赖安华风险高
另一方面,李万千和迦玛鲁丁都认为,如果人民联盟和国阵的抗争焦点都转移到纳吉和安华身上,这对民联的斗争将带来很大的风险。李万千指出,安华对整个民联来说似乎太过重要,整个夺权的部署及过程的掌握都交给安华一人,两个友党行动党和回教党只是乐见其成,并没有牵涉太多。迦玛鲁丁也指出,如果安华有任何“冬瓜豆腐”,那么整个民联可能就会垮了。他认为,民联应该保有自己的政治纲领,专注做好五州的执政,才能保存自己的势力。“如果这些正面的东西还能继续延续下去,那么中央政府和民联的5个州政府还能维持抗衡下去。” 7月11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961

两年权力转移时间表,纳吉更深陷四面楚歌

乍看下,当首相阿都拉宣布将在2010年传位于他,副首相纳吉理应感到高兴才是。不过深一层想,这项宣布其实反而让纳吉进一步胶着于政治泥沼当中。英国首相哈洛威尔逊(Harold Wilson)的名言是,“在政治里,一周时间已太长”。从大马最近政坛的变化,我们不难发现,几天的时间可以发生许多的变化。对政治而言,两年时间就跟永恒没有什么差别。

以宣布退位来换取时间
通过公布一个明确的下台时间表,阿都拉成功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它无疑舒缓了巫统党内要求他承诺给纳吉交棒的压力。这样的动作也让他拥有充分的时间重建自己的权力基础,也给纳吉的敌人提供充裕的时间,来削弱这个经已受困的副首相。纳吉的敌人包括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和阿都拉阵营。今年大选后,没有任何迹象显示阿都拉将放弃巫统主席或首相的位置。假若他真要下台,他大可以在12月的巫统大会上这样宣布,不必再等两年。对于2010年退位的决定,阿都拉给予的理由是,他还有未竟的事务,即对国家机构进行改革。不过,如果他在上一届获得史上最高的选民委时,都未能完成这些任务。则我们很难想象,他如何能够在未来两年内,而且是在积弱的情况下达致这些改革。唯一的解释是,这种理由根本是毫无诚意的。前任首相马哈迪,行事独立而且多少还是在自己的意愿下选择退位;可是阿都拉却不是那样,他是一个依靠其属下来维持自己权力的首相。

阿都拉和安华两面夹击
我们相信,两年的退位时间表不过是拖延换取时间的伎俩。假如阿都拉近期内从首相职位退下的话,阿都拉阵营内,将有太多人承受不起其伴随而来的打击。他们将利用这两年的时段,让他安全上岸,同时努力打击纳吉这个副手。早在首相做出宣布之前,纳吉已经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私家侦探巴拉苏巴马廉(P Bala Subramaniam)所发表,后来又撤回的法定宣誓书,将纳吉卷入了蒙古女郎命案。在另一份由《今日马来西亚》网站主编拉惹柏特拉(Raja Petra Kamaruddin)所作的宣誓书,纳吉的太太罗斯玛(Rosmah)同样被扯进这宗命案。此外,纳吉也承认曾在会见安华鸡奸案的指控者,时间是在后者报案之前。这种情况都严重打击了纳吉的形象。两年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也许纳吉能够在此时间内转型。只要没有人出来指证他和罗斯玛涉及蒙古女郎命案,也没有人能够将他跟安华的鸡奸指控直接连接起来,纳吉是可以挽回自己的声誉的。不过即使如此,它并不代表纳吉就此能够继承阿都拉衣钵。马哈迪已预言,纳吉将不会在2010年成为首相,因为阿都拉身边的势力到时将会推翻他。我们相当同意这样的分析。

失去挑战阿都拉合法性
同样的,纳吉对阿都拉也无计可施。一旦权力转移时间表公布,他再也没有任何借口在12月的巫统大会上挑战阿都拉。纳吉的支持者最多只能够暗中支持阿都拉的挑战者,无论是东姑拉沙里或慕尤丁,以便阿都拉陷入殊死战的困局。由于拥有蝉联的优势,阿都拉仍应可以突围而出,即使势力会被进一步削弱。但即使如此,它依然不是纳吉一个极有吸引力的政治选项。它的风险太大了。万一东姑拉沙里或慕尤丁意外胜出,纳吉成为首相的美梦就要破灭了。总而言之,纳吉手头上的选择不多。这也是为何明确的权力转移时间表,虽然表面上是纳吉的胜利,但事实上,它其实是给纳吉的坏消息。编按:本文原文作者是王建民(Ong Kian Ming),美国杜克大学的政治学博士候选人,以及杨允运(Oon Yeoh),专栏作家及新媒体分析员。 7月11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972

首長:慶祝申遺成功‧甲慶典鬧足一個月

(馬六甲)首席部長拿督斯里莫哈末阿里今日(週五,11日)說,古城成功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值得臣民額手稱慶,因此,州政府決定主辦慶典鬧足一個月。
他表示,州政府已決定由8月1日開始,主辦馬六甲申遺成功系列慶典,一直到8月31日,即國慶日當天結束。
他吁請甲州民間組織,私人工商業界給予州政府配合,提供資助及參與,確保慶典成功舉行。
甫從加拿大為馬六甲申遺作最後努力返回都門的首長,於今日(週五,11日)早上到甲州回教堂英雄墓陵為甫逝世的前甲州元首敦賽阿末陵前進行祈禱後,向記者宣佈上述消息。
馬六甲和檳城喬治市經過10年努力不懈後,終於成功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
首長說,馬六甲申遺成功,是馬六甲人民的勝利與榮耀。
“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也是突破性的成就,我們須繼續努力,永遠保住這份得來不易的成就。”
他指出,配合主辦申遺成功慶典,甲州政府已成立一個由州政府秘書奧瑪卡西為首的慶典工委會,負責籌劃慶典活動。
“上述委員會副主席為拿督薜亞朝、市長尤索夫占丹出任秘書。”
他表示,委員會將在下週一(14日)召開首次會議,然後把議決提呈行政議會核准。

注重呈獻“活的古蹟”
他說,有關慶典活動注重於呈獻“活的古蹟”,概括各民族習俗及傳統文化表演,這些都是馬六甲珍貴的歷史遺產。
他希望“活的古蹟”演出時段,能夠加長,而不只是局限在十多二十分鐘,以便讓觀眾和遊客觀賞。
“此外,我們也邀請與旅遊有關的各行各業,包括小型工業及商店的業者參與,展示他們的文化藝術及傳統老行業工藝。”
他表示,州政府將會進行攝錄,把這些行業上載網頁,協助促進宣傳。

建牌樓紀念歷史性日子
與此同時,為了紀念這個歷史性的大喜日子,州政府也計劃設立紀念碑、宣傳招牌及在愛極樂公路主要進口處建立牌樓。
另一方面,莫哈末阿里表示,州政府將以前甲州元首敦賽阿末的名字為建築物或公路命名,以紀念“敦”對甲州的功績。
敦賽阿末於7月7日上午7時45分,在吉隆坡私邸與世長辭,享年83歲。星洲日報‧2008.07.11

http://www.sinchew.com.my/node/73728?tid=1

指阿都拉交棒大计自欺欺人,安华:党内要他年底就下台

首相阿都拉昨天下午宣布将在2010年6月把巫统主席兼首相的位子转交予副揆纳吉。对于这样的继承计划,不断放话要成为下届首相的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依布拉欣则给予了嘲笑。安华暗喻首相阿都拉的继承计划在自欺欺人,因为一旦民联上台,该计划就要一切成空。安华昨晚在芙蓉甘榜依斯迈(Kampung Ismail)不忘抨击阿都拉这样的做法,无疑在自欺欺人,因为党内不满的情绪已经巴不得他马上下台。“一些巫统领袖告诉我,过了这个12月,如果他(阿都拉)还想要留任,则他们将起来对抗他。”

紧急辩论再向执政迈进
根据媒体报导,安华在昨晚10时许开始的演讲中强调,公正党昨天所提呈,以辩论针对首相及内阁领导失去信心的紧急动议,其实有更重要的意义,因为它让民联上台执政的计划又跨前了一步,将让阿都拉的继承计划形同虚设。国会在野党领袖兼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是在昨天致函国会下议院议长班迪卡,援引议会常规第18(1)及(2)条文,申请在国会提呈一项紧急动议,以辩论针对首相及内阁领导失去信心。旺阿兹莎当时表示,人民对政府的廉正已失去信心,进而导致对首相的领导和其内阁领导出现信心危机。她也说明,民联是基于目前经济情况恶劣,尤其是政府在大选后出尔反尔调高油价,导致百物沸腾,人民生活负担加重,而决定在国会提呈不信任首相和其内阁的动议,以反映民声。

预言经济未来两月崩溃
另外,安华也向现场观众预言,马来西亚将遭遇发展停滞和通货膨胀的打击,其经济将在未来两个月崩溃。“假如没有改变的话,尤其是削减燃油价格,我们的经济将崩溃。中小型企业将面对痛苦,而且我们将面对经济学者成为‘滞膨’的难题。”

挑战阿都拉和纳吉辩论
安华指出,本月15日即将展开的现场电视辩论也是他企图挽救国家经济的努力之一。他将在这场辩论就燃油是否应该涨价课题,跟新闻部长阿末沙比里仄(Ahmad Shabery Cheek)对辩。对于其对手的身份,安华仍不忘揶揄一番,借着记不起阿末沙比里仄的名字,来嘲讽巫统蜀中无大将,他仍坚持巫统主席阿都拉和署理主席纳吉应该亲自出来应战,而非派个小部长来敷衍了事。7月11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950

《財富》雜誌企業排行榜‧國油盈利全球第8


(吉隆坡)根據美國《財富》雜誌(Fortune)最新的全球500強排名,國油(Petronas)在去年世界盈利最高的企業排行榜中,位居第8。
在亞洲,國油也是盈利最高的企業,取代在2006年位居榜首,同時是世界最大汽車出口商的日本豐田汽車公司。
在財富全球500強完整的排名中,根據按年營業收入的全球500大企業排名,國油則是位居第95。

盈利181億美元
國油在去年的收入為662億1800萬美元,盈利為181億1800萬美元,在亞洲企業中,國油的收入排名為第16位。
國油在去年的盈利表現,比一些國際著名公司如微軟、豐田、美洲銀行、道達爾還要出色。

埃克森美孚石油賺406億
美國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在去年賺取了406億1000萬美元,成為世界最賺的企業;世界最大的企業則是美國零售大王沃爾瑪公司,其總收入為3787億9900萬美元。

美國通用蒙受巨大虧損
與此同時,在排名中遙遙領先的美國通用汽車公司,根據記錄,卻蒙受高達387億3200萬美元的最大虧損。
亞洲的10大企業是由日本、中國及韓國企業組成,依序為日本豐田汽車公司、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中國國家電網、中國石油集團、韓國三星集團、日本本田汽車公司、日本日立集團、日本日產汽車公司、日本電報電話公司及韓國LG集團。星洲日報‧2008.07.11

http://www.sinchew.com.my/node/73736?tid=1

從11令吉32仙調至23令吉88仙‧工業天然氣飆漲111%

(布城)國家石油公司和大馬天然氣有限公司(GMSB)的半島工業用戶使用的天然氣價格將從11令吉32仙(百萬標準立方英尺),調高到7月1日的23令吉88仙,漲幅達111%。
工業用戶目前可享有70%折扣,不過在10或12年後,必須根據市價來購買天然氣。
有關折扣將在11年內,每年逐步減少5%至10%,直到達到市場的價格。
首相署部長丹斯里阿米爾山今日(週五,11日)宣佈新的天然氣價格機制時說,政府的這項措施是希望這些工業用戶逐步以市價來購買天然氣,從而“迫使”他們以更有效率的生產方式來節省天然氣的用量。

促用戶節省用量
他表示,大馬半島所生產的天然氣不足以應付半島工業用戶的需求,迫使大馬向印度和越南進口,因此,天然氣用戶必須改善它們的運作方式,以節省天然氣的用量。
他指出,在新機制下,政府將每年根據市價來調整天然氣價格,換句話說,工業用戶每年將根據不同的價格來購買天然氣,直至國油不再提供天然氣津貼為止。
他說,以國油的能力來看,提供津貼是不成問題的,但從長遠而言,政府希望工業用戶能以市價來購買天然氣。

新價格將維持一年天然氣津貼逐年減少
阿米爾山說,新機制下,國油提供的天然氣津貼將逐年減少,每日使用超過2mmscfd(百萬標準立方英尺)的國油工業用戶和每日使用少過2mmscfd的大馬天然氣有限公司工業用戶,從今年起的折扣將從70%,每年減少5%,至第七年的40%,並在較後3年,每年減少10%,至第十一年起,以市價購買。
他表示,向大馬天然氣有限公司購買天然氣的中小型企業則從今年起享有70%折扣,每年減少5%至第11年,並在較後每年減少10%,至第13年以市價購買天然氣。
他說,目前的天然氣市價是39令吉mmBtu百萬標準熱能 。
他指出,新天然氣價格(國油還有津貼時的價格)將維持一年,以方便商家策劃商業大計。
詢及根據市價購買天然氣時,天然氣價格暴漲或暴跌會帶來甚麼影響時,阿米爾山表示,政府給了很長的時間讓商家適應,相信他們未來有能力面對各種變化。
新的價格將在每年的7月1日制訂。

天然氣調漲背景2003年後曾調整4次
國油自2003年9月1日後曾調整液化天然氣價格4次,漲幅皆介於每公升4.5仙至5仙之間。
國油曾在2005年12月1日宣佈當天起,天然氣從每公升68仙漲至81仙。由於漲價幅度高達13仙,引起國內波及業者,尤其是德士業者不滿及反彈。當時的國內貿易及消費部長拿督沙菲益阿達在12月2日,便馬上公佈取消起價的決定,並恢復維持原價。
政府在今年6月4日宣佈油價上漲後,一直傳出天然氣價格也將調整的消息。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在宣佈油價上漲時,也公佈大企業的天然氣價格新架構。星洲日報‧2008.07.11

http://www.sinchew.com.my/node/73740?tid=1

阿都拉证实2010年6月退位,声称蒙女案不影响纳吉接棒

首相阿都拉今天宣布,他将在2010年6月把巫统主席兼首相的位子,交给副揆纳吉。他强调,其交棒计划不会受到蒙古女郎命案和不信任动议所影响。也是巫统主席的阿都拉,今日在主持巫统最高理事会会议和区部特别汇报会后,证实了早前网上流传他将在两年后退位的传闻。

蒙女案与接棒两码子事
虽然阿都拉已经钦点纳吉接棒,但是后者目前却卷入备受瞩目的蒙古女郎阿旦杜亚命案。对此,阿都拉强调,有关争议不会影响纳吉接棒的计划。阿都拉说,“那是完全不同的东西,这项权力转移计划是党的决定。我相信纳吉将是一名很好的继承人”。

对反对党伎俩习以为常
针对反对党今午在国会提呈的不信任动议是否会打乱其权力转移计划时,阿都拉回答说,他今午并不在国会殿堂内,更何况议长将在下周一才定夺有关动议,因此他将视届时的情况再做决定。他笑着说,他已经对反对党这种手段习以为常。

盼纳吉再当多副手两年
阿都拉也否认本身是在党内外压力下宣布退位,并对纳吉在其任内,所给予的支持表示感激。他表示,他和纳吉将双双在今年12月的巫统党选中寻求蝉联,并且希望纳吉继续担任其副手,一直到2010年交棒为止。在308大选领导国阵遭遇有史以来最严重挫折的阿都拉表示,在交棒给纳吉后,意味着他将不会领军出战第13届全国大选。

促基层支持两人蝉联原职
虽然如此,阿都拉表示不会阻止其他人包括东姑拉沙里挑战高职,但是却表态希望基层继续支持两人蝉联原职直到2010年。他说,两人在党选中寻求蝉联,将确保权力转移计划顺畅,避免在党内引起任何混乱。他表示,有关交棒的决定已经获得巫统最高理事会和党领袖的接受。“我刚才已经向最高理事会和区部领袖,包括青年团、妇女组和女青团解释此事。他们都能够接受,并且全体起立鼓掌。”“转移权力计划将从今天的宣布开始。在这段过渡时期,我将会竞选党主席,我已经向纳吉说过了。”“我重视一起的友谊,在党内和政府共同面对各种课题时,拥有深厚的共识。”

冀任内完成司法反贪改革
询及为何选择在两年后才交棒,阿都拉解释说,这是要确保各种计划得以顺利完成,更何况纳吉需要一段时间接手。针对其推动的司法改革和反贪努力,能否在2010年交棒前顺利完成,阿都拉只是简短的回答说,“愿上苍保佑(Insya-Allah)”。

退位不感伤心却有成就感
询及其当下的心情时,阿都拉表示,他没有感到丝毫的伤心,反指本身在任内成功推行数项计划,因此觉得拥有成就感。针对阿都拉宣布交棒,接班人纳吉在旁表示,希望党领袖和基层能够接受这种安排。纳吉表示感动,因为阿都拉决定交出首相和巫统主席的位子,并非易事。他形容,这项权力转移计划是根据巫统的传统,顺利进行。随着今日传出阿都拉可能宣布在2010年6月交棒,今午举行的巫统最高理事会会议和巫统区部领袖汇报会,顿时成为众所关注的焦点。阿都拉是於傍晚6时45分左右举行新闻发布会,做出这项重大宣布。这两场会议皆在座位巫统总部所在在吉隆坡太子世界贸易中心举行。许多媒体从下午2时许就守候在现场,以便获得第一手的消息。从下午3时许开始的巫统最高理事会会议,在傍晚5时30分结束。阿都拉紧接着会晤全国大约1千名区部领袖,举行一场特别汇报会。 7月10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918

民联提呈针对首相不信任动议,指人民对廉正失信心不满油涨

就在人们普遍以为沙巴进步党宣布暂时搁置不信任动议,首相阿都拉地位日渐稳固之际;在野党却出人意表地提呈针对首相的不信任动议。国会在野党领袖兼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是在今午致函国会下议院议长班迪卡,援引议会常规第18(1)及(2)条文,申请在国会提呈一项紧急动议,以辩论针对首相及内阁领导失去信心。旺阿兹莎说,人民对政府的廉正已失去信心,进而导致对首相的领导和其内阁领导出现信心危机。她也指出,民联是基于目前经济情况恶劣,尤其是政府在大选后出尔反尔调高油价,导致百物沸腾,人民生活负担加重,而决定在国会提呈不信任首相和其内阁的动议,以反映民声。

以下是旺阿兹莎的动议全文:
国会反对党领袖根据议会常规第18(1)和(2)条文的动议:国会下议院议决,不信任马来西亚首相与其内阁治理国家的领导能力,因为人民对政府廉正的信心已削弱。第12届全国大选见证了一场“政治海啸”,导致5个州属和联邦直辖区落入人民联盟的手上,同时也否决了国阵的三分之二多数议席优势。国阵的险胜,是通过操控选举委员会与无耻的谎言所赢取的。虽然副首相在推介国阵竞选宣言时,曾承诺不会调高油价,但是却在大选之后出乎意料地调高油价。人民联盟所治理的州属也遭到边缘化,显示国阵违背民主与联邦精神。一些国阵国会议员抗拒不负责任的领导层,但是却受到恐吓和威迫以噤声。这种发展促成首相与其内阁的信心危机。人民如今遭遇数个重大危机,例如高油价令人民承受重担、食物与人民必需品的价格日益昂贵、人民对于警方、总检察署和司法制度的信心削弱,以及犯罪率与贪污问题的日渐恶化。我们相信下议院将会适当的辩论这项动议。

“Bahawa Dewan yang mulia ini mengambil ketetapan tidak percaya terhadap kepimpinan YAB Perdana Menteri Malaysia dan jemaah menteri beliau dalam menjalankan urus tadbir negara disebabkan terhakisnya keyakinan rakyat terhadap integriti kerajaan."Pilihanraya Umum ke-12 menyaksikan 'Tsunami Politik' yang mengakibatkan 5 negeri dan juga Wilayah Persekutuan jatuh ke tangan Pakatan Rakyat sekaligus menafikan penguasaan majoriti 2/3 Barisan Nasional.Kemenangan tipis BN ini telah dicapai melalui manipulasi SPR dan pembohongan yang tidak bermaruah. Harga minyak telah dinaikkan secara mengejut selepas PRU walaupun Timbalan Perdana Menteri semasa melancarkan manifesto BN telah berjanji tidak akan menaikkannya. Negeri-negeri yang diperintah oleh Pakatan Rakyat juga dianaktirikan menunjukkan sikap BN yang bertentangan dengan semangat demokrasi dan federalisme. Ahli-ahli Parlimen BN yang bertindak menolak sikap pimpinan mereka yang tidak bertanggung-jawab diugut dan dipaksa supaya tidak bersuara.Perkembangan ini mengakibatkan wujudnya krisis keyakinan terhadap YAB Perdana Menteri dan kabinet beliau. Rakyat kini dilanda beberapa krisis besar seperti harga minyak yang terlalu membebankan rakyat, harga bahan makanan dan keperluan asas rakyat yang semakin mahal, keyakinan rakyat yang semakin terhakis terhadap institusi Polis, Peguam Negara dan Badan Kehakiman, Peningkatan kadar jenayah dan gejala Rasuah yang semakin membarah.Kami yakin Dewan yang mulia ini wajar membincangkan Usul yang dikemukakan ini.”

紧急动议仅能辩论无法投票
这也是我国自独立以来,首次出现国会议员提呈针对首相的不信任动议。国会下议院常规,并未设有任何阐明不信任动议的特定条款。在紧急动议之下,国会议员仅能进行辩论,却无法进行投票。因此提呈这项紧急动议的表面意义,远远大于实际意义。旺阿兹莎的申请须先获得议长接受,才能够在国会会议上提呈动议和辩论。紧急动议须符合3条件,即涉及公共利益、紧急性与特定性。若获得议长通过,这项紧急动议将在下周一的国会会议中提呈。

旺阿兹莎亲到议长室呈动议
旺阿兹莎是于今午手持褐色大信封,在大约10名民联领袖的陪同下,浩浩荡荡进入议长室呈交动议。伴随她的一众民联领袖,包括公正党副主席阿兹敏与西华拉沙、总财政梁自坚、宣传主任蔡添强、妇女组主席祖莱达、行动党精神领袖林吉祥、署理主席陈胜尧、社青团长陆兆福、回教党总秘书卡马鲁丁、总财政哈达蓝里以及宣传主任玛夫兹。大批记者在接获通知之后,早就于下午3时守候在议长室。不过由于议长班迪卡仍在议事厅内主持会议,因此要一直等到他交棒给副议长旺祖乃迪,回到议长室后,众民联领袖才在3时40分抵达议长室。双方在议长室内会晤约15分钟后。过后,民联领袖就在国会走廊,针对提呈不信任动议一事召开记者会。旺阿兹莎在记者会上表示,他们已经向班迪卡解释提呈有关动议的原因,而对方则回应道,将慎重考虑这项动议。

下周一辩论免干扰中期检讨
另一方面,公正党宣传主任兼峇都国会议员蔡添强,在民联提呈申请书之前于国会走廊宣称,该党选择在今天申请于下周一辩论有关动议,是要避免干扰第九大马计划中期检讨报告的辩论过程。他继称,有鉴于这项报告对国家发展和人民利益很重要,因此不希望受到紧急动议的影响而转移视线。蔡添强也说,在各部门完成总结答复,寻求通过第九大马计划中期检讨报告时,民联可能会要求记名投票以否决报告,此举是为了抗议部长们在下议院所做的答覆没有水准。

有心理准备议长将驳回动议
另一方面,消息也透露,公正党也已有心理准备,下议院议长很有可能将会驳回有关的紧急动议,让它“永不见天日”。

第二项提呈管道:第27条文
若紧急动议遭驳回,公正党可以通过另一条议会常规,即第27条文提呈不信任首相动议。但是动议必须在14天之前,以书面方式通知议长办公室。虽然本季国会只开到下周四,因此14天的期限已过,但是若议长认为动议需要紧急处理,可将它列为“特别动议”。在这种情况下,提呈动议者不需14天前提呈,动议也能即时列入国会议程表内。因此目前唯一可推动不信任动议的方法,就是议长将动议视为一项重要及特定动议,给予优先考虑及处理。若动议获得批准,议员们可在限定时间内展开辩论。辩论时间可以是1小时、1天或2天不等。不信任动议只需获得过半议员支持就可成立,这意味着首相阿都拉必须在所有222名下议院议员中,获得112名议员的支持,才能挫败这项不信任动议。

提呈动议旨向国阵政府宣战
另外,公正党消息透露,提呈紧急动议的真正意义在于,该党可透过这个象征性举动,正式向国阵政府“宣战”。在提呈不信任动议之后,公正党领袖将会在全国跑透透,进行巡回演讲,并召开各州及区部会议,向基层传达必须马上替换政府的讯息。该党此举显然是要突破该党实权领袖安华陷入鸡奸案疑云的困扰,并把真正的政治焦点调回越趋严峻的国家治理无能、油价暴涨以及经济管理失败的大课题上。7月10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869

形容阿都拉交棒缓兵之计,马哈迪:纳吉当不成首相

尽管目前盛传首相阿都拉将在2010年6月交棒给副揆纳吉,但是前首相马哈迪却有另一番看法;他重复之前的论调,即权力转移计划只是阿都拉的缓兵之计,纳吉在这过渡时期将不停受到指责和攻击,让纳吉看来再也没有资格出任副首相。接着,马哈迪分析说,届时另一名更加忠于阿都拉的人将会取代纳吉的地位;但是,由于此人的经验尚浅,因此不会在2010年接任为首相,到时候阿都拉将很乐意继续担任首相直到第13届全国大选。马哈迪在上个月曾撰文批评,阿都拉宣称已与其副手纳吉达致转移权力的共识,但是却没定下明确交棒日期的说法,乃缓兵之计,旨在消除纳吉在来届党选中挑战他的可能性,以确保其党主席和首相的位子不受挑战。

国阵败北阿都拉将当不成首相
马哈迪今日在其部落格发表一篇题为“权力转移”的文章,对阿都拉可能在2010年6月退位一事继续笔伐口诛。“如果人民的思潮延续下去,国阵将在这届大选败北,而拿督斯里阿都拉将当不成首相。所以,也不会有任何职位转移给其继承人拿督斯里纳吉了。”

巫统创党人从坟墓谴责破坏者
马哈迪还表示,届时巫统的创党人将在坟墓里谴责这个一手摧毁他们所创立的政党,这个党的存在是为了捍卫马来人与马来西亚国家的尊严。“这个由他们所创立的党,已经被拿督斯里阿都拉所骑劫,为了本身与家族的利益不惜将党摧毁。”

阿都拉未遵守党选禁拉票条例
在两个月前退出巫统的马哈迪,也讽刺阿都拉一如往常没有遵守党选禁止拉票的禁令,指示所有区部领袖不许任何人挑战他的党主席职。他形容,阿都拉也给纳吉派糖果,要求署理主席一职也不能受到挑战,目的是要阻止有意竞选署理主席的慕尤丁上位。一旦慕尤丁坚持挑战,将被视为不忠于党和叛徒,因为他不尊重党主席的民主指示。 7月10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913

Friday, July 11, 2008

与国阵领袖交涉如“与鲨共泳”,杨德利提醒蔡顺梅勿中离间计

沙巴进步党主席杨德利今天以一句“与鲨共泳”来形容,该党斗湖区国会议员蔡顺梅和国阵中央领袖交涉的过程,并提醒她勿中了国阵领袖欲分化该党的阴谋。杨德利今天发文告指出,蔡顺梅日前和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在国会会面,但是这项会谈却被一些单位所扭曲,制造出该党准备打消向首相提成不信任动议的假象。他说,虽然蔡顺梅从来没有提及,准备打消提呈不信任动议的任何字眼,然而却被一些单位曲解了当天的谈话。蔡顺梅是本周一首次在国会下议院露面,并向记者表明沙巴进步党决定暂时搁置,向首相阿都拉提呈不信任动议。她也会晤掌管国会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和下议院议长班迪卡,以向两人解释缺席国会的原因。英文《星报》在隔天的封面报道中,打出《沙巴进步党:已经取消》(SAPP:It's Off)的标题,让人以为该党已经打消提呈不信任动议的决定。不过,在报导被刊登后,蔡顺梅也马上做出了纠正和澄清。

用蔡顺梅陈树杰孤立
杨德利杨德利今天重申,该党将继续坚持过去的立场,并为沙巴和人民做出斗争。“我还告诉了党副主席兼斗湖区国会议员蔡顺梅,在跟吉隆坡的(国阵)领袖交涉时,必须保持最高的警惕,因为这种交涉就如同‘与鲨共泳’一样。”“我也提醒她,我们已经发现了国阵领袖要利用她和党署理主席陈树杰,来分化沙巴进步党和孤立杨德利。”

疑国阵给三十天限期图分化
杨德利说,他们最先发现国阵这种伎俩,是因为国阵之前限定该党回复一封警告信时,给予了30天的漫长时间。“我们之前感到很可疑,后来我们明白了,30天的漫长时间其实是,让国阵有时间做出分化沙巴进步党和孤立杨德利的工作。”他续称,国阵也是因为如此,才在当时没有接纳沙巴团结党(PBS)和沙巴自由民主党(LDP)提出要国阵开除该党的建议。

“棒子、甜头足以让人折腰”
“国阵这样做,是为了不要重蹈1984年的覆辙。当时国阵开除沙统(USNO),并在隔一年的州选举中,被沙统和沙巴团结党几乎扫个干净。”杨德利重申,沙巴目前正面对许多发展上的困难,沙巴领袖一定要关注沙巴人民的权益和福利。他指出,他相信蔡顺梅将因为这次的事情,变得更加坚强。至于多次对外表态,与他持相反立场的陈树杰,杨德利说,“一些领袖容易被中央的权力所吓唬。棒子和甜头,都是足以让很多人折腰的方式。”另一方面,根据沙巴报章《亚洲时报》今日报道,陈树杰则以沙进步党反映沙巴问题声音已够响亮,而吉隆坡也已听到为由,呼吁该党放弃不信任动议,继续在国阵里头。 7月9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855

指巫统试图炮制紧急状态喊停,进步党否认因鸡奸案搁置动议

尽管最近大马政坛因安华鸡奸案与蒙女炸尸案闹得沸沸扬扬;但是沙巴进步党却并非因为这些课题而暂时搁置针对首相的不信任动议。反之巫统意图煽动种族课题,以为紧急状态铺路,才是该党喊停的主因。进步党也重申,虽然国阵最高理事会已向该党发出要求解释信,但是该党最高理事会在6月20日通过支持对阿都拉投不信任动议的决定,不会轻易改变。沙巴进步党副主席蔡顺梅与前署理主席杨秋立,是今日在国会接受《当今大马》独家专访时如是表示。本周一才在国会露脸,立即成为媒体追逐的蔡顺梅,是进步党两名国会议员中的其中一员。她也是沙巴州斗湖的国会议员。杨秋立则是前国会议员,更是进步党主席杨德利的多年战友,曾在1994年追随杨德利一起退出团结党,另起炉灶成立进步党。

军警联合演习引起人民不安
蔡顺梅向《当今大马》出示一份该党在7月6日于亚庇召开党员汇报会的声明,分析进步党对目前政局的分析,以及该党的应对策略。声明第一段就劝告党领袖与党员,不要跌入“种族机会主义者”的陷阱,这些人士企图制造种族紧张,以转移人民真正面对的问题,并为国家进入紧急状态铺路。声明指出,媒体在上周报道国内可能陷入紧急状态,而且当局高调进行长达6天的军警联合演习,已经引起民间的不安。尽管阿都拉极力否认却无法取信于民,因为过去出现太多朝令夕改的前例。

塑造华人政党对抗马来领导
声明也列举一系列巫统的煽动手段,包括巫青团全国秘书兼沙巴古打毛律国会议员阿都拉曼达南(Abdul Rahman Dahlan)在7月2日于国会恫言,若进步党推动不信任动议,就必须承担“流血”(tumpah darah)的后果、巫青副团长凯里在斗湖对进步党主席杨德利做出荒谬指责、巫统副主席莫哈末阿里力挺巫统在斗湖和昔邦加(Sepanggar)针对进步党的示威活动,进一步反映该党的嚣张态度。另外,声明表示,政坛也传出回教党与巫青团结盟的消息,因为他们无法忍受一名巫裔领袖如首相,遭到一名非巫裔国会议员所“羞辱”。声明更指一名巫统资深领袖告知杨德利,若进步党继续推动不信任动议,将被视为一个华人政党企图对抗马来领导,尽管进步党是一个多元种族政党。

避免二国会议员步安华后尘
因此,杨秋立(右图)表示,该党在处理不信任动议方面必须小心翼翼,因为他们不希望两名国会议员,即蔡顺梅与昔邦加议员依力马贞文(Eric Majimbun)的安全受到威胁。他表示接获消息,指巫青团将借此课题大肆炒作马来种族主义,而且巫青团曾拉队到斗湖与昔邦加向该党两名议员示威抗议。“这些只是看得到的,还有看不到的如电话(威胁),如果我们阅读报纸,我们看到安华如何受对付,这对他们来说不是新鲜事,所以我不希望我们的国会议员面对这样的情况。”

暂时按兵不动等待最佳时机
询及巫统的举动是否拖慢了进步党原本的计划,杨秋立认为该党并非“拖慢”,而是改变策略,不跳入对方所设下的陷阱。“我们暂时按兵不动,因为我们不要中你的计,你设了一个陷阱让我跳进去,变成一个种族冲突。”他也否认安华的鸡奸案影响了该党的计划。不过蔡顺梅却对此感到遗憾,因为半岛所发生的连串课题,再次掩盖了沙巴人民所面对的问题,以及该党早前所提的“沙巴人民诉求国家改变宣言”。蔡顺梅也再次强调,该党最高理事会通过支持对阿都拉投不信任动议的决定依然有效,没有任何党领袖能够推翻最高理事会的决定。杨秋立与蔡顺梅双双表示,目前该党将密切观察政局走向,等待最佳时机才采取行动,“不过我无法给你一个答案(什么时候行动)”。

未决定如何回复国阵解释
信询及在回复国阵最高理事会所发出的要求解释信时,该党会否改变立场,杨秋立没有直接回答,只强调该党的立场非常清楚。“我们的立场非常清楚,那是由最高理事会所决定的,不会轻易改变,不过最高理事会还未针对这封信做任何决定,你很快会知道答案。”国阵最高理事会是在上个月,针对该党支持对首相投不信任票动议一事,对进步党发出要求解释信,限定对方在30天内答复,也就是本月29日。国阵最高理事会过后将根据其答复及未来30天的进展,再决定是否对这个成员党采取纪律行动,包括警告、吊销或开除出国阵。

可借用巫统领袖为自己辩护
然而,从蔡顺梅所出示的汇报会声明可以窥探该党其中一种辩解方式。声明指进步党对事不对人,不满的是阿都拉的领导无法取信于民,而不象其他巫统领袖一般,攻击阿都拉的个人隐私,包括第一家庭、儿子、女婿与商业联系。巫统领袖包括巫青执委慕克里兹、话望生国会议员东姑拉沙里等,都曾公开呼吁阿都拉下台,甚至批评第一家庭的行径,但是至今都不曾遭到巫统的严厉对付。相信这些巫统党内案例,都能够成为进步党自辩的强有力论述。

否认挑起动议挽回政治版图
另一方面,对于中央政府所成立的内阁特别委员会,将在近期内展开取缔沙巴非法移民的行动,蔡顺梅不愿太早判断该行动是否会取得成功,因为沙巴的非法移民问题是一项持续30多年的复杂问题,涉及经济、文化与社会层面,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杨秋立也否认,进步党挑起不信任动议是为了挽回该党在沙巴逐渐萎缩的政治力量。他坚称,该党上阵的6个国州议席全数获胜,证明该党获得基层的支持。7月9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836

翁诗杰:华裔比率下降马华需转型,何启良:退出国阵才是更严峻抉择

在308全国大选后倡议马华转走多元种族路线,而掀起舆论涟漪的马华副总会长翁诗杰指出,马华急需转型,以避免该党在华裔人口于未来下降至10%时,重蹈国大党被边缘化的困境。虽然遭到以马华前副总会长蔡细历为首的多位重量级马华领袖批评;不过翁诗杰强调,马华在心态上一定要有所转变,先走多元种族路线,并准备在时机成熟时,转型为多元种族政党。他进一步补充说,马华需要转型的两个主因,其一是华裔人口比例不断下降的危机,其二是若马华一昧注重华社的权益,迟早会被时代所淘汰。马华在308政治海啸后蒙受重挫,角逐40个国会议席及90个州议席,却只赢得15个国会议席以及31个州议席。结果在败选后,该党现任总会长黄家定迅速调整该党的政治路线,从昔日强调的“纯华人政党”路线,改走“全民共治,各族分享”的新方向,并提出了“民主、民权、民生、民愿”4个核心价值。而翁诗杰更提出了“单元种族政党,能走多元族群路线”的新政治理念。然而一些学者和评论人却对此表示不认同。为此,马华终身学习运动属下的“全民辩翻天”时事论坛,昨晚在马华大厦三楼视听室特地举办一场辩论会,并邀请6名主讲人辩论“单元种族政党是否能走多元族群路线”的课题。这6名主讲人包括翁诗杰、资深评论人谢诗坚、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副教授何启良博士、《星洲日报》副总编辑郑丁贤、马华终身学习执行主任郭义民,及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新闻秘书吴健南。这场辩论会的主持人是名嘴胡渐彪。约有250人出席了这场辩论会。主讲人在发表针锋相对的看法时,多次掀起台下观众的热烈鼓掌回应。唯美中不足的是,主办当局却以时间不足为由,没有开放让观众发问。

放弃基本盘比自杀更残酷
不过翁诗杰的倡议,却无法获得何启良及谢诗坚的认同。何启良强调,马华能否转走多元种族路线,须胥视国阵最大的成员党——巫统是否也有转型的心态。“如果巫统坚持走单一种族路线,马华的转型将不会成功。我们要知道,一直以来马华的选票都是来自马来人,特别是在城市区更难以争取华裔选票。”“因此如果马华要转型,却又没有这些华裔选票的基础,将会是一项比‘自杀’还要‘残酷的自杀’。”谢诗坚也强调,如果马华丢掉了华裔选票的基本盘,再加上原本就丧失了原有的“民族骨气”,这样的转型路线将会是一个大错。他分析说,马华要拥有多元种族的思维没有错,然而马华的领导人一向来都缺乏勇气和果敢。而这种少了“民族骨气”的表现,才是导致马华流失大量华裔选票支持的主因。

指马华目前拥有四个抉择
何启良更进一步建议说,为了让巫统顾及多元种族的感受,马华领导人必须具备“玉石俱焚”的政治决心,退出国阵,让巫统倒台,这样才能浴火重生。何启良指出,马华走向多元种族路线,是一个非常容易的选择;其实摆在马华领导人眼前的,还有一个更加严峻的选择,就是退出国阵。马华目前共有4个抉择:
第一,留在国阵,保持单一种族政党;
第二,留在国阵,转型为多元种族政党;
第三,退出国阵,保持单一种族政党;
第四,退出国阵,转型为多元种族政党。
“马华走向多元种族政党正是时候,可是转型的动机必须纠正,而能否选出严峻的抉择,则考虑马华领导层的领导能力。”郑丁贤也列举近日内来,巫统领袖多项过火言论,证明巫统高层虽然强调关注全民福址,然而却没有采取行动,纠正有关的种族言论。“比方说霹雳州的巫统双溪喇叭州议员哈米达,在议会上提出‘先打印度人才打蛇’的言论,虽然肇事者已经道歉,但是巫统总部有否纠正她的行为?”郑丁贤分析说,单一种族政党如马华和巫统,不能转走多元种族路线,主要是因为单一种族政党拥有一种排他性,无法和其他族群融合。他说,单一种族政党受政治形态所限,在特有的排他性下,以制造族群间的愤怒,来突出本身生存的意义和价值,而这种特性,既是单一种族政党的生存条件,也是它无法走向多元种族路线的限制。“这意味着,马华经常强调的捍卫华社权益,或者巫统挂在口边的马来主权(Ketuanan Melayu),都是排他性的一种体现。”

废除只招收华裔党员党章
然而针对这种说法,两名马华幕僚却持有不同的看法。马华终身学习执行主任郭义民(左图)指出,不管是从理论、历史、宪法或马华党章来看,马华本来就是一个走多元种族路线的政党。他说,马华党章有多项条文,强调三权分立等攸关全民权益的课题,都在在显示马华是彻头彻尾的多元种族路线政党。“马华的本质是走多元种族路线的,只是走得不大好,所以才面对大选成绩的挫败。”而曾担任马华总会长黄家定新闻秘书的吴健南则说,马华自1949年创党以来,虽然因为巫统和国大党的成立,必须成为单一种族政党,但是马华还是一直在尝试走多元种族路线。他甚至表示,既然马华现在要转型走向多元族群路线,却受党章规定只招收华裔党员的限制,不如索性就把有关党章废除。“一个只供华裔参加的政党,它的基层就全是华裔,涉及的也全是华社的利益,全是华人的想法。虽说要照顾其他的族群,但是还是会以华人的角度出发。”而论坛上的特邀观众,雪华青理事吴仲顺也指出,马华确实应该走多元种族路线,但是受党章所限,马华还是未能脱出单一种族政党的框框。

退出国阵能获得多少票源?
针对与会嘉宾的群起批评,翁诗杰的回应是,马华必须认清现有的政治现实,即华裔人口比例节节下降,而该党可以争取的华裔票源也岌岌可危,因此同时排除了马华退出国阵的可能性。“巫统一党坐大,有的人就建议马华退出国阵。但是我们要看看马华在退出国阵后,有否生存的本钱和空间。”“以现况看来,马华这样一个单元华裔政党,退出国阵,能够面对的群众只是华人社会。得到的票源会有多少?要做到进可攻,退可守,我们就要在国阵内先图转型。”翁诗杰也说,马华并不是如今才开始走多元种族路线,早在80年代马华出席国家经济协商理事会时,便曾提出废除新经济政策的建议,以全民观点看问题。“服务中心代表着马华如何面向群众。马华的服务中心不分种族地,接受各族人的投诉,这证明马华在潜意识里,已接受这种全民福址的路线。”翁诗杰也辩解说,任何党章或党内基层的改变,并非一朝一夕可完成,因此,马华必须走得迂回一点,首先从脑袋和思维上,让人们接受马华是一个走多元种族路线的政党。他说,马华在现阶段需从心态上开拓,到了一定程度,或多元种族路线的概念已经普及化时,才能正式转型。 7月8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785

国会顽童邦莫达再有惊人之举,斥反对党笨蛋,出示不雅手势

曾经在国会辩论中发出歧视女性与残障人士的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副主席邦莫达(Bung Mokhtar Radin)今日又有惊人之举,竟然在堂堂国会下议院议会厅出示不雅手势,以手掌拍打拳头。虽然他的举动通过国营第一电视的国会直播出现在全国观众眼前,但是他较后却坚决否认做出不雅手势。也是京那巴当岸国会议员的邦莫达是在早上的国会问答环节时,因不满反对党议员的口头问题多过国阵议员而发难,在第3道问题时站起来向副议长旺祖乃迪抗议,并怒骂反对党议员“笨蛋”,掀起一张朝野骂战。结果邦莫达越骂越激动,双手开始不规矩起来,做出一个手掌拍打拳头的不雅手势。虽然旺祖乃迪向他解释,有时国阵的口头问题也会多过反对党,但是邦莫达仍不满意,在副议长的话还未说完就站起来打岔,“没有!我已经观察很久了,每次都是这样”。

遭副议长训话抨开倒车
最终副议长还是成功控制场面,并把邦莫达训了一顿,“不要使用不雅字眼,也不要骂我,我们接受了20多年的教育直到大学,但却不能控制好整个议会,连我都觉得奇怪,原本我还想称赞(行动党甲洞议员)陈胜尧在昨日站起来发问时,是在获得我的允许后才发言,但是你们今天的举动却让我感到失望伤心”。“这种文化已改变了,感觉象是在开倒车,这将阻止我们迈向世界第一级国会的目标。”

澄清只是交叉拍打手背
较后邦莫达在国会走廊接受媒体访问时,坚称自己没有做出不雅手势,而是以手掌交叉拍打另一只手背表达他的不满。他不断示范拍打手掌的动作给记者看,前后至少5次(右图)。他也解释,由于反对党先骂他“笨蛋”,他才回敬对方是笨蛋。据了解,只有第一电视今早直播的摄影机拍摄到邦莫达当时的手势,国会本身的摄影机由于角度不同而没有拍到,因此国会当局或反对党(他们也是通过国会摄影机录下开会片段)都没有邦莫达不雅手势的片段。 7月8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783

国油十年承担356亿天然气津贴,发电厂一年却获33亿税前盈利

虽然政府指暴涨油价是为了省下津贴供其他用途,但是政府10年来却为独立发电厂承担356亿令吉的天然气津贴,让13家独立发电厂仅仅一年的税前盈利,就高达33亿7千万令吉。(*文末备注)首相署副部长德瓦马尼(S K Devamany)今日在国会回答行动党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的问题时,列出13家独立发电厂在2006/2007财政年的税前盈利,总数高达33亿7千750万令吉。其中税前盈利最高的是TNB Janamanjung私人有限公司,达8亿6千零50亿令吉;最低盈利者也达564万令吉,即Kapar Energy Ventures私人有限公司。他也指出,从1997年5月至2008年3月31日之间,国油共为10家独立发电厂承担356亿9千5百万令吉的天然气津贴。其中杨忠礼集团底下的YTL Power Generation私人有限公司获得最高的津贴,达77亿4千8百万立令吉(见文末图表)。林冠英是要求首相公布每家独立发电厂的税前盈利,以及政府给予他们的天然气津贴。他也询问,政府是否准备重新检讨与独立发电厂签署的特许经营合约,因为它只惠及独立发电厂,没有为国家带来好处.

副部长称独立发电厂没受惠
德瓦马尼解释说,国油并没有通过资金的形式津贴独立发电厂,而是从1997年5月开始,以比市价低廉许多的天然气价格售卖给独立发电厂。虽然独立发电厂的盈利惊人,但是德瓦马尼却指它们没有受惠。他指出,低廉的售价是为了控制电力的生产成本,让用户能够享有合理的电费,“津贴或天然气价格折扣并没有惠及独立发电厂,反而是通过低廉电费的方式惠及用户”。德瓦马尼的答案遭到朝野政党的检视,林冠英抨击政府依然保护朋党,让独立发电站赚取暴利;巫统野新国会议员阿末韩查(Ahmad Hamzah)则要求政府重新检讨与独立发电厂的合约。

逐步调高天然气售价至市价
德瓦马尼进一步透露,自1997年5月开始,政府将售卖给独立发电厂的天然气售价定位每单位6令吉40仙,远远低于合约所规定的价格。不过,他表示,政府已在今年6月4日公布将重组津贴制度,包括减少发电领域的天然气津贴。新的制度将把天然气售价定于每百万热值单位(mmBtu)14令 吉31仙,是市价的70%,从2008年7月1日起生效。这项折扣将每年降低5%,并在15年后达到与市价一样的水平。此外,他表示,政府也已指示向独立发电厂购买电力的国能,与独立发电厂谈判,重新检讨双方所签署的电力购买协议。另外政府也将向独立发电厂征收暴利税。不过,根据媒体报道,独立发电厂协会已公开呼吁政府,重新检讨征收暴利税的措施,避免在经济不景气的当儿,增加业者的负担。 7月8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774

(编按:德瓦马尼在口头回答环节时,没有说出各家独立发电厂的税前盈利,只在书面回答中附上图表,但是却误置盈利数据,例:将“252.033百万令吉”误写为“252,033百万令吉”。向德瓦马尼查证后,《当今大马》已纠正早前不正确的数据。若出现任何不便之处,敬请原谅。)


针对奖学金比率发表煽动言论,魏家祥促副首相纪律对付凯里

马青总秘书魏家祥博士促副首相兼国阵党鞭纳吉采取纪律行动,对付针对奖学金比率课题,发表煽动性言论的林茂区国会议员凯里。

指增非土著奖学金名额侵特权
也是巫青团副团长的凯里,是在周一的国会下议院辩论第九大马计划中期检讨报告,针对土著与非土著奖学金的比率调整为55对45课题时,发表“政府的做法犹如一种零和游戏,提供给非土著的名额是从土著部分取得”,并以“土著特权被侵蚀”为由,要求元首插手。魏家祥目前出任副教育部长,其上司正是巫青团长希山慕丁。魏家祥发表文告表示,国家要进步发展,就必须强调绩效制,“凯里的言论不但是开倒车,也减低国家人力资源的竞争力。唯有不分种族,致力栽培更多的精英,才能协助国家迎头赶上全球竞争激烈的浪潮。”“若凯里认同新经济政策有需要检讨,加以改进以符合时代的需求,就不应把思维局限在狭隘的种族框架。新经济政策的最终目标是达到消除贫穷,减少贫富之间的差距。日前副首相纳吉也慎重声明,政府在重组社会的努力上扶助落后的族群,但这並不会影响其他种族。凯里的言论显然与副首相的意愿相悖,也违反了“国阵精神”;不但冒犯了非土著的感受,同时也挑起种族之间的矛盾。”

轰把奖学金比例视为零和游戏
魏家祥强调,土著特殊地位已明确阐明在宪法,这不容质疑,“提高非土著的比率,并不等同于土著权益被剥削。凯里把公共服务奖学金的比率视为零和游戏,对有意为国家奉献的各族年轻人都不公平。”“更何况,经过了多年的努力,如今土著在各领域的地位和表现都已提升。因此现任及前任首相都多次呼吁马来人放弃特权的拐杖。很多具有竞争力的土著无需拐杖,也能与他人一较高低。”

若巫统再走极端马华不会共舞
魏家祥也提醒巫统议员别再发表破坏种族和谐的极端言论。固步自封,无异于慢性的政治自杀。身为领袖,就应具备全民的思维。他重申马青的立场,若巫统继续走极端、种族路线或推崇大马来人主义,马华肯定不会与之共舞。 7月8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771

助草拟首份宣誓书律师报警,促揪出迫巴拉反口幕后黑手

协助私家侦探巴拉苏巴马廉草拟首份宣誓书内容的律师阿美立(Americk Sindhu,右图右),今午2时40分前往十五碑警区总部报警,促请警方揪出“非法”致使巴拉改口,并撤销宣誓书的幕后黑手。阿美立表示,他有理由相信,巴拉在7月2日所签署的第二份宣誓书是不可靠的,并深信巴拉是在一些人的威迫利诱之下,签署第二份宣誓书。“我深信,有人或一些人通过不法的途径,诱迫、威胁和泡制志期2008年7月4日的第二份宣誓书。”阿美立向媒体指出,“我现在的忧虑是,有人可能强迫巴拉作出第二份的宣誓书。我报警的目的,就是要让警方彻查我的担忧。”

声称人格专业名誉受损
此外,阿美立也指控这些有阴谋致使巴拉改口,并宣称首份宣誓书是在受到胁迫情况下签署的人士,已经犯下刑事诽谤(Criminal defamation),污蔑他的人格及专业声誉。他在报案书中写道,“我有适当的理由相信,志期2008年7月4日的第二份宣誓书表面上看起来是可疑的。这些相关的文件已经对我的个人和专业人格造成了刑事诽谤。”阿美立坚称,巴拉(左图)是在自愿以及没有受到胁迫的情况下,在7月1日签署首份宣誓书。而他则是在充满善意的情况之下,协助巴拉拟定有关的宣誓书。阿美立在7月3日陪同巴拉出席于公正党总部举行的记者招待会,发表在7月1日签署的宣誓书。巴拉在这份宣誓书中,宣称他分别从蒙古女郎命案死者阿旦杜亚以及第三被告阿都拉萨口中得知,副首相纳吉与阿旦杜亚拥有性关系以及阿旦杜亚是马来西亚与法国潜水艇交易的中间人,并曾经索取50万美元的佣金。唯巴拉在不到23个小时之内就立场大转弯,发布第二份宣誓书,改口撤销首份宣誓书中牵扯纳吉的7个段落。过后,巴拉及一家五口更宣告离奇失踪,至今已逾96个小时。巴拉也宣称本身是在受到威胁的情况之下,才在7月3日发表第一份宣誓书。当时他是在一名“新律师”阿鲁南巴南(M.Arulampalam)的陪同下,在吉隆坡的王子酒店召开紧急记者会。头戴帽子的巴拉在记者会上,神情落寞,未发一言,仅由阿鲁南巴南代表发言;与他在前一日公正党总部记者会上的愉快神情,形成强烈的对比。

新律师接手并不符常规
阿美立也认为巴拉仍然是他的客户。他说“虽然另一个律师似乎已经接手,不过巴拉却从未解雇我,另一位律师也没有联络我。所以我需要确保我的客户利益受到保障”。其代表律师范新麟也补充说,“根据律师作业规范第54条款,重新委任律师的正当程序是,对方必须必须联络阿美立,说我要(代表)巴拉。不过,他并没有那样做”。不过阿鲁南巴南已经否认他是巴拉的代表律师,并表示他仅是巴拉在记者会上的代表而已。

接案子前不知宣誓详情
询及他是如何认识巴拉时,阿美立表示,他是在两个月之前偶然认识巴拉,并协助后者将一些蒙古女郎命案的资料转摘为法定宣誓书的内容。不过他强调,在这之前,本身并不知道其中的细节和宣誓书的用途。“两个月前,我们在一家餐馆遇到,我们在闲聊,我之前从不认识他,他跟其他人在那里谈论此事,其他人进来说,阿美立不如你将这些谈话弄成法定宣誓书,我(当时)答应了,说只要你有空和愿意。”“在那个阶段,我们还未谈到任何细节,唯有当我在纪录他(巴拉)的说法时,我才发现他有很多东西要讲。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任何细节以及他要做什么。”阿美立重申,“是巴拉本身提出宣誓书的指控,并非是我提出,我只是协助他将其说法整理好。”

以下是阿美立报案书全文翻译:
我,阿美立西度(Americk Singh Sidhu),身份证号码:XXXXXX-XX-XXXX,现在做出如下的投诉:
(1)我是马来西亚一名辩护和事务律师。
(2)我受一名为巴拉苏巴马廉(P Bala Subramaniam),身份证号码:XXXXXX-XX-XXXX的指示,记录他涉及阿旦杜亚案件的事实和详情。
(3)这导致巴拉苏巴马廉先生在2008年7月1日签署了一份法定宣誓书。这份法定宣誓书在我见证下签署的,而且我个人掌握了这份志期2008年7月1日的宣誓书的撰写和签署的所有相关事实和详情。
(4)巴拉苏巴马廉先生在2008年7月4日召开记者会。我通过媒体知道,巴拉苏巴马廉先生后来公布了另一份志期2008年7月4日的法定宣誓书。这份志期2008年7月4日的法定宣誓书指称,早前志期2008年7月1日的法定宣誓书是在“受强迫”的情况下做出的。
(5)我以善意记录了那些事实,以至产生了志期2008年7月1日的法定宣誓书,而且我也满意它是在自愿和没有任何强迫的情况下做出的。
(6)由于上述所提及的事项,我有适当的理由相信,志期2008年7月4日的第二份宣誓书表面看起来是可疑的。这些相关的文件已经对我的个人和专业人格造成了刑事诽谤。我强烈相信,有人或一些人通过不法的途径,诱迫、威胁和产生了志期2008年7月4日的第二份宣誓书。
(7)我要求进行调查,以确认是哪个人或哪一些人,通过非法途径造成巴拉苏巴马廉先生宣称,早前志期2008年7月1日,而且在我见证下做出的法定宣誓书,是在强迫情况下做出的。我相信,此一个人或一些人已经阴谋致使刑事诽谤罪行的发生。7月8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768

黄泉安警告槟第二大桥计划生变,两周内再不签约中国或取消放贷

继联邦政府宣布展延槟州单轨火车与外环公路计划,如今连硕果仅存的大型计划——第二大桥也可能生变,无法如期在2011年完工。民主行动党日落洞国会议员黄泉安今日警告,如果承包槟城第二大桥计划的马友乃德建筑公司,无法在未来两个星期内与中国承包公司签定合约,中国方面将有可能取消放贷给大马。一波三折的槟城第二大桥计划,是由大马与中国政府联合推行的计划,负责承建的是大马的马友乃德集团旗下马友乃德建筑与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大马与中国在去年7月签署贷款协议,中国同意提供8亿美元的低息贷款给大马,并预计在2011年完成这座东南亚最长的桥梁。

8月前不签约或撤贷款便利
不过,黄泉安今日在国会走廊举行新闻发布会表示,根据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在上周的一项汇报会告诉槟州政府,虽然中国政府同意提供高达8亿美元的低息贷款,但是如果马友乃德建筑与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无法在今年8月前签署合约,有关贷款便利将随时会被撤回。“这是因为中国银行在去年10月已经提供这笔资金,任何拖延将会影响他们的回酬。”大桥或无法如期2011年完成他表示,如果中国决定撤回这笔资金的话,第二大桥计划将肯定无法如期在2011年完成。政府在第九大马计划中期计划,已经决定展延槟州两项大型计划,即耗资20亿令吉的单轨火车计划(Monorai)以及耗资15亿令吉的槟岛外环公路计划(PORR),只剩下工程一度传出展延的第二槟威大桥。第二槟威大桥成本则随著建材成本高涨,也从最初预算的27亿令吉提高到43亿令吉,桥上的观景台设计也被取消。马友乃德在上周宣布,建筑成本再度飙升至45亿8千万令吉,包括9亿9千700万令吉的征地与33亿2千万令吉的海上工程。

质疑马友乃德侵犯外国版权
黄泉安表示,联邦政府已经展延了单轨火车计划与外环公路计划,因此有责任确保第二大桥计划不会受到拖延。他也质疑马友乃德建筑公司,侵犯外国公司的创作版权,同时也不该获得支付2亿8千500万令吉的发展费用,因为据悉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是自费1亿6千500万令吉进行设计与初期工程。 7月8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749

Wednesday, July 9, 2008

338縣市議員出爐

新任議員矢助下情上達
百姓有難幫忙到底

(怡保8日訊)“扮演民間與政府之間的橋樑,我們義不容辭!”
州內338名縣市議員名單終于出爐,新受委的縣市議員皆充滿朝氣,欲扮演督促及配合地方政府的角色,以提升地方政府的執行及服務素質,再來是談城市規劃及管理決策,冀有效的發揮地方政府的功能。
霹靂民聯政府昨日公佈州內15個地方政府的338名縣市議員名單,《中國報》特走訪部分新任縣市議員,談談他們的展望,以及欲為老百姓做些什么貢獻時,得出以上總結。

提升執行及服務素質
怡保市議員廖永立(來自人民公正黨,38歲)認為,他將盡力與市政廳公務員配合,以便公務員提升在執行及服務方面的素質,屆時再提升市政廳的決策及管理工作。
“縣市議員的角色其實是在地方政府與老百姓之間扮演協調角色,例如面對民生問題的老百姓,因不懂如何投訴而向他們求助,縣市議員只要通知地方政府相關部門后,就由相關部門展開跟進工作,事情就告一個段落,現在的情況是,縣市議員卻幫忙到底。”
他希望地方政府職員提升執行及服務素質,協助人民解決問題,以便他可以參與城市規劃及管理決策,加強市政廳的管理能力。

廖永立:跟進4政策打造怡保成獨特城市
怡保市議員廖永立希望可將怡保市打造成獨特的城市,帶動城市發展。
他舉例,怡保市是遊客前往金馬崙高原的中轉站,若有妥善的安排,可吸引遊客在怡保逗留,帶來經濟效益發展。
他說,受委為市議員后,他將關注各項政策:第一、檢討泊車收費制度,是否可取消次要街道的收費,以減輕人民的負擔,地方政府當初落實泊車收費制度,是為了控制交通流量,若是鳩收次要街道泊車費,豈非與當初的意願背道而馳?
他說,第二、希望市政廳以公開招標方式,落實部分發展計劃;第三、發展怡保市的人文環境,包括古跡的保護及推廣、綠化環境、關注人文設施及文藝禮堂設備、配合社團推動小型圖書館等。
他說,第四、確保新的發展計劃需有休閒花園的規劃;第五、與居民協會合作,讓他們瞭解市政廳的操作,長遠來說,希望可落實民選地方政府。

陶憲文:收集意見呈市會刺激安順經濟活動
(安順8日訊)今時今日要應對政治、經濟、民生及社團交際的困難度比之過往更高,新屆安順市議員已做好準備“打拼”良好表現,為民服務及帶動發展。
今日出爐的新任安順市議員名單中,民聯開放3分之1席位給非政府組織及個人,分別是下霹靂中華公會會長陳友來、下霹靂中華工商總會總務陶憲文、安順特殊人士協會會長方泉利、陳大榮律師、大學講師吉斯南、菲道斯里查律師及公司經理善拉斯。
在政黨方面,行動黨有10人受委,分別是鄭泳江(水喉商)、謝良發(保險顧問)、林建松(建筑商)、張國靈(建筑商)、粘偉文(汽車技術員)、紀朱強(主管)、達南(律師)、莫哈末阿敏(藥劑師)、法蘭西(宣誓官)及曾慶財(商人)
公正黨則有莫哈末哈欣、林漢東、甘尼森、阿里芬及回教黨有依斯邁仄、莫哈末阿里斯。
陶憲文接受《中國報》詢問時指出,目前安順的經商環境未達理想,他將收集商會、各社團及商家的意見,然後向市議會反映,希望塑造一個有利經商的環境,刺激地方上的經濟活動。
他說,也許他個人能人有限,他希望各界各社團多給予支持,提供意見,讓他良好的充當橋樑角色,以圖改進。
張國靈受詢時說,受委市議員並非是獎賞,而是種責任,因此絕不可放鬆,反之要努力服務人民。
他說,安順有許多民生問題都迫切需要解決,如逢雨成災問題、衛生及基設問題等。
他將要求市議會多發出執照給小販,讓人民有機會多賺錢應付沉重的生活負擔。

黃勝全:公平對待各族吸引人才回流發展
(江沙8日訊)新上任江沙市議員,將以解決民生問題、提升市議會形象,吸引外資、充分利用現在設備為市議會增加收入,為民謀福利,作為服務人民的宗旨。
隨著昨日(7月7日)霹州民聯政府宣布州內市縣議員名單中,在江沙市議員名單中榜上有名的,包括江沙華人大會堂總務拿督黃胜全、公正黨江沙區會署理主席梁德坤、行動黨江沙支部主席黃星光以及秘書朱偉鳴等。
受江沙華堂推荐並成功當選的市議員黃胜全指出,由于江沙一直出現人才外流的情況,他上任后首先解決的是讓江沙市議會成為公平對待各階層和各族。
“我也會加強市議會與州政府以及中央政府的聯繫,以吸引更多如大專學院或是商業的投資,以刺激江沙經濟發展,制造更多就業機會,吸引人才回流。”
他說,提升市議會的形象也是很重要,提升市議會官員的工作效率,並重新檢討江沙市議會的財務狀況。
“在市內有許多空置的店舖,游泳池也沒充分被利用作為為市議會增加收入的‘工具’,這些都要重新作出檢討,並作出改變。”
他補充,由于他是由華堂推荐的市議員,因此會不時收集華社各階層人士的意見以及需要,以對症下藥。

先解決地契問題
★梁德坤(公正黨代表)
目前最主要的是解決江沙市內超過300戶,仍持有農業地契的住戶取得住家地契。
這項問題一旦解決,可讓市議會每年增加超過200萬令吉收入,包括門牌稅。
還有一般的民生問題,如道路、溝渠以及路燈,我會做到不分種族或政黨,任何人的投設都會一視同仁對待。

推動江沙旅遊業
★朱偉鳴(行動黨代表)
最重要是解決民生問題,尤其是新村內的民生問題,不可被忽略。
江沙是州內有名的皇城,我會研究如何推動江沙旅遊業,帶動經濟發展。

兼任市議員沒問題
*M.古拉(怡保西區國會議員兼怡保市議員)
我發現市政廳在過去擁有令人不滿的爭議,例如落實電子泊車制度、塑膠椰子樹、不收集垃圾等,希望我成為市議員后,可利用本身作為人民代議士及律師的經驗,為市政廳帶來貢獻。
雖然我是怡保西區國會議員,現又兼任市議員,不過,我還是可以兼顧兩種身分的工作,因為我已減少律師樓的工作,國會議員負責的範圍就本身的選區,再說,我選區的問題,不少與市政廳有關,我可以應付這些工作。
受委為市議員是否是為副市長職位舖路?我想最好還是向霹靂州行政議員倪可敏查證。

助處理投資事務
*李友顯(馬來西亞房地產發展商會霹靂分會主席,兼怡保市議員)
怡保市政廳是霹靂州最大的地方政府,但是,在20世紀80年中發生的經濟不景氣后,怡保的經濟沒有真正的起色,希望在新州政府致力發展州經濟及吸引投資的當兒,我也可在市政廳獻力,從旁協助投資的事宜進行得比較快及順利。

冀改善公僕效率
*李奕浩(曼絨市議員)
我是人民代議士的助理,接獲不少人民投訴問題,在與地方政府交涉后,問題都可以解決。
不過,有感地方政府公務員工作效率有待提升,希望受委市議員后,能改善這方面的問題,因為有些問題需快速解決,例如道路的窟窿需要修補,減少意外的發生。
今天受委為市議員,我也希望提高地方上的衛生水平,處理阻塞的溝渠及清理垃圾堆。也會參與決策的工作,並將三大民族前大前堤。

小販同業鼓勵出任
*陳天貴(太平小販商業公會會長)
本身是受到眾多小販同業及公會會員的鼓勵,認為出任市議員后,可以為小販同業爭取更多的權益,解決更多的問題。
事實上,身為小販公會主席,以及多間會館團體要職,一路來做的事情都是社會工作,如今出任市議員,也是進一步為社會做事。
市議員是更廣的管道,可以為人民提供更多的服務工作,改善人民基本設施問題,尤其是小販多籮籮的問題。

盡最大能力服務
*林炳棟(太平華聯二校董事長)
民聯政府開放30%的市議員人選機會的做法,是很正確的做法,以便政府可以通過非政府組織人選出任市議員,聽到更多更廣的聲音,把政府做得更好。
本身也有參加社會團體組織,如今出任市議員,相信可以為社會做更多的服務工作。
能夠出任市議員的機會相當難得,因此將自己最大的能力做好工作。

338縣市議員名單
★怡保市政廳
公眾人士:陳培貴、拿督李友顯、謝寶婷、顏瑞傑、拿督莫哈末阿里弗、莫哈末再比迪、拉查西格南

行動黨:Ng Lai Hong、蘇利斯、謝保恒、Liu Then Tui、Chan Tong Tuan、Yip Mun Chien、黃潤松、M.古拉、Lee Kin Chiew

人民公正黨:廖永立、阿雅都萊、善蘇

回教黨:凱魯丁、拉西、萬阿末

★太平市議會
公眾人士:梁錦榮、陳天貴、林炳棟、郭火生、關國富、格沙萬、沙力胡丁

行動黨:蔡長山、許榮聯、克里門、西門、潘麗珍、劉長一、駱德興、郭韋希、黃書文

人民公正黨:依德利斯、阿都拉尼、欣納班、莫哈末阿德利

回教黨:莫哈末阿巴迪、慕達法、巴希潤

★曼絨市議會
公眾人士:哈尼夫拉、吉斯南、羅功全、蘇巴瑪廉、拿督阿末打茜、巴拉星、陳家先

行動黨:章秉春、李奕皓、黃美澐、楊祖強、彭宏鐘、朱錦福、林正財、周德文、林宗榮

人民公正黨:吳振鵬、蘇華迪、曼蘇、沙慕甘

回教黨:佐卡畢利、祖基菲、哈米敦

★江沙市議會
公眾人士:Lin Seok Yeen、拿督黃勝全、迪亞格拉占、Chuah Soo Hooi、查吉星、阿巴斯、蘇汀
行動黨:Chin Len Thye、Kheow Chee、Mah Chok Peng、Choo Oi Beng、Wong Shing Kong、Seok Loy及哈倫。

人民公正黨:梁德坤、阿利斯、阿末、莫哈末阿安、依斯邁

回教黨:莫哈末諾達因、阿末查瑪魯丁、莫哈末阿查蘭、哈芝米、查卡里亞

★安順市議會
公眾人士:方泉利、善拉池、格道士、吉斯、陳大榮、陳友來、陶憲文

行動黨:鄭泳江、謝昂發、林建松、張國靈、粘偉文、紀俊強、德仁乃杜、莫哈末阿敏、法蘭士、曾慶財

人民公正黨:林漢東、莫哈末哈欣、卡尼申、阿里弗

回教黨:依斯邁爾、莫哈末阿利斯

★宜力縣議會
公眾人士:那沙魯丁、阿都阿茲士、阿諾巴沙、達哈林

行動黨:Teoh Beng Siang、Lim Kah Chon、Choh Wai Cheong、Tan Beng Choo、Leong Wing Keat

人民公正黨:蒙亞九、陳瑞華、奧斯曼、慕尼亞迪

回教黨:慕斯達曼、阿里、莫哈末諾、阿末達曼胡里、諾哈雅蒂

★吉輦縣議會
公眾人士:依斯邁、萬莫哈末、阿都打曼、哈欣諾丁、末雅、Goh Choon Khim、阿都巴哈林

行動黨:陳銳安、馬詐臨、王水意、張星財、羅林通、佐治

人民公正黨:曾文雄、那西、慕那威、阿弗申、胡先

回教黨 :莫哈末沙比利、羅哈雅、拉威迪蘭、沙里、阿都巴哈林、Ong Choi Ee、阿都哈林

★高烏縣議會
公眾人士:巴拉瑪林甘、阿都馬力、莫哈末化沙魯汀、Phang Chin Choy

行動黨:林均源、拉威、甘倫

人民公正黨:李信良、何亞九、蘇萊曼、姆魯古、阿都拉曼、善南

回教黨:佐奈依、依斯邁爾

★丹絨馬琳縣議會
公眾人士:阿都拉昔、阿茲沙、卡瑪魯查曼、Khoo Lye Huat、Chai Sze Kuan、諾阿茲瑪華迪、西華拉朱

行動黨:古拉丹、蘇巴馬廉、Chin Kuo Luan、蘇古瑪南、Lim Chee Yong、慕尼華南、比瑪華迪
人民公正黨:江錦園、拉威沙卡、韓沙、卡瑪、三蘇汀、蘇拉雅

回教黨:朱卡那因、阿米魯丁、拉祖安

★打巴縣議會
公眾人士:慕根、Lau Foon、基斯南、巴占星、Lee Teng Soon、那特南、Ng Hoin Chong、Looi You Fou

行動黨:Liew You Wuu、約翰、羅炳霖、劉建樟、達那力祖米、瑪利、Tan Seng Tin、拉瑪尼

人民公正黨:周彩華、里祖安、莫哈末尤儒士、卡胡、瑪尼甘

回教黨:莫哈末尤蘇、阿末拉昔、依克然

★近打西區縣議會
公眾人士:陳國標、梁卓經、陳鳳玲、凱魯安華、末胡先、瑪達萬、Phuah Chin Wan

行動黨:威查古瑪、巴拉珊達南、華蘇、Chin Tin Fong、Chan Chin Fah、Low Yak Fong、 Kong Lai Ling、Tan Boon Peng、Chong Yoke Peng、Cheng Soo Har

人民公正黨:李蘇蝦、鄧美玲、莫哈末化迪力沙、阿茲利那

回教黨:莫哈末尼茲旺、拉茲曼

★近打南區縣議會
公眾人士:謝碧根、阿茲米阿都哈密、德溫迪拉、蘇基里、Kung How Seng、Ng Wei Yew、Yoong Kwee Soon

行動黨:沙魯里茲安、拉朱瑪南、Kwan Yen Seng、Ng Chee Meng、Au Tak Wai、Liew Chai Yin、Chan Fook Chin、Tam Kok Khuen、Chai Sing Fatt

人民公正黨:謝金財、阿茲達、慕尼亞迪、卡瑪魯丁、羅斯里

★司南馬縣議會
公眾人士 :沙哈魯丁、莫哈末尤薄B阿都阿茲、仄雅亞。

行動黨:羅斯里、Ng Lai Wai、Gee Kuang Hooi。

人民公正黨:陳瑞強、依布拉欣、阿茲曼、莫哈末、拉威南。

回教黨:阿布胡先、阿都阿茲、莫哈末達里、莫哈末納茲里、古那斯加南

★近打南區縣議會
公眾人士 :Cheah Phaik Kin、阿茲米、Kung How Seng、 Ng Wei Yew、德溫迪拉達斯莫尼爾、Yong Kwee Soon、蘇哥里

行動黨:Chen Lee See、華希、達溫打星末阿如菲

人民公正黨:阿茲達、慕尼雅迪、卡瑪魯丁、羅斯里Cheah Kim Choy

回教黨:蘇依、阿斯米、阿都哈米

★玲瓏縣議會
公眾人士 :Wong Sau Long、卡瑪魯巴哈林、Lok Yik Kew@Loke Yuet Kew、友欣尼、祖卡弗里

行動黨:Wong Ah Sai、Moong Chun Meng、Leong Ah Kam、 Cheah Ah Seng、Loa Ket Chong

人民公正黨:阿布峇卡、莫哈末非爾達斯、楊杰英、楊玉銘

回教黨:莫哈末哈達、依巴拉欣道勿、阿都慕達立、阿布峇卡、依巴拉欣勒拜胡申

★中霹靂縣議會
公眾人士 :Goh Teoh Aun、Thai Kim Keong、Yong Chai Hang、阿都阿茲士、末雅

行動黨:Chen Lee See、華西、達威他星、末阿羅賓

人民公正黨:巫賽里、祖哈善、法沙、瑪阿末及莫哈末。

回教黨:阿布哈山、那吉哈都斯沙力哈、阿末阿哈里、查瑪魯艾尼、慕斯達法

http://www.chinapress.com.my/content_new.asp?dt=2008-07-09&sec=local&art=0709lp01.txt

Tuesday, July 8, 2008

蔡顺梅斥《星报》封面报道错误,重申沙进步党未取消不信任动议

沙巴进步党斗湖国会议员蔡顺梅斥责英文《星报》今日的封面报道错误,并否认该党已经取消提呈或支持不信任首相阿都拉动议。她重申,不信任首相的动议,只是因为局势的变化而暂时搁置。她今早在国会走廊,向一名《星报》记者指正今天该报封面头条打出的《沙巴进步党:已经取消》(SAPP:It's Off)标题有误,否认她曾经说过已经取消不信任动议。“不应该这样子写,标题不对,内文写得很好。”“如果你把话塞在我嘴里,那么再召开任何新闻发布会也没有用。”

只是暂时搁置不信任动议
她受询时强调,该党依然维持首相阿都拉的不信任动议立场,只是目前暂时搁置而已。“目前党的决定依然维持,我已经给予足够的理由为何展延,我想这些理由对人民已经足够了。”不过,蔡顺梅显然不愿对此事多谈,一面受记者追问,一面步离国会。昨天在本季国会下议院首度露面蔡顺梅解释说,由于该党不愿成为我国陷入紧急状态的“代罪羔羊”,因此决定暂时不提出针对阿都拉的不信任动议。此外,蔡顺梅也强烈否认,进步党准备跳槽人民联盟,或是退出国阵成为独立议员。她表示,之所以提出不信任动议,只是为了反映沙巴人民所面对的问题。 7月8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744

赛夫发送五段电邮下战书,挑战安华在宗教司前发誓

日前报案指遭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鸡奸的赛夫布卡里(Saiful Bukhari,右图),今日挑战安华在宗教司的见证下发誓证明清白。赛夫也表明,发誓的时间地点,交由安华自行定夺,他随时奉陪。曾在安华办公室当义工的赛夫是在今早通过电邮向《当今大马》、马来报章《每日新闻》(Berita Harian)和第三电视(TV3)发出这篇以马来文书写的5段简短挑战声明。“我莫哈末赛夫布卡里阿兹兰(Mohd Saiful Bukhari Bin Azlan)要挑战安华依布拉欣,在宗教司面前发誓。”

自称是受害者毫不畏惧
他表示,自己身为受害者,有权利获得辩护。他也在电邮文末备注,“致安华,定下发誓的时间与地点,真主保佑我将出席,我毫不畏惧”。安华在上个星期天的抗议油价暴涨大集会上放话表示,本身准备向可兰经宣誓没有鸡奸赛夫,以证明本身的清白。唯条件是,必须把案件带上宗教法庭审理。 安华是针对巫青团及少青团,挑战他到国家回教堂,以可兰经发誓本身没有涉及鸡奸案一事回应说,本身愿意这么做,但条件是必须将案件带上宗教法庭,根据全面的回教法律审讯。对于安华是否应该向 可兰经发誓证明清白一事,国内宗教司似乎意见分歧。玻璃市州宗教司莫哈末阿斯里再夫建议他向可兰经宣誓,但是霹雳州宗教司哈鲁善尼却认为这不符合回教法, 因为指控者有责任出示证据,被指控的人无须自我证明清白。

以下是赛夫的电邮全文:
马来西亚人好,我莫哈末赛夫布卡里阿兹兰(Mohd Saiful Bukhari Bin Azlan)要挑战安华依布拉欣,在宗教司面前发誓。致亲爱的马来西亚人,我要在这里强调,这是我和安华之间的私人课题,我希望所有马来西亚人冷静,不要受这个将要淹死的伪君子所使出的肮脏手段所玩弄。我以开放的心态接受一切指责,在这个事件上从来不责怪人民。 身为受害者,我有权利获得辩护。“真理必将屹立,假象必将倒下”,真主万能。谢谢。赛夫布卡里 备注:致安华,定下发誓的时间与地点,真主保佑我将出席,我毫不畏惧。

以下是马来文的电邮原文:
Assalammualaikum dan Salam Sejahtera Rakyat Malaysia, Dengan ini, saya Mohd Saiful Bukhari Bin Azlan ingin mencabar Anwar Ibrahim supaya BERMUBAHALAH di hadapan para ulamak. Kepada Rakyat Malaysia yang dikasihi, Ingin saya tegaskan disini bahawa isu ini adalah ISU PERIBADI antara saya dan Anwar. Saya harap agar seluruh rakyat Malaysia bertenang dan tidak termakan dengan taktik kotor si MUNAFIK yang sedang dalam kelemasan ini. Saya terima segala tohmahan dengan hati terbuka dan tidak sesekali mempersalahkan rakyat dalam hal ini. Sebagai mangsa, saya berhak untuk mendapat pembelaan. "Yang HAK Pasti Berdiri, Yang BATIL Pasti Jatuh", Allahhuakbar. Sekian, Saiful Bukhari. p/s: Kepada Anwar, tetapkan tarikh dan masa untuk BERMUBAHALAH . Insyaallah saya akan hadir. Saya tidak gentar.7月8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751

进步党搁置动议留在国阵,阿都拉东马危机急转直下?

随着沙巴进步党斗湖国会议员蔡顺梅指出,该党已决定暂时搁置对首相阿都拉的不信任动议,并表态进步党继续留在国阵里头,阿都拉所面对的“东马危机”似乎已经急转直下,暂时获得缓和。在本季国会下议院首度露面蔡顺梅(右图左)解释说,由于该党不愿成为我国陷入紧急状态的“代罪羔羊”,因此决定暂时不提出针对阿都拉的不信任动议。此外,蔡顺梅也强烈否认,进步党准备跳槽人民联盟,或是退出国阵成为独立议员。她表示,之所以提出不信任动议,只是为了反映沙巴人民所面对的问题。她也解释说,由于她在表态准备提出针对首相的不信任动议后,接连面对恐吓及脊椎骨旧患复发,所以才连续两周缺席国会会议。在沙巴进步党于上个月提出针对首相阿都拉的不信任动议后,蔡顺梅今日的出现,顿时引起媒体的关注。
首次现身国会的她也毫不浪费时间,马不停蹄地会见掌管国会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和下议院议长班迪卡,以向他们解释缺席国会的原因(左图)。由于之前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在308大选海啸后,不断放话表示本身已拉拢足够的国阵议员跳槽,将在9月16日之前夺权中央,已营造出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随后进步党主席杨德利更在6月18日,宣布该党计划提出针对阿都拉的不信任动议,并证实本身曾两度与安华会晤,更如同平地一声雷般,引爆阿都拉的领导危机。无论如何,国阵并不敢以快刀斩乱麻的方式,开除只拥有两个国会议员的进步党,以免冲击东马国阵成员党的向心力。国阵仅是发出最后通牒给该党,并给予一个月的宽松期让该党作出解释。

不愿充当紧急状态代罪羔羊
蔡顺梅在接受媒体追问时指出,基于最近国内政局动荡,再加上巫统哥打毛律国会议员达兰把不信任首相动议,扭曲为华人政党挑战马来领袖的问题,甚至对外恫言会发生流血事件,因此进步党决定暂时搁置这项动议。“进步党不想成为代罪羔羊,为紧急条例(的实施),或其他影响众人的后果负责。”针对进步党未来会否再支持不信任动议,她则语带保留的回应说,目前很难预测未来的政治变化,因此将会观察国内的政局演变后,再作进一步的决定。“我们不能说几时或怎么行动,这必须视乎国内政局的动态发展,我们不想被视为代罪羔羊。”

没想过加盟民联或当独立议员
蔡顺梅也表示,进步党将会继续留在国阵,不曾想过要加入人民联盟,或是成为独立议员。“我们的目的不曾是跳槽。我不明白为什么人们要把我们标签为准备跳槽。我之前不曾这么想,党也不曾这么讨论。”询及进步党是否曾和其他东马议员讨论过这些议题,她则回应说,“我们有讨论过(沙巴)问题的所在”。询及在与纳兹里的会面中,是否曾通知他有关搁置不信任动议的决定,蔡顺梅的回应是,“我想他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辩解立场反复不影响党声誉
此外,蔡顺梅也表示,她在国会会议开始后,就面对脊椎骨旧患复发,因此必须进行手术,被迫缺席国会会议两周。此外,她的人身安全也面对威胁。询及重新出席国会会议,是否意味安全不再受到威胁时,她回答,“我还是需要小心安全为上。”。不过她表示,暂时还不需要聘请保镖。她辩解说,进步党在不信任动议风波里头出现反复不定的立场,并不会影响该党的声誉,“最重要的是沙巴人的声音已经被听见了”。她也指出,内阁已经成立纳吉为首的特别委员会,来处理沙巴面对非法移民问题。不过,她却拒绝表态是否满意中央政府的举动,并强调沙巴人民仍旧面对许多问题,“非法移民只是其中的一个问题”。针对国阵发出的要求解释信,蔡顺梅表示,进步党目前尚在处理这个问题,而不着急。“我们是在上月30日接获要求解释信,我们拥有直到本月29日的时间来作出答复。”

纳兹里暗示雨过天晴不对付
另一方面,纳兹里今午在会晤蔡顺梅后也暗示说,进步党提出不信任动议的风波已雨过天晴,可能不会受到国阵纪律行动对付。“我不能发表任何评论,因为国阵已给与进步党30天的时间,回复要求解释信。但我可以肯定,进步党的解释,最终不会引起大家所不想见到的结局。”“我相信进步党还是强力支持国阵原则,但是他们面对基层问题,这是我们必须严正处理的。”他面对记者的进一步追问时更表示,蔡顺梅依然是国阵的国会议员,并相信这点不会有任何改变。他甚至表示,不信任动议的风波“已经过去”。“他们没有做错任何东西。你应该知道伯拉是多么的开放,我们认为他们是在发表本身的意见,这有什么错?”“巫统党内人士长年累月批评领导层,但是我们没有采取行动,因为我们已处在自由开放的时代。与其他们保持沉默,突然做出不利我们的动作,不如让他们表达意见。”纳兹里也声称,国会并没有投不信任票动议的程序,除非国阵推动的法案和议案无法获得通过,否则不信任动议的问题并不存在。此外,纳兹里也表示,虽然蔡顺梅和进步党的另一名昔邦加国会议员依力马贞文(Eric Majimbun)缺席上周下议院的支持削减燃油津贴动议,但国阵不会向他们采取纪律行动。 他表示,国阵政府已经顺利通过这项动议。此外,除了蔡顺梅和依力,国阵还有9名国会议员缺席。另一方面,班迪卡在会见蔡顺梅后表示,他们今日只是叙旧,没有谈到不信任动议的事项。7月7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708

Monday, July 7, 2008

巴拉半年来多次向外甥提内幕,律师指他遭人匿藏以推翻说法

新闻焦点人物私家侦探巴拉苏巴马廉自上周五离奇失踪至今已有4天,引起各界的揣测。巴拉外甥透露,过去半年来巴拉曾多次提及首份宣誓书的内容,并耗费很长时间来起草,因此不相信巴拉会突然改口推翻其说法。其代表律师苏仁德兰则声称,巴拉有可能是被人匿藏起来,以推翻其之前发表的第一份法定宣誓书。

发表宣誓书前曾经嘱咐保管
古玛勒善表示,在过去的半年来,巴拉曾经多次向他提到首份法定宣誓书的内容,因此相信该份宣誓书才是出自巴拉的本意。其弟弟瑟嘉兰也透露,巴拉不可能临时发表第二份宣誓书,因为巴拉在发表首份宣誓书的两天前,曾经把该份宣誓书交给他,嘱咐好好保管,并要他转交给古玛勒善查阅。“这证明了巴拉起草第一份宣誓书是用了很长的时间,他不可能在发表第一份宣誓书后,又在几个小时内,推翻该份宣誓书,并以新的宣誓书取而代之。”

发表两份宣誓书时表情迴异
他也针对巴拉在发表两份宣誓书时回异的表情,即在发表首份宣誓书时神情愉快;以及在发表第二份宣誓书时,却神情落寞不发一言,而质疑巴拉的第二份宣誓书的可信性。“在发表第一份声明时,巴拉看起来一切如常。但他在发表第2份声明时,却完全变了样,所以我认为在这段时间内,巴拉的身上一定发生了一些事情。”曾经受雇于蒙古女郎命案被告阿都拉萨的私家侦探巴拉,是在上周四发表法定宣誓书,宣称副首相纳吉与阿旦杜亚有不寻常关系,不过他在短短的23小时内立场就大转弯,紧急收回其法定宣誓书的内容。随后巴拉一家5口也宣告离奇失踪,结果其外甥古玛勒善在上周六报警,以寻找巴拉的下落。

代表律师提出第三种可能性
针对全国刑事调查总监巴克里再尼昨天认为巴拉失踪有两个可能性的说法,即有可能因为害怕而自己躲起来,或有人把他藏起来;苏仁德兰反提出第3种可能性,即有人把巴拉匿藏起来,以推翻巴拉的第一份法定宣誓书。他也质疑警方在调查巴拉失踪的案件时,摒弃第3种可能性的调查方式,并不专业。“警方在进行调查时,必须考虑巴拉失踪的各种可能性。为何警方只提出两种可能性?为何不是巴拉被人匿藏起来,以推翻他之前的言论?”苏仁德兰今天陪伴巴拉的外甥古玛勒善(R Kumaresan)和瑟嘉兰(R Segaran)到雪州士拉央警区总部录取口供后告诉记者,他们已在录口供的过程中,向警方传达在这方面的忧虑。

驳斥警方指古玛不合作言论
此外,针对警方昨天批评古玛勒善不合作的言论,苏仁德兰回应说,警方的指责是毫无根据的,他的当事人已经积极配合警方的调查工作。“我们在周六已和警方预约会在今天到这里录口供,而且在我们周六的报案书中,已经给了齐全的资料。”苏仁德兰表示,警方在今天录口供的过程中,向他们透露警方已经到巴拉的房子搜查,并查问了巴拉的邻居。不过,警方却不愿透露,是否曾在巴拉的屋子里搜索到任何的证据。古玛勒善也说,由于他们两兄弟没有巴拉屋子的钥匙,因此无法进入屋内了解情况。不过,他强调,巴拉夫妻的轿车还停在屋前,而一般上巴拉家人都是乘坐车子出外,所以其一家5口突然失踪,令人深感怀疑。7月7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680

巴拉一家五口惊传失踪,侄儿报案怀疑遭警扣留

在不到24小时内发表两份宣誓书,并撤回针对副首相纳吉多项爆炸性指责的私人侦探巴拉苏巴马廉和妻儿目前行踪不明。结果他的侄儿今午到十五碑警区总部报案说这名新闻焦点人物一家五口都失踪。他也怀疑巴拉遭到警方扣留,要求警方清楚交代其家人的下落。现年27岁的古玛勒善是一名伺服机操作员,他在傍晚6时15分步出警局后向记者表示,巴拉在7月3日于公正党总部召开记者会,公布第一份指证副首相纳吉的宣誓书后,就失去联络。巴拉当日是在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的陪同下,公布了一份法定宣誓书,揭露副首相纳吉跟蒙古女郎炸尸案死者阿旦杜亚认识,而拥有不寻常的性关系。然而巴拉却在隔天(7月4日)早上立场急转弯,在另一名律师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撤回第一份宣誓书,以第二份宣誓书取代。巴拉的第二份宣誓书将7段触及纳吉的段落删除,并宣称自己是在面对威迫下签署第一份宣誓书。巴拉在记者会上神情黯然,不发一言,全权由新律师代表发言。唯其新律师后来却宣称,本身并非受巴拉所雇用,只是他在记者会上的代表。

“巴拉一家消失在空气中”
古玛勒善表示,巴拉的妻子也就是其舅母,以及3名年龄介于5至11岁的儿女,也从昨日(7月4日)早上开始失去联络,一家五口再也没有回到万挠的住家。而留在家中的两只狗,自昨日开始没有人喂食。他也在这两天内,不断拨电给其舅舅与舅母,但两人都不曾接听。“这是非常不寻常的,从来没有发生过”。古玛勒善的律师苏仁德兰(N Surendran,左图右者)表示,由于巴拉是在公布一份宣誓书指证当今副首相,尔后又在24小时内骤然撤回宣誓书后宣告离奇失踪,因此古玛勒善非常担心巴拉一家人的安全。“巴拉一家人似乎连根拔起,在空气中消失,若他们是遭警方扣留,警方就必须告知,古玛勒善要他们平安回家。”古玛勒善也指出,巴拉不是一名会躲起来的人,怀疑后者其实已经被警方扣留,因此决定在今日前来投报,要求警方清楚交代,并调查巴拉一家人的下落。

曾嘱咐要好好保管宣誓书
古玛勒善透露,巴拉在7月1日签署第一份宣誓书后,曾经会晤与他及其弟弟瑟嘉兰(R Segaran),告知签署宣誓书一事,更将自己手上的宣誓书交给瑟嘉兰,嘱咐他好好保管。不过,古玛勒善表示,巴拉不曾告诉说自己有生命危险。他在7月3日晚上,即巴拉召开第一场记者会后,虽无法联络上巴拉,但依然能够与其舅母通电,并交代对方若发生任何问题就要马上致电告知。当时其舅母的语气,没有任何不妥,不料过后就失去了联络。陪同古玛勒善前往警局报案的一众公正党领袖,包括峇都国会议员蔡添强、加埔区国会议员玛尼卡、最高理事巴德鲁希山,以及霹雳行政议员西华纳申。蔡添强指出,巴拉的失踪,显示我国的法律制度出现一项严重缺陷,没有保护证人或吹哨者的法令。他同样要求警方,尽快交代是否扣留巴拉,否则就调查巴拉一家的下落。

邻居指一家人昨乘车离开
另外,根据《新海峡时报》今日报道,巴拉住家的一名邻居指出,巴拉一家人在昨日一早便乘坐一辆轿车离开,并没有透露去向,邻居根本就不清楚他们的行踪。 7月5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637

坚称巴拉自愿签署首份宣誓书,律师:相信受威迫利诱才撤回

私家侦探巴拉苏巴玛廉的代表律师阿美立(Americk Singh Sidhu,左图)坚持巴拉是在自愿的情况下签署首份宣誓书,并相信巴拉是在受到威迫利诱的情况之下才被迫撤回该份宣誓书。阿美立是昨日陪同巴拉及公正党实权领袖,一起召开记者会,揭露副首相纳吉与蒙古女郎炸尸案死者阿旦杜亚拥有不寻常的关系。他是与安华的辩护律师西华拉沙(Sivarasa Rasiah,上图右者),今午联合在公正党总部举行记者会,回应巴拉在相隔不及24小时,突然发表第二份宣誓书,并宣布撤回7段不利纳吉内容的举措。巴拉今早宣称,本身是在受到胁迫的情况之下签署第一份宣誓书。由于事态严重,阿美立也找来自己的代表律师曼吉星(Manjit Singh Dhillon),列席记者会。

宣誓官可作证巴拉自愿签署
阿美立透露,巴拉(左者)是在两个月前主动与他见面,要他协助将炸尸案审讯所没提到的一些证据,拟成一份法定宣誓书,当时出席会面的也包括西华拉沙。两人在两周后开始动手拟定宣誓书内容。巴拉是于7月1日,当着宣誓官尤克斯瓦仁(T Yokheswarem)与阿美立的面前,自愿签署这份宣誓书。他说,尤克斯瓦仁也准备挺身证明,巴拉是在自愿的情况下签署宣誓书。“因此我非常惊讶巴拉在24小时内,寻求另一名律师的协助,签署另一份宣誓书,宣誓指第一份是虚假,他是在被迫的情况下签署的。”阿美立表示,由于自己耗费许多时间来记录巴拉的证词,因此对巴拉的性格熟悉。“我非常怀疑,他是在自愿的情况下签署第二份宣誓书,我相信他是受到威迫利诱的情况下这么做,因为我想不到其他的理由”。当记者询问,他对巴拉的第一份宣誓书有信心时,阿美立斩钉截铁回答,“我对巴拉的印象,他是一名值得信赖的人,他告诉我的话都不是捏造的,是他以自己的理性所确认的”。

为何新宣誓书只删纳吉段落?
西华拉沙则一口咬定说,昨晚巴拉的身上发生了一宗罪案,他是遭到威迫或利诱,才急转弯改变自己的宣誓书。他指出,巴拉的遭遇也证明了安华昨日的谈话,即我国的司法制度遭利用。他点出,两份宣誓书的不同之处在于,第二份宣誓书删除了所有触及副首相纳吉的段落,而且巴拉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撤回宣誓书,却不透露究竟是谁强迫他签署第一份宣誓书。西华拉沙接着以不点名的方式,反问记者,“谁会有动机,在昨晚恐吓巴拉立即撤回宣誓书?明显的,从他的第一份宣誓书来看,一些人会这么做”。不过当记者询问西华拉沙,是否是在指责纳吉的人马迫使巴拉撤回宣誓书时,西华拉沙回应说,他无法证实这点,但能够从上述现象推论出这个结果。因此,西华拉沙重申公正党的要求,即成立一个皇家委员会重新调查炸尸案,因为聆审此案的法庭已公信力尽失。“皇委会也必须调查巴拉的两份宣誓书,究竟孰真孰假?对巴拉威迫利诱的犯罪者,究竟是谁?纳吉是否在说谎?”

查案警官约好在十五碑会晤
两人也对巴拉目前的人身安全感到担忧,因为巴拉从昨日于公正党总部召开记者会后,就无法再被联络上。阿美立透露,在昨日记者会后,巴拉曾经尾随他回到其律师楼。之后巴拉的手机不断响起,但是他都拒绝接听,并告知阿美立那是警方的来电。阿美立于是劝他接听,而他也这么做,并在他面前与炸尸案查案警官东尼助理警监(Tonny Lunggan)交谈。两人的交谈融洽,甚至谈及十五碑的“咖哩鱼头"。两人也约好在6时30分后,于十五碑见面。当巴拉在4时45分离开阿美立的律师楼时,他相信巴拉是要前往会晤东尼。他表示,自己之所以没有陪同巴拉前往会见东尼,是因为发现两人的电话交谈气氛融洽,东尼不象是要逮捕巴拉,反而似乎是要恭贺对方敢于揭发真相,而且巴拉在离开时心情也显得开朗。随后巴拉的电话,就处于关闭状态,无法被拨通。阿美立也说,虽然巴拉在昨日的记者会上,承认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因为其宣誓书触及权贵,但是巴拉与他接触的过程中不曾透露这样的顾虑,而是一味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另外,阿美立也表明,自己并非任何政党的党员。他之所以涉及此事,只是在履行身为一名律师的职责。至于为何选择通过公正党公布此事? 阿美立表示,他已无处可去,而且当他首次与巴拉会面时,西华拉沙也在场。7月4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595

Saturday, July 5, 2008

马哈迪:重施故技散播阴谋论,坚称法庭以技术理由释放安华

一直以来坚称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有犯下鸡奸案的前首相马哈迪怀疑,安华再次重施故技,欲透过声称这是摧毁其政治前途的阴谋,来洗脱其助理赛夫指控遭他鸡奸的罪名。马哈迪也坚称法官当年相信安华有鸡奸罪行,唯却以法律技术理由释放安华。

批凯里演戏说为安华脱罪
他更暗批首相阿都拉的女婿凯里,竟然还相信安华没犯下鸡奸行为,企图借用“自导自演”的说辞,来否决安华所面对的鸡奸指控。“我对第一名针对最近的鸡奸案,而发表不可思议言论的人感到惊讶。他声称,安华故意叫赛夫报警,指被老板鸡奸,让安华有理由可以到大使馆寻求庇护,以避开暗杀阴谋。因此,他声称,那么许多人会同情安华。”“被岳父吩咐送护照给安华、对安华的释放感到高兴,并相信曾涉及争取释放安华的那个年轻人,还非常相信安华,并尝试为他推翻指控。”根据《新海峡时报》报道,也是巫青副团长凯里(Khairy Jamuluddin,左图)曾在日前声称,安华可能自导自演,来博取人民的同情。“如果他(安华)说这是政府对付他的阴谋,那么我也可以说这是他夺权阴谋的一部分。”马哈迪今午在部落格中撰写贴文表示,他原本不想评论安华的鸡奸案,因为他还想观察安华这次是否像从前般重施故技,宣称这是阻扰其政治生涯的阴谋。“但是,由于许多人要我在部落格作出评论,所以我先给初步意见。”

十名法官同意犯下鸡奸罪
他也重申,做出最终裁决的上诉庭,不曾裁决安华没有犯下鸡奸行为,反而是因为在总数三人中的两名上诉庭法官,以法律上的技术问题,即无法获得超乎疑问的证据,才释放后者。他指出由于许多人不了解法庭术语,而媒体没有做出真实的报道,所以导致大家以为上诉庭最后的裁决,否决了安华(右图)鸡奸其司机阿兹占(Azizan)的指控,并认为安华无罪,而释放他。“如果经过计算,我们会发现所有10名聆审安华鸡奸阿兹占案件的法官(1名承审法官、3名上诉庭法官、3名联邦法官),都同意安华的鸡奸指责是真实,虽然有两人基于技术理由,决定不裁决他违法。”马哈迪也揶揄公正党领袖奉行双重标准,当安华第二度被提控鸡奸时,其妻子旺阿兹莎医生已经指称她不相信大马的法庭,不过当安华透过难以被民众了解到理由而释放时,旺阿兹莎却不曾宣称她不相信大马司法系统。因为马哈迪不禁质问,安华审讯案是否将会重演之前的裁决结果?即虽然法官相信他有鸡奸赛夫,但是却基于法律上的技术问题,而裁决安华无罪。 7月4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587

疑巫程豪重提官服课题惹不满,国阵议员集体离席柔议会流产

反对党在议会厅集体离席听得多,但是执政党在本身执政的州议会集体离席倒还是新鲜事。由国阵执政的柔佛州议会,今天疑因民主行动党士姑来州议员巫程豪,在休会致词时重提官服课题,导致国阵议员集体离席抗议,结果州议会在人数不足的情况下,议长被迫宣布休会,柔州议会第一期会议就此草草结束。官服问题今天再度冲击柔佛州议会,虽然行动党柔佛州联委会在4月底已同意,让行动党州议员穿官服出席州议会开幕仪式,但该党文打烟州议员魏宗贤却在6月 19日的开幕礼,穿着黑色西装外套和长裤出席,导致他被请离议会厅。此事更引起柔佛州苏丹伊斯干达的不满,并在6月21日的一项活动上公开谴责魏宗贤。

一致制服意味一起贪污?
也是行动党柔州主席的巫程豪,今天在柔州议会休会致词时,突然脱稿演讲,隐匿地重提官服课题。当时他在演讲中指出,人们不应该只着重于服装的问题,反而应该重视价值观,多着墨廉洁反贪、提高效率等课题。“假设为了体现“团结”和“一致”,而大家都穿上一致的制服,是否意味着大家一起贪污,还是大家都是一样清廉、高效率及可信赖呢?”“令人觉得可耻的是我们的社会越来越重视外表及个人的穿著、肤色、种族,而不是重视社会里良好的价值观及提升人文修养。这将会导致一个充满种族,宗教,政 党,穿著,社会阶级等等歧视的社会。士古来建议在这郑重的议会里培养一个以清廉、高效率、反贪污等良好共同价值观为基础的多元社会。”

议长要求照稿念失开会意义
巫程豪在接受《当今大马》电话访问时说明,这番言论却引起议长莫哈末阿里哈山(Haji Hassan Haji Yunos)不满,要求他不能乖离原来所提呈的讲稿,一字一字跟着稿念。“休会致词讲稿是在一个星期之前,就要交予州议会秘书的,因为时局有变,而且开会时州政府也对一些议题给予解释,新的资讯出现,因此我们不可能照着稿,一字一字跟着念嘛。”“我们又不是在小学,(所以)一定要跟着稿念。这不是失去了开会目的吗?”

批国阵议员集体离席抹煞民声
接着巫程豪表示,自己也向议长解释,而议长也同意让他继续演讲下去。不过,国阵后座议员此时却纷纷起身离席。他也发现,担任行政议员的何襄赞和茅礼赞(Maulizan Bujang)也离开了。“由于法定人数不足,我再也不能演讲下去。议长因此宣布散会。”巫程豪指出,他原本打算在演讲中触及柔佛基金、依斯甘达发展区,以及修复被废置的地产三项课题。但当时,他才刚要进入第一个“柔佛基金”议题。他认为,国阵议员这种集体离席的做法,等于是无视人民的心声。“这样的(集体离席)做法无疑抹杀了人民的声音,他们(国阵议员)假如不同意的话,还是可以随后在进行反驳。” 7月4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584

拉菲达保住江沙国会议席,安华东山再起选区少一个

怡保高庭今日裁决,撤消对江沙国会选区的选举上诉案,意味接连7届代表巫统竞选江沙国会议席的前任贸工部长拉菲达保住其国会议员的资格,也打消了前副首相安华欲在该区角逐补选的念头。安华昨天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承认,江沙国会议席是他其中一个考虑东山再起的地方。因此,这项判决等于否决了安华这样的安排。不过,安华也指出,公正党党已经列出其它三个选区,他可能在近几个星期宣布角逐的国会议席。

拉菲达有一份完整表格
怡保高等法庭法官查卡利亚(Zakaria Sam)今午分别针对以上两项诉讼案做出撤消的判决。拉菲达未亲自出席聆听判决,由其前政治秘书沙哈鲁汀(Saharudin Mohd Toha)代表旁听。针对江沙国会选区的案件,查卡利亚指出,拉菲达成功完整填写其中一份表格、提供所需的文件及缴付抵押金,同时也亲自到达提名中心提名,而清楚表达同意参选的意愿。所以,没有在2份提名表格签名不会构成阻止她(拉菲达)被提名竞选的障碍。此外,他指出,选举官(returning officer)在这种情况下,也有权决定接受或拒绝该项提名。但后者在履行其职责,确认其中一份提名表格完整后,接受了该项提名。

法官指选举公平和公正
查卡利亚也指出,候选人提名只是选举的其中一项程序,该选区选举在公平和公正的情况下进行,并未被投诉涉及贿选事件,所以未在3份表格签名,不会导致成功获得多数票的辩方当选无效。但是,他说,基于是答辩人的失误,导致其必须为此上诉案做出裁决,所以,上诉案是在免付堂费下被驳回(dismissed without cost)。在3日8日的大选中,拉菲达在江沙国会选区以1458票多数击败回教党霹雳州副主席凯鲁丁(Khairuddin Abd Malik)。

江沙国会选区选举上诉案是由江沙区选民兼回教党江沙区部副主席阿末查玛鲁丁(Ahmad Jamaluddin Abd Majid)入禀选举起诉书(election petition)。拉菲达被列为第一答辩人,选举官莫哈末加沙里(Mohd Ghazali Jalal)及选委会为第二及第三答辩人。

古布牙也诉讼证据不足驳回
此外,查卡利亚较早时在古布牙也州选区(Kubu Gajah)的选举上诉案中,同样将起诉驳回及判处起诉方缴还堂费。

落选的回教党候选人莫哈末纳兹里(Mohd Nazri Din)是以巫统当选议员拉惹阿末(Ahmad Zainuddin Raja Omar,左图)在竞选期中,涉及贪污舞弊行为而提出上诉。

莫哈末纳兹里在上届大选以66票的微差败北。

莫哈末纳兹里指控,拉惹阿末曾在6个情况下向选民做出“投选国阵,就满足你们任何要求”的选举承诺,其中包括派送白米给相关选民,有贿赂之嫌。查卡利亚指出,起诉方虽在上诉书中列出37名人士的名字,但却未出示具体的证据,证明被指出现在案发现场的目击者及“收礼”的人士是该选区的合法选民。此外,两个被注明的日期,其中是在竞选期间,但另外一个日期却是投票日后的19天(3月27日)。今日该两宗庭案的起诉方代表律师为莫哈末哈尼峇(Mohamed Hanipa Maiden)、阿米鲁汀祖基霹(Amiruddin Zulkipli)及祖鲁尼沙比(Zuluni Sabri),辩方律师则包括赛菲沙(Syed Faisal Syed Abdullah)、末荷法利占(Mohd.Hafalizam Harun)、阿布峇兰(Abu Balan AsSidek)、峇德鲁希桑(Badrul Hishan Abdul Wahap)及末阿德里(Mohd.Adli Ithnin)。7月4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583

巴拉声称遭威胁立场急转弯,撤回宣誓书有关纳吉七段落

昨日才现身公正党记者会,揭露蒙古女郎命案死者阿旦杜亚与副首相纳吉有不寻常关系的私家侦探巴拉苏巴马廉(P Bala Subramaniam,左图)事隔不到24小时,在今早出人意表召开紧急记者会,以撤回昨日公布的宣誓书,并以新的宣誓书取而代之。而其新宣誓书,已撤回了7段有关副首相纳吉的关键性段落。巴拉是在今日(7月4日)才签署新的宣誓书,并撤回在7月1日所签署的首份宣誓书。
他也在新宣誓书中,指出本身是在受到威胁的情况之下,才签署7月1日的宣誓书。巴拉所撤回的段落文字分别是第8段、第25段、第28段、第49段、第50段、第51段和第52段。他特别强调,这7个牵连纳吉的段落,皆是不正确及不是事实。在撤回了这7个段落之后,其新宣誓书再也没有任何新的爆炸性内情。

巴拉神情落寞全场未发一言
令人惊讶的是,巴拉是在一名新的律师阿鲁南巴南(M.Arulampalam)的陪同下,在吉隆坡一家酒店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让媒体措手不及。在记者纷纷赶抵现场时,短暂的记者会已宣告结束。不过据悉,头戴帽子的巴拉在新闻发布会上,神情落寞,未发一言,仅是由阿鲁南巴南代表发言。阿鲁南巴南也在现场,负责分发巴拉立下的新宣誓书。

昨欲到警局,律师与他失联
至于昨日陪同巴拉出席记者会的律师阿美立(Americk Sidhu)今早在接受《当今大马》电询时,对于巴拉的立场急转弯一事完全不知情,并声称本身无法联络上巴拉。阿美立(左图右)透露,在昨日记者会后,巴拉曾经尾随他回其律师楼,并曾与蒙古女郎命案查案官东尼助理警监(ASP Tonny)通电话,更约好在6时30分之后,在十五碑与东尼会面。结果自从巴拉于昨日5时45分,离开其律师楼后,阿美立就再也无法联络上前者。阿美立声称,自从今早巴拉撤回宣誓书的新闻传出之后,他曾经尝试联络巴拉,唯不果。阿美立今午也举行记者会回应此事,并坚持巴拉是在自愿的情况下签署首份宣誓书。他也相信巴拉是在受到威迫利诱的情况之下,才被迫撤回该份宣誓书。《当今大马》曾经尝试联络巴拉,也不成功。

“新律师”否认是其代表律师
《当今大马》也尝试联络巴拉的新的代表律师阿鲁南巴南(右图右),唯其律师楼负责人却告知更令人惊讶的讯息即,阿鲁南巴南不是巴拉所雇用的代表律师,仅是巴拉在记者会上的代表而已(does not represent Bala, only Bala's representative)。其律师楼负责人也表示,他们将会通知《马新社》以纠正此事。巴拉的宣誓书,是今日在再纳阿比丁慕哈业(Zainal Abidin Muhayat)宣誓官前面所立下的。而这名宣誓官的执业地址与一间律师楼Zul Rafique & Partners相同。这间律师楼被视为一家亲政府律师楼,是由联邦直辖区部长朱斯哈南的兄弟所拥有。

撤回纳吉与阿旦有性关系指控
巴拉所撤回的7个段落里头,牵涉纳吉的主要指控是:
(a)阿都拉萨巴金达告诉他,是透过一名重要人物(即纳吉)而认识阿旦杜亚。
(b)拿督斯里纳吉告诉阿都拉萨,他曾跟阿旦杜亚发生过性关系,而后者也愿意进行肛交。(c)拿督斯里纳吉要求阿都拉萨好好照顾阿旦杜亚,因为他现在已贵为副首相,他不希望再被阿米娜所骚扰。
(d)拿督斯里纳吉、阿都拉萨和阿旦杜亚3人,曾经在巴黎会面并共进晚餐。
(e)阿旦杜亚要求支付一笔50万美元的款项,作为她在巴黎协助完成一项潜水艇交易的佣金。(f)阿旦杜亚在新加坡见过拿督斯里纳吉。
(g)阿旦杜亚要求他安排会见拿督斯里纳吉。
(h)他告诉警方关于拿督斯里纳吉和阿旦杜亚的关系。不过,当他准备签署口供书的时候,这些详情已经被剔除。
(i)在沙亚南高庭的审讯中,检控官没有问他关于阿米娜跟拿督斯里纳吉的关系,或者他从慕沙沙菲里副警监所接到的电话,而他相信,慕沙是拿督斯里纳吉和/或其太太的随扈(aide-de-camp)。
(j)阿都拉萨告诉他,在被铺前一日傍晚,他已经向拿督斯里纳吉发了一则短讯,但是却并未接获任何回应。
(k)拿督斯里纳吉在被阿都拉萨捕当天,向后者发出短讯,称他当天见过总警长,而问题将会被解决,并要求阿都拉萨保持冷静。

以下是巴拉所撤回的7个段落内容:
第8段8. 当我询问这蒙古女郎到底是谁,阿都拉萨告诉我,她是一名朋友。阿都拉萨通过一名重要人物而结识她,这名人士要求阿都拉萨在经济上照顾她。

第25段25. 在讨论过程中,阿都拉萨为了说服我继续留下,告诉了我以下这些事情:
25.1 他是在新加坡的一个钻石展上,通过拿督斯里纳吉的介绍,认识了阿米娜。
25.2 拿督斯里纳吉告诉阿都拉萨,他曾跟阿米娜发生过性关系,而后者也愿意进行肛交。
25.3 拿督斯里纳吉要求阿都拉萨好好照顾阿米娜,因为他现在已贵为副首相,他不希望再被阿米娜所骚扰。
25.4 拿督斯里纳吉、阿都拉萨和阿米娜3人,曾经在巴黎共进晚餐。
25.5 阿米娜要阿都拉萨支付她一笔钱。阿米娜认为,她有权获得一笔50万美元的款项,作为她在巴黎协助完成一项潜水艇交易的佣金。

第28段28 在我和阿米娜的谈话中,她告诉了我以下事情:
28.1 她是在新加坡和拿督斯里纳吉一起时,认识了阿都拉萨。
28.2 她曾经跟阿都拉萨和拿督斯里纳吉,在巴黎共进晚餐。
28.3 她曾被承诺,可获得一笔总值50万美元的佣金,作为在巴黎完成一项潜水艇交易的酬劳。28.4 阿都拉萨曾经在蒙古买了一所房子给她,不过她的兄弟后来把房子重贷(refinance)出去,她需要一笔钱来赎回房子。
28.5 她的母亲患病,她需要钱来支付母亲的治疗费用。
28.6 她曾在韩国和阿都拉萨结婚,因为她的母亲是一名韩国人,而父亲则是蒙古人和中国人所生的混血儿。
28.7 她询问我,如果我不允许她会见阿都拉萨,是否能代为安排,让她会见拿督斯里纳吉。

第49段49. 他们接着连续7天,每天从早上8时半至下午6时不断地录取我的口供。我告诉他们我所知道的一切,包括阿都拉萨巴金达和阿米娜所告诉我的一切,关于他们跟拿 督斯里纳吉(Datuk Seri Najib Tun Razak)的关系。不过,当我准备签署我的口供书的时候,这些详情已经被剔除。

第50段50. 我在莎亚南高庭对阿兹拉、西鲁和阿都拉萨巴金达的审讯中提供了证据。检控官没有问我关于阿米娜跟拿督斯里纳吉的关系,或者我从慕沙沙菲里副警监所接到的电话,而我相信,他是拿督斯里纳吉和/或他太太的随扈(aide-de-camp)。

第51段51. 在阿都拉萨被捕当天,在凌晨6时30分时,我与阿都拉萨,身处其律师的办公室,阿都拉萨告诉我们,在前一日傍晚,他已经向纳吉发了一则短讯,因为他不相信他将会被逮捕,但是却并未接获任何回应。

第52段52. 过了不久,在早上7时30分,阿都拉萨收到纳吉的短讯,向我和其律师出示有关短讯。有关短讯写着,“我在今早11时见过总警长,问题将会被解决...保持冷静”。
【点击阅读巴拉苏巴马廉7月1日宣誓书】

巴拉苏巴马廉在7月4日新宣誓书翻译全文:
我,巴拉苏巴马廉(Balasubramaniam a/l Perumal)是成年的马来西亚公民,诚恳地做出以下宣告:
1. 我在1981年加入大马皇家警察部队,成为一名巡警。之后,我晋升为巡伍长,最终在1998年从政治部离开警队。
2. 我现在是一名独立私家侦探。
3. 我想参考2008年7月1日立下的宣誓书,并特别参考其中的第8段、第25段、第28段、第49段及第50至52段。

我总结如下:
(a)阿都拉萨巴金达告诉我,他是通过一名重要人物而结识阿旦杜亚。
(b)拿督斯里纳吉告诉阿都拉萨,他曾跟阿旦杜亚发生过性关系,而后者也愿意进行肛交。(c)拿督斯里纳吉要求阿都拉萨好好照顾阿旦杜亚,因为他现在已贵为副首相,他不希望再被阿米娜所骚扰。
(d)拿督斯里纳吉、阿都拉萨和阿旦杜亚3人,曾经在巴黎会面并共进晚餐。
(e)阿旦杜亚要求支付一笔50万美元的款项,作为她在巴黎协助完成一项潜水艇交易的佣金。(f)阿旦杜亚在新加坡见过拿督斯里纳吉。
(g)阿旦杜亚要求我安排会见拿督斯里纳吉。
(h)我告诉警方关于拿督斯里纳吉和阿旦杜亚的关系。不过,当我准备签署口供书的时候,这些详情已经被剔除。
(i)在沙亚南高庭的审讯中,检控官没有问我关于阿旦杜亚跟拿督斯里纳吉的关系,或者我从慕沙沙菲里副警监所接到的电话,而我相信,慕沙是拿督斯里纳吉和/或其太太的随扈(aide-de-camp)。
(j)阿都拉萨告诉我,在被铺前一日傍晚,他已经向拿督斯里纳吉发了一则短讯,但是却并未接获任何回应。
(k)拿督斯里纳吉在阿都拉萨被捕当天,向后者发出短讯,称他当天见过总警长,而问题将会被解决,并要求阿都拉萨保持冷静。

4. 我想收回在7月1日立下的宣誓书中,第8段、第25段、第28段、第49段及第50至52段的全部声明。这些内容都是不正确,及不是事实。我想要强调:
(a)阿都拉萨不曾在相关期间告诉我,他是通过一名重要人物而结识阿旦杜亚。
(b)阿都拉萨不曾在相关期间告诉我,拿督斯里纳吉曾跟阿旦杜亚发生过性关系,而后者也愿意进行肛交。
(c)阿都拉萨不曾在相关期间告诉我,拿督斯里纳吉要求阿都拉萨好好照顾阿旦杜亚,因为他现在已贵为副首相,他不希望再被阿米娜所骚扰。
(d)阿都拉萨和/或阿旦杜亚不曾在相关期间告诉我,拿督斯里纳吉曾与阿都拉萨和阿旦杜亚,在巴黎会面并共进晚餐。
(e)阿旦杜亚不曾在相关期间告诉我,她要求支付一笔50万美元的款项,作为她在巴黎协助完成一项潜水艇交易的佣金。
(f)阿都拉萨和/或阿旦杜亚不曾在任何时候告诉我,阿旦杜亚在新加坡见过拿督斯里纳吉。(g)阿旦杜亚不曾在任何时候告诉我,她要求我安排会见拿督斯里纳吉。
(h)我不曾在调查期间,告诉警方关于拿督斯里纳吉和阿旦杜亚的关系,因为我并不知道这段关系的存在。因此,我在警察前签署的口供书是完整的。
(i)阿都拉萨不曾告诉我,在被铺前一日傍晚,他已经向拿督斯里纳吉发了一则短讯。(j)阿都拉萨不曾告诉我,拿督斯里纳吉在阿都拉萨被捕当天,向他发出短讯,称当天见过总警长,而问题将会被解决,并要求阿都拉萨保持冷静。

5. 此外,我也想收回我在7月1日宣誓书中的所有内容。我是在遭人胁迫的情况下,立下7月1日的宣誓书。我是根据1960年宣誓法令自愿地作出宣誓,并相信这份宣誓书的内容是真实的。巴拉苏巴马廉 2008年7月4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553

不满巫统议员指非土著是移民,二国阵青年团要求纳吉采行动

巫统国会议员指非土著是“外来移民”的种族性谈话,今日遭到友党青年团与华青组织的谴责,要求国阵党鞭纳吉介入,否则他们将考虑报警,因为有关谈话具有煽动性。马青总秘书魏家祥、法律局主任颜炳寿、人联青团长沈耀荣,以及宗乡青总会长颜天禄,今日在国会召开联合记者会,声讨巫统巴西沙叻国会议员达祖丁(Tajuddin Abdul Rahman)。

马来人好心接受给公民
权根据国会会议记录,达祖丁是在本周二于国会辩论第九大马计划中期检讨报告时,不满土著与非土著的政府奖学金分配额是55%对45%。他强烈要求土著获得80%的政府奖学金,并准备向政府、部长甚至是首相当面争取。之后他又谈及很多国内大学生遗忘国家历史,遭一些人士误导以为是马来亚共产党争取独立,“马来西亚原本是马来土地(Tanah Melayu),不是......我若说出来你们又说是种族主义,不是印度土地(tanah India)而是马来土地,还不明白?”“在独立之前,除了马来人之外,其他都是外来移民(immigrant)。”这时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古拉(M Kula Segaran)站起来打岔,“这是情绪性谈话,够了”,但是达祖丁继续表示,“移民来到这里,我们好心接受,马来人接受并给他们公民权。我们好心接受并给公民权,从历史来看我们不是这么做吗?”

达祖丁言论违反国阵政策
颜炳寿在今日的记者会上表示,马青没有忘记宪法153条文所规定的土著特权,但是对达祖丁形容非土著是“外来移民”感到愤怒。“我们发现指非马来人是外来移民的言论不仅具有冒犯性,更具有煽动性。”他指出,虽然国会议员在国会内的谈话具有免控权,但是却不应滥用。因此,他们将向副首相兼国阵党鞭纳吉做出投诉,要求对方插手处理此事。颜炳寿补充,若纳吉没有行动,他们将考虑采取下一步行动,包括报警。他表示,达祖丁的谈话伤害许多非土著的感受,纷纷致电与传短讯向马青表达不满。魏家祥也表示,达祖丁的谈话刊出后,马青面对非常大的压力。颜炳寿也说,达祖丁要求土著获得更多政府奖学金的看法也违背国阵的政策,即根据绩效制发出奖学金。 7月3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505

宣誓书揭纳吉与阿旦杜亚性关系,拉萨私家侦探爆蒙女案惊人指控

蒙古女郎阿旦杜亚命案又有惊人揭露!该案第三被告阿都拉萨(Abdul Razak Baginda)所聘用的私家侦探巴拉苏巴马廉(P Bala Subramaniam)揭露纳吉与蒙古女郎命案死者阿旦杜亚(Altantuya Shaariibuu)拥有性关系。而阿旦杜亚更是马来西亚向法国购买潜水艇的中间人,并曾经向纳吉索取50万美元的佣金。巴拉指出,虽然他接受警方录取口供书时,曾告知纳吉与阿旦杜亚拥有亲密的关系,但是警方却把这些惊人的内容删除,没纳入其供词里头,检控官也没有在法庭上盘问他此事。

纳吉在珠宝展介绍两人认识
巴拉是在今年7月1日立下法定宣誓书,声称他曾告知警方,阿都拉萨告诉他说,本身是在新加坡的一场钻石珠宝展中,经由纳吉介绍才认识阿旦杜亚。巴拉在宣誓书中指出,纳吉要求阿都拉萨好好照顾阿旦杜亚,并满足她在金钱上的要求,勿让她骚扰他,因为他现今已是副首相。阿都拉萨也说,阿旦杜亚曾索取50万美元的潜水艇交易佣金。阿都拉萨告诉他,纳吉曾与阿旦杜亚进行性交,而阿旦杜亚也愿意进行肛交(susceptible to anal intercourse)。此外,阿都拉萨更自揭,三人曾经在巴黎共进晚餐。

拉萨被捕当日纳吉见总警长
巴拉也宣称,当阿都拉萨在2006年11月8日被捕当日的凌晨6点30分,他正与阿都拉萨及律师在一起。阿都拉萨通知他说,他曾在前一晚发送短讯给纳吉,因为他拒绝相信本身将会被逮捕,但是却未接获任何的回应。结果阿都拉萨过后,在凌晨7点30分接获纳吉的回覆,阿都拉萨向巴拉及律师展示这份短讯,内容是“我将会在今早11点会见总警长。。问题将会被解决。。。保持冷静。”。此外,当阿旦杜亚失踪后的数天,她的女性朋友与私家侦探(洪忠明)曾经找上阿都拉萨的家门闹事。巴拉传召警察后不久,一辆巡逻车就抵达现场,接着一名来自金马区警局,负责调查阿旦杜亚失踪投报的警官也抵达。巴拉告诉当时在家里的阿都拉萨,他家门口所发生的事情。结果拉萨致电一名副警监慕沙沙菲里(DSP Musa Safri),后者回电说,慕沙沙菲里将会致电给他,要求后者将电话交给该名金马区警局警官。巴拉过后接到慕沙沙菲里的来电,然后把电话交给有关警官。在3至4分钟的通话后,该警官叫那些女人离去,并且在隔天才去找他。巴拉相信慕沙沙菲里就是纳吉的随扈。接着巴拉在武吉阿曼被盘问长达7天,并在2006年11月尾录取口供。他说,已把一切所知道的事情,包括拉萨与阿旦杜亚所告诉他,有关他们与纳吉的关系,统统告诉警方。但是,当他签署口供书时,这些资料却被删除了。

可能还有人涉案,促重启调查
巴拉指出,他之所以作出这份宣誓书,是要针对有关当局的阿旦杜亚命案调查手法表示不满。他也要提醒有关当局,除了这三名被告之外,可能还有其他的人涉及蒙古女郎命案。他也要通过这份宣誓书,敦促有关当局马上重新开启针对蒙古女郎命案的调查,以便新证据能够提呈上庭。他重申,作为一名曾经服务长达17年的皇家马来西亚警察成员,他很肯定,若之前没接获来自上司明确的指示,任何一名警员都不会对一个人的头部开枪或炸毁他们的身体。他也关注,若阿兹拉及西鲁不必自辩的话,他们将不必宣誓及供出究竟是从何接获指示以及究竟是谁给他们指示。涉及炸尸案的三名被告分别是:第一被告,首席警长阿兹拉哈德里(Azilah bin Hadri),第二被告,警员西鲁阿兹哈乌玛(Sirul Azhar Umar)及第三被告,政治分析员阿都拉萨。前两人被提控谋杀阿旦杜亚,阿都拉萨则被提控教唆两人谋杀。阿兹拉及西鲁隶属警方特别行动组组员,负责保护正副首相和部长,至于阿都拉萨则是纳吉的重要智囊。

安华:警方压制蒙女命案证据
巴拉苏巴马廉今日是在公正党总部召开记者会,做出这项惊人揭露。不过巴拉并未读出有关的宣誓书,而是在发出宣誓书给记者后,才回答媒体的提问。巴拉是在本身的律师艾梅力(Americk Sidhu)、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公正党副主席西华拉沙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安华也在记者会上,质疑警方在调查蒙古女郎命案时压制证据,导致有关当局临时撤换主审法官和主控官。他也质疑纳吉对外宣称不曾见过阿旦杜亚的说法,是公然撒谎。纳吉早前,曾多次对外否认他涉及炸尸案,并表示他不认识及不曾见过阿旦杜亚。

不识蒙女不涉佣金,纳吉撒谎?
安华针对巴拉宣誓书所揭露的内情,所提出的5项质疑是:
1)警方调查官和检控官压制证据,这种事肯定是在高级公务员如总警长和总检察长的知情下这么做的。
2)压制证据是否导致临时更换主控官的背后原因?原本负责检控阿旦杜亚案件的总检察署刑事组主任尤索夫再纳(Yusof Zainal Abiden)完全被边缘化,更导致他和本来负责的主控官沙烈胡丁(Sallehudin Saidin)在数个月后提出要提早退休。
3)令人生疑的是,2007年3月突然撤换听审法官,其真正原因是什么?
4)纳吉说,他从来不曾见过阿旦杜亚,他是否在撒谎?
5)纳吉说,他没有涉及任何潜水艇交易的佣金,他是否在撒谎?

主流媒体不准刊登纳吉名字?
安华也要求当局成立一个皇家委员会调查蒙古女郎命案,因为此案已经严重影响我国司法制度的廉正与公信力,警方、总检察署及司法制度的形象更是严重受损。“巴拉所揭露的证据,证明我们一直以来的说法,即阿旦杜亚命案未受到妥善的调查,目前的调查与审讯,看来是一出事先安排好的剧本及结果。”安华表示,巴拉是在大约5天前,主动联络其辩护律师西华拉沙,而他本身是在昨天才看到这份法定宣誓书。他表示,他知道主流媒体已经接到命令,不可以刊登纳吉的名字,以便所有犯罪的高官免遭责罚。【点击观赏记者会10分钟片段】

以下是记者会上的精彩问答录:
问:为何巴拉那么久才挺身揭露此事?
艾梅力:我可以代表当事人回答此问题,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在等待审讯,有关审讯是在近期才进行,他非常惊讶他所提的口供没有被纳入,所以才做出法定宣誓书。
问:既然他明知道其关于纳吉部分的供词,没有被纳入口供书里,为何他还要签名?
艾梅力:巴拉表示,他当时已被警方扣留长达7天,他只想要回家,与其跟警方争辩口供书的内容,倒不如快点回家。
问:所以,他是否受到强逼签署口供书?
巴拉:没有。
问: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口供,既然你没有被强迫签名,为何只是为了要回家就去签呢?
巴拉:在我被扣留期间,我本来应该去印度进行48天的祈祷,而且我在扣留所里也没有获得良好的素食供应。所以,在7天扣留期结束后,他们拿了口供书要我签名,我看过了,有提出质问,但是有关警员要我签名时,却用一张白纸遮住他们的名字和警阶,就要我签名。作为一名被扣留者,如果你有被扣留的经验,你肯定会签名的。因为我还有3名孩子。他们根本没有理由扣留我,根本没有理由。我是在第302条文下被捕,有何理由我在302条文下被捕?我是拉萨的私家侦探,没有理由在302条文下被捕的。我根本就不应该在扣留所里。他们可以每天打电话给我录取口供。沙烈胡丁录取了73页的口供,但是他却没有上庭,已经被撤换了,为何呢?
问:当原有的主控官沙烈胡丁向你录取口供时,这段内容是否在里面?
巴拉:我想是的。
安华:我有过在扣留所里的经验,所以我了解。一些记者没有这种经验,也不应该有这种经验。对我们这些被扣留过的人来说,这是不同的,我们身同感受。
巴拉:补充的是,我在武吉阿曼被扣留的地方,亦是安华当初被扣留时的扣留所。
安华:(握手)恭喜你,我也是在302条文的谋杀罪下被扣留。柏特拉宣誓书非安华策划
问:纳吉是否知道,你究竟知晓多少事,是否会导致他向你报复?
安华:纳吉的职员知道我与拉惹柏特拉有联系,他们以为拉惹柏特拉的法定宣誓书是我计划的一部分,这是不正确的,但是这却引起他们的反击,以为我会继续借阿旦杜亚的案件去羞辱他,甚至导致他倒台。所以,我之前曾说过,我相信总检察长、总警长与纳吉的同党涉及这一系列对我的攻击。
问:你是在什么时候获得这个消息的?
安华:(询问西华拉沙)我大概在5天前获知此事,在昨天看到有关宣誓书。
问:是你或巴拉主动联络对方?安华:是巴拉联络西华拉沙的。未来数日还会提更多根据问:目前这一切只是法定宣誓书,你有没有其他证据呢?
安华:我们将在近期内提出其他证据,不会就此结束,我们不只是要测试其神经线,首相曾经表示一切必须要专业。虽然他曾向(公正党主席)阿兹莎保证(安华的安全),当然她们感谢这个保证,但是他却在10分钟后发表声明说,“我对总检察长与总警长完全有信心”,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我拥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总检察长与总警长涉及在我的案件中伪造证据,但是你却说对他们完全有信心。其他的证据将在未来数天内提出,你们耐心等待吧,就好像林甘影片案件那样。
问:这是否涉及你与纳吉之间的斗争?
安华:不是,这无关私人问题。我知道有一些人尝试将这变成一个私人问题,但是这并非私人问题,我有证据对付纳吉,甚至是阿都拉和任何人。我们在这里谈的是我国机制的问题,还有管理经济的问题。
问:这个新证据是否会导致误判?
西华拉沙:在审讯中,若证据被删除会肯定导致误判,因此目前巴拉提出的证据正是时候,将让检控官有机会做一些事,因为案件的审讯才进行半途,目前正要总结陈词。警方尚未就最新投保联络安华
问:针对你最新的投报,警方是否已经联络你了?
安华:没有,警方还未联络我。
问:你曾经承认去过(举报鸡奸的赛夫)公寓,对吗?
安华:你是代表巫统的吗?(提问者为Agenda daily网页记者),我知道谁资助Agenda daily的,不过没关系,关于公寓和其他问题,我们将在法庭上回答,你去告诉你的老板和朋友,他们犯下一个大错,因为他们碰到这个,我们将会反击。我的立场很清楚,这是一个具有恶意的诽谤,我拥有足够的证据辩护。基于律师的劝告,我不会进一步回答任何问题。但是我要说的是,一些媒体正玩弄的课题,包括《新海峡时报》,我们决定将采取法律行动,我们将会坚决反击。
问:巴拉,你如何确定有关手机短讯是来自纳吉?
答:因为那时候我正坐在拉萨的隔壁,在一名律师的办公室,他告诉我,他已经传送短讯给纳吉,但是纳吉没有回复。我们坐在一起时,他就收到短讯了,他向我和律师出示有关短讯。
问:阿旦杜亚表示,拉萨是他的男友,但是拉萨却说纳吉与阿旦杜亚曾发生性关系,他们说法有异,难道你不会感到惊讶吗?
艾梅力:这是我一开始就要强调的,巴拉的法定宣誓书所言,只是他从阿旦杜亚与阿都拉萨所听到的事情,并非是真的事实。至于是否事实,他不会知道。
问:这份法定宣誓书是否会提呈上庭?
艾梅力:这份宣誓书的目的,是要将这个证据公诸于世,如果警方或检察署要利用这个证据,随时可以联络巴拉。
安华:这点很重要,他们压制证据,目的是要保护特定人士,只有在获得总警长与总检察长的指示下,才会这么做的。7月3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499

Tuesday, July 1, 2008

“油棕暴利稅像搶劫”‧巫統議員促亡羊補牢

(吉隆坡)巫統四加亭議員拿督莫哈末阿茲士警告,若政府向小園主征收每公噸油棕50令吉暴利稅,國陣議員就不必再為選民服務!
他說,向小園主征收暴利稅無異於搶劫,會導致國陣在來屆大選中落敗。
“燃油漲價,我們可以說,那是國際趨勢;小園主面對生活問題,那就不再是國際趨勢,而是國陣征收暴利稅的結果。”

肥料漲收入沒增
莫哈末阿茲士今日(週一,30日)在國會下議院參與第九大馬計劃中期檢討辯論時表示,油棕價格高漲的同時,肥料價格也暴漲;許多小園主的收入並未因原產品價格高漲而增加。
他呼吁政府在人民還支持國陣時亡羊補牢,否則,國陣必定在來屆大選中慘敗。
巫統京那峇丹岸區議員拿督邦莫達也說,許多小園主面對入不敷出的問題,向他們征稅是在加重他們的負擔。
他呼吁政府大舉檢查大公司的油棕園,因為它們需要很多勞工,檢查這些園坵可能會揪出很多非法外勞。

邦莫達抨擊政府欺騙
另一方面,邦莫達抨擊政府撥出10億令吉來發展沙巴時,卻告訴他,他5年前建議興建的一條道路要等到第十大馬計劃出爐時才有望動工。
他也抨擊政府在聲稱大力發展中小型工業時,卻在一些業者投入巨額資金後撤銷准證。
“這不是欺騙是甚麼?這不是陷害是甚麼?”此話一出,反對黨議員紛紛拍案,並回應道:“國陣騙人!”

星洲日報‧2008.06.30
http://www.sinchew.com.my/node/72207?tid=1

依占举报雪州大臣卡立滥权,利用百日执政庆典为党募款

经已重投巫统的前公青团长依占(右图右二),今天反过来向反贪局举报民联雪州政府的贪污滥权的情事。他出示来自雪州务大臣办公室的传真函件,指雪州务大臣卡立依布拉欣滥用雪州政府百日庆典的名义,以及雪州务大臣办公室公共资源为公正党募款。早前有消息指出,个别公司捐给民联州政府庆祝执政100天的捐款,并没有直接进入州政府的户口,却被转入公正党户口的指控。依占在今早10时半到莎亚南反贪局报案,在随后的记者会上,他表示,雪州务大臣办公室明显出现了滥用权力的现象,以此作为一个雪州人民,他要出来揭露这样的错误,以便有关方面可以采取行动。
滥用雪政府信头传真机
他现场向记者出示一份传真文件,并宣称它来自曾被州务大臣办公室接触的公司。 “我(现在)只出示这个传真的封面,明显他使用了雪州务大臣办公室的信头,而且使用了州务大臣办公室的传真机来发出这些文件,以便为(公正)党来筹募捐款。”他接着说明,这份传真文件的内容却“完全是(公正)党的事务”,所以这是滥用权力的证据。

指公正党乖离改革原则
依占指责,公正党过去打着烈火莫熄、改革的旗帜,可是如今在雪州执政不到百日却传出了高层政府人员的贪腐滥权。另外,他也利用安华的胞弟出任雪州投资臂膀——雪州集团(Kumpulan Darul Ehsan Berhad)高职一事,抨击和说明公正党领袖过去讲一套,现在却做另一套。“这证明,(公正党)党过去要烈火莫熄,其中一个元素就是铲除裙带政治,可是如今它却在(民联)雪州政府最大的公司发生了,而且涉及安华自己的胞弟。人民有权力质疑公正党对改革的诚意和坚持。”“我对此没有信心,所以我离开(公正党)了。”依占曾在6月25日出席一场由巫统敦拉沙镇区部主办的讲座后,特别抨击此案,并要雪州集团主席对此做出解释。

图以夺权掩饰内部嫌隙
依占进一步指出,这样的滥权情况已经在民盟内部造成嫌隙,负责百日庆典的回教党雪兰莪雪州联委会主席哈山阿里(Hasan Ali)的不满。为了掩饰和挽救这样的分裂,安华因此不断放出夺权的豪言。“安华知道这些事情,所以他便利用杨德利跳槽等的课题来转移视线,不是为了夺取政权,而是为了掩饰民联的分裂和牵制民联各政党。”

吁回教党思考离开民盟
他也向回教党喊话,要后者坚持自己的改革立场,在面对这样“盟友背叛”时,应当从国家和人民的角度,认真考虑是否继续留在民联。不过,哈山阿里已在6月28日否认雪州回教党与雪州民联政府的其他成员党闹分裂。莎亚南反贪局总监查法马哈(Jaafar Mahad)在依占记者会后,向媒体表示,他们其实早已对此一案件展开了调查。7月1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377

赛夫与助理合照为领取奖学金,纳吉否认是鸡奸案幕后策划者

副首相纳吉今日多次强烈否认,他是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鸡奸案疑云的幕后策划者,以破坏后者的政治前途。尽管鸡奸案报案者赛夫巴哈里(Mohd Saiful Bukhari Azlan)曾与其助理合照,但是纳吉坚持这一切与他无关。纳吉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公布外劳课题内阁特别委员会的数项决定时,遭记者追问有关安华涉嫌鸡奸案的课题。他强调,本身完全没有涉及安华私人助理赛夫巴哈里报警指遭安华鸡奸一案。针对赛夫与其特别助理凯里尔(Khairil Annas Jusoh,左图右者),在副首相办公室前合照一事,纳吉解释说,有关合照是在赛夫前来领取政府奖学金时所拍摄。“我完全没有涉及,会晤我的官员的人士,他们的合照是在三个月前拍下的,那个合照是因为他前来领取政府奖学金,他是一名学生领袖,前来会见官员。他也与其他领袖合照。”

阿兹莎暗示赛夫是卧底
昨日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出示一张赛夫与凯里尔,在副首相办公室前的合照,暗示赛夫是政治对手所安插的“卧底”。此外,公正党也发布赛夫与三名巫统部长的合照,显示他与巫统领袖关系密切。纳吉在记者会上强调,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安华究竟有没有犯下鸡奸罪,而此事应交由警方调查清楚。“这不是政治检控的问题,而是法治的问题,就让法律程序来裁决。”

政府保证安华人身安全
另一方面,纳吉也保证说,政府将会确保安华的人身安全。不过,受询及警方是否将会为安华提供保护,纳吉表示这必须交由警方自行决定。“我们可以向他保证,他的人身安全从来没有受骚扰,尤其是他以反对党领袖的身份进行竞选活动时。”针对安华宣称,国阵代理人不排除对他进行暗杀一事,纳吉驳斥说国阵从来没有伤害过国内的任何政治人物。“我们不曾威胁他的性命......不、不、不,我们完全没有涉及,我们从未威胁国内任何政治人物,我们也没有想过这么做,这不是国阵的做法。”至于安华担心1998年的历史将重演,尽管纳吉做出否认,但是却承认10年前的风波“非常不幸”。“不,不,那是一宗非常、非常不幸的事件,不过我们已经克服了。”

寻求庇护抑或逃避制裁?
纳吉也针对安华置身土耳其大使馆寻求庇护一事做出评论,认为两国必须根据国际法律行事,不过事先必须鉴定安华究竟是否犯下鸡奸罪。“我们必须根据国际法律行事,根据国际法律,他在有关地点时,该地点的确是外国政府所拥有的。“但是我们也必须考虑他进入大使馆的情况,究竟是在寻求政治庇护,还是在逃避我国法律的制裁?”他指出,安华是寻求政治庇护还是逃避制裁,则必须先交由警方调查鉴定,之后政府才能够根据国际法律采取适当的行动,“主要的问题是我们必须鉴定他是否犯下刑事罪”。纳吉否认安华此举将影响两国的邦交,至于政府是否召见土耳其大使,则由外交部决定。6月30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305

安华入禀隆高庭起诉赛夫,恶意诽谤鸡奸并索取赔偿

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今日入禀吉隆坡高庭,起诉报警指遭他鸡奸的私人助理赛夫巴哈里(Mohd Saiful Bukhari Azlan)滥用报案程序,恶意作出虚假指控来诽谤他,并索取赔偿。安华是通过代表律师南吉星,在今早约10时45分入禀起诉书,要求高庭宣判赛夫因为滥用程序、作出虚假指控,及诽谤的行为向他做出赔偿,并承担审讯开销。此外,他也要求高庭禁止赛夫向外界重复有关的指控。代表律师在起诉书中表示,塞夫做出的指控已影射安华涉及违反自然性行为,以及是一名同性恋者,并已违反刑事法典第377A条文和第377C条文(违反自然性行为),及回教教义。“结果,起诉人的名誉已经严重受损,并面对极大的痛苦和羞辱。”安华强调,赛夫的举动具有恶意,背后隐藏破坏其政治名誉的动机。他斩钉截铁表示,不曾鸡奸后者。

事关重大冀今年内进行审讯
安华的代表律师兼公正党副主席西华拉沙(Sivarasa Rasiah,左图),随后在大使路法庭大厦召开记者会指出,由于此案事关公众利益,他们希望法庭能够在今年内进行审讯。他们也会在一两星期内入禀索偿详情。“安华采取这项行动是要清楚显示其立场,他也随时准备在法庭上辩护。”他也指控,一些国阵人士为了阻止安华夺权,并出任首相,因此才会企图破坏安华的名誉。他表示,赛夫与副首相纳吉助理的合照,就能显示背后的政治动机。其他在场的公正党领袖包括总财政梁自坚、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最高理事拉蒂华哥雅,及公青团团长三苏伊斯干达。

明或后天投报总警长总检长
西华拉沙也表示,公正党仍将按照原订的计划,投报全国警察总长慕沙哈山以及总检察长阿都干尼行为不检,涉嫌在10年前的安华被指渎职以及鸡奸的审讯案中,捏造假证据。不过,公正党却不会在今日报警。他表示,由于在安华被指控鸡奸后,该党已接获更多有关慕沙哈山和阿都干尼行为不检的资讯,所以还需要时间来整理。西华拉沙较后补充说,若要报警,最快也必须等待明日或后天。梁自坚也呼吁,拥有更多两人行为不检证据的民众,应该挺身而出向他们提供证据。“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我希望民众们有勇气站出来,协助我们做出改变。”此外,西华拉沙也指出,慕沙在当时是安华案件的调查官,而阿都干尼则是负责主控的检控官。

要求政府保证安华人身安全
询及安华会在怎样的情况下,才会离开土耳其大使馆时,西华拉沙则回应说,如果政府能够保证安华的人身安全,确保调查过程专业和公正地进行,他们届时重新探讨情况。“我们希望调查过程不会出现1998年的情况,即安华被否决接触律师的权利,及在牢房内被打。”询及为何土耳其大使为什么会邀请安华到其大使馆躲避时,他则表示,不仅土耳其大使,多国大使也有邀请安华,“这显示安华的国际地位”。他也强调,安华没有寻求政治庇护,因此也不会离开马来西亚。针对公正党早已知道赛夫和纳吉有关系时,西华拉沙回应说,公正党是一个公开的政党,在招纳成员并没有采取强硬的立场。

三苏挑战纳吉否认幕后主使
另一方面,三苏也将矛头指向纳吉,挑战后者开腔否认幕后主使赛夫报案,以破坏安华的名誉。他也指控,由于《今日马来西亚》网站主编拉惹柏特拉的宣誓书指控,导致纳吉也被迫利用赛夫来破坏安华的名誉。“我挑战纳吉回答一些问题,来否认涉及这件事。”询及赛夫曾和许多巫统部长合照,为什么却偏偏针对纳吉时,三苏回应说,赛夫是和纳吉的特别官员在副首相办公室合照,“这不是在购物广场随便合照”。 6月30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291

蔡细历揭露黄家定退隐内情,首相冷落成为跛脚鸭总会长

马华前副总会长蔡细历指出,党内跛脚鸭处境和党外首相的冷落是造成马华总会长黄家定决定不蝉联的主因。蔡细历相信,黄家定在党内面对各种的难题,没有办法有效执行政策,而且在国阵内部,首相阿都拉也开始冷落他,以致无法反映华社问题。在这种内外失利的情况下,黄家定已形同跛脚鸭。“由于不再是内阁部长,黄家定的总会长地位就显得弱势了,基本上他和跛脚鸭没有两样。”“根据可靠的消息,他屡屡欲约见首相不果,因此无法直接会晤首相反映华社问题,对这方面表现得无能为力。这也许是他提早作出宣布退位的原因之一吧。”

有状况以致须要提早宣布
此外,蔡细历在其部落格贴文表示,黄家定在上周六不会在来届党选寻求蝉联的决定,并不是预料之外的事情。不过其时机才是意外的。
“选择在区会改选之前宣布,则让人始料不及。大部分人都会以为,黄家定将在区会改选结束后才对其个人动向表态。”
他认为,当中“也许是出现了一些状况,促使他必须提早对外宣布”。

仍有隐形手确保同盟胜利
另外,蔡细历也不相信黄家定这项隐退的决定是3个月之前的决定。他指出,黄家定在大选后的种种政治动作和策略,都在在显示他希望继续维持自己的权位。“黄家定在308大选后的一些举动和策略,显示他野心勃勃欲在党选中寻求连任,而原被推举出任部长的他却自动弃权,明显地是让路给哥哥入阁。”他因此相信,“尽管黄家定放弃连任,但我坚信幕后仍会出现隐没之手,来确保他的同盟在区会、州和中央改选中胜出”。 6月30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342

大选后国会布置部长办公室,装修费竟然超过两百万令吉

尽管政府本月初一系列撙节措施,包括削减正副首相及正副部长的娱乐津贴10%,但是政府在308大选后,曾大手笔花费超过200万令吉,为内阁部长们在国会装修办公室。首相阿都拉今日以书面方式回答,行动党森美兰州拉沙区国会议员陆兆福的提问,披露政府在308大选后,一共花了230万令吉用来装修部长在国会的办公室。

设办公室方便部长出席国会国阵是在308大选之后,为所有内阁部长在国会分配一间办公室,以方便他们出席国会的会议。当国会进行时,国会的办公室将成为部长的办公室。阿都拉表示,有关工程是通过直接洽谈(rundingan terus)的方式,交给一家位于沙亚南的承包商,有关承包商是Isbul Holdings私人有限公司。

有关工程的费用如下:
1)初期工程30万令吉
2)拆除工程2万5千令吉
3)崭新与维修工程67万零609令吉
4)家私工程59万4千200令吉
5)i)电话工程18万6千875令吉
ii)资讯工艺工程5万1千500令吉 i
ii)SMATV工程2万零126令吉
6)电气工程9万零975令吉
6a)精品室(新)的电气工程1万零470令吉
7)i)冷气工程3万5千520令吉
ii)原有食品储藏室的机械工程3千425令吉
8)办公室家私31万1千300令吉总
共:230万令吉
6月30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333

纳吉被指滥用常规补首相疏漏,80民联议员抗议不果集体离席

副首相纳吉今日提呈“部长声明”,以进一步解释首相在上周四发表的第九大马计划中期检讨报告演词,结果被人民联盟议员批为“错过船期还硬要上船”,不满议长允许他滥用议员常规。结果在抗议不果下,所有约80名民联议员当场集体离席,以示不满。纳吉今早在国会的回答环节后,援引议会常规第14(1)(i)条欲发表“部长声明”。他解释说,这是为了进一步解释首相阿都拉在上周四公布的第九大马计划中期检讨报告中,有关社会重组的内容,以免遭到错误诠释。

应该在上周四附议时提出
结果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林吉祥率先发难,指纳吉此举是“错过船期还硬要上船”,因为纳吉若要发表声明,就应该在上周四附议上述报告时进行,而不是迟至今天原定让后座议员辩论报告的环节时,才来“补锅”。但是纳吉在上周四附议时却没有发表什么。这名资深国会议员认为,这是滥用议会常规,同时不顾国会管理、程序与条规,但是议长班迪卡却多番为纳吉护航,认为纳吉此举是为了补充阿都拉的演词,而且此事有关人民利益,因此其他议员若要抗议,就留在接下来的后座议员辩论环节时再提出。

议长援引特权为纳吉护航
尽管班迪卡指示纳吉继续发言,但是其他民联议员包括行动党武吉牛汝莪议员卡巴星、公正党峇都议员蔡添强、回教党瓜雪议员祖基菲里,以及古邦阁亮议员沙拉胡丁,纷纷站起来声讨班迪卡,让纳吉好几次站起又坐下。班迪卡最后援引议长特权,坚持让纳吉发表“部长声明”,要求民联议员坐下闭嘴,并放话说林吉祥若不满他的裁决,可以在较后提呈动议检讨其决定。在抗议不果的情况之下,议事厅内的全体民联议员在林吉祥的率领下,于中午12时10分集体离席,抗议议长的决定。

部长声明不应用于“补锅”
之后林吉祥在国会外向记者表示,议长的决定立下一项最坏的先例,允许政府部长任意滥用议会常规。他表示,“部长声明”并不允许部长在错过机会后作出补救,而是用于表明政府在政策、建议或事件发展上的立场。“若要在今日发表部长声明,就应表明政府在安华遭遇上的立场,一名前副首相竟然需要到土耳其大使馆寻求保护,以保护其人身安全。”

反映纳吉阿都拉政见分歧
回教党道北国会议员卡马鲁丁(Kamaruddin Jaafar)则指出,这显示巫统内部出现分歧,副首相与首相具有不同的政见,无法全部融合在同一项演词中。蔡添强(右图)则指出,纳吉这么做只有两项理由,一是纳吉并非政府一员,不了解阿都拉代表政府发表的演词;二是纳吉与阿都拉存有分歧。“难道我们由两个伯拉来治理?上周阿都拉代表政府发表了报告,今天副首相又要针对同一份报告发表演词。”蔡添强也说,这甚至可被视为是一项对阿都拉不信任的行动。此外,林吉祥也表示,他将提出两项动议以重新检讨议长的两项决定,一是允许纳吉发表“部长声明”补充阿都拉的言辞,二是早前议长下令行动党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禁足国会两天的决定。6月30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296

“某些国阵代理人不排除暗杀”安华土国大使馆发文告报平安

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今午自土耳其大使馆发表五段文字的简短文告,证实他在今早基于人身安全受到威胁,而被送往土耳其大使馆寻求庇护。他也感谢那些在有需要时给予援手的人士,以及允许他前往庇护的土耳其大使。安华也不忘告诉其家人、友人及支持者,本身目前状况安全,并表示仍然意志坚定如昔,决心为一个自由、公平的马来西亚斗争。

大选后军方情报告诫有阴谋
安华声称,自3月8日的大选后,许多来自政府里头有公信力的消息来源,以及军方情报已经告诫他说某些国阵领导层的代理人正在策划伤害他、或其家人以及支持者的阴谋。安华被告知,他们甚至不排除暗杀他的手段,以颠覆人民的意愿,并终结正在马来西亚发生的改革浪潮。

誓言公开总警长总检查长罪证
安华说,虽然面对尝试沉寂其声音手段的威胁,他誓言仍将会把警察总长慕沙哈山以及总检察长阿都干尼涉嫌在1998年的审讯案件中,以犯罪行径捏造证据的罪证公诸于世。安华也在文告中指出,在星期六针对他所作出的鸡奸案投报,不过是重演1998年所发生过的事件。当时他被革除副首相职、被逮捕、被殴打以及被不公平的“袋鼠法庭”裁决他犯下了本身不曾犯过的罪行。“目前的这场闹剧是被一个腐败的国阵领导层所操控,并试图动用所有的国家机关,包括司法系统、警察队伍以及它对主流媒体的宰控去执行。”安华坚称,当权者重复这些举动,不过是为了削弱在2008年3月选举所释放出来的改革和维新能量。另一方面,公正党领袖原订今午3点30分前往金马警局,针对安华指称掌握总警长慕沙哈山以及总检察长阿都干尼捏造证据的事件报案,不过由于来不及准备报案的法律文件,而展延到明日才到警局报案。6月29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280

阿都拉:国阵巫统没涉及鸡奸案,否认有政治阴谋阻安华东山再起

首相阿都拉,今早否认国阵与巫统涉及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被指鸡奸案,也否认有政治阴谋阻止后者在政坛东山再起。根据《马新社》报道,阿都拉表示,警方将会对安华被指鸡奸案进行调查,不会因为后者已经否认而作罢,因为就如其他犯罪案一样,被指控者肯定会做出否认。

“被指控者通常都会否认”
如果是这样,警方必须采取适当的行动。已经做出了投报,警方将会调查,然后鉴定此案的真伪。我们不是要鉴定安华的言论,他肯定会否认,通常都是这样的。被指控者都会否认。“阿都拉今早在布城主持一项活动后,针对安华被指涉嫌鸡奸案,做出回应。一名自称为安华私人助理的男子,是在昨午向警方报案,宣称遭安华鸡奸。安华昨日驳斥针对他的鸡奸投报是一项政治阴谋,并声称在1998年用来对付他的手段将会重演,包括以威迫手段捏造假指控。

“我和纳吉没想过为难他”
也是国阵兼巫统主席的阿都拉,同时也否认国阵正策划阻止安华在政坛东山再起的说法。“巫统没有想过要这样去骚扰他。国阵也没有想过要不利于他,为难、骚扰或制造这样的事。”“没有这样的念头,我根本没有想过要出卖他。我和其他朋友们,纳吉也没有这样的念头。”“有关人士去报案,我们能够做什么?他有权利去报案,我们不能够阻止。我们没有计划对付他,因为他说本身已经在政治重新崛起。”

不愿置评警方是否逮捕安华
询及安华是否会被警方逮捕时,阿都拉却不愿置评。“我不要对此事回应,够了,不要猜测。”“我所知道的只是,有人向警方报案,警方将决定本身应该怎么样。” 6月29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5263